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爹地被诱惑——2
爹地被诱惑——2
  珍妮不想让他停止;但爸爸只是看着她
  爸爸含糊不清地道︰「你好美啊!珍,我……情不自禁。我必须佔有你!」
  珍妮只是一笑,「干我吧!爹地,让我变成一个女人!」
  爸爸低下身,亲暱地吻她,但令臀部保持在她之上。
  伸出一手,将阴茎引导至她等候许久的湿润蜜穴前,他将肉棒在裂缝前上上
下下地移动几次,使之湿润。
  然后,当他滑动肉棒挺入时,她清楚地感觉到了。
  慢慢地,起初并没有很深入,然后开始加快、加深,直至她感到它碰着了一
面墙壁。
  当爸爸强压下臀部,阴茎穿过女儿的处女膜,撕裂它,他紧紧地搂住她,而
她拚命忍着别发出声音。
  爸爸不久便不注意这个,只是强把臀部压着她,更快、更卖力。
  痛楚很快便被超越;因为她是如此的饥渴;她可以清楚地感到高潮正在增长。
  她希望他这时千万别停止,直到她到达高潮。
  「更用力地干我,爹地,更用力一些,干我……干我……干我。」少女的娇
吟响彻整个房间。
  爸爸的动作越来越用力、越来越快,直至她感到他开始哆嗦。
  然后,他发出了最后一记猛刺,将她推过了边界。
  她享受到手淫从未有过的高潮,而她能感觉爸爸肉棒在自己的蜜穴中脉动。
  当爸爸的精液射入体内,处女嫩穴不停地挤压着肉棒。
  他射了又射。
  她以为他停不下来。
  她希望他停不下来。
  而他终究还是摊倒在床上,滚离她身上。
  爸爸往下看,瞧见了鲜血,骇道︰「天啊!你还是个处女。我夺走了你的童
贞。」
  「我要你这样做,爹地。我已经等待了一段很长的时间,而你终于让我成为
一个真正的女人。」珍妮娓娓道︰「我是这幺样的爱你。」
  「我也爱你,珍」
  父女俩躺在床上,亲暱地对吻,紧紧地拥抱彼此。
  然后,她看见爸爸的表情变了。
  「珍,你上次经期是什幺时候?你已经有月经了,是不是?」
  「是的,已经快要一年了。」珍妮撒了谎。
  她是已有月经了没错,但大约只有五个月。
  「最后一次是在五月开始的,为什幺?」
  爸爸向后靠,「那岂不是十三天前?」
  珍妮有些不解︰「所以?」
  「你现在是在生理危险期啊!」爸爸额头已然见汗,「你可能会怀孕的。」
  「真的吗?爹地,我真的会怀孕吗的?」
  爸爸点头道︰「对,可能会。」
  珍妮在这之前没想到这点。
  她没往这方面去想。
  但她现在想到了更多,而她的乳蕾与蜜穴越来越烫了。
  她看着爸爸,他的肉棒又勃起了。
  可以让女儿怀孕的这个想法,让他兴奋了吗?
  珍妮跳到爸爸头上,用蜜穴研磨他的龟头。
  「再干我一次,爹地!我要你的精液再射进来一次。」
  爸爸还没能从震惊中恢复,「这是错的,珍,我不能再错一次!」
  「你可以的,爹地,别对我说谎。」少女粉颊上泛起了异样的红霞,却绝不
是羞怯,「你都已经那幺硬了,我知道你一定想要!」
  不给他进一步争辩的机会,珍妮蹲起屁股,抓住爸爸的肉棒,将之引导至湿
润已久的蜜穴。
  爸爸颤抖着手,伸向女儿的臀部,动作很慢,曾有一度,珍妮认为爸爸是要
把她推开,她屏息以待,最后,当手碰着婴儿般幼滑的肌肤,爸爸红着眼,口中
野兽似的荷荷出声,猛地将女儿屁股拉下,用坚硬的肉棒刺穿她。
  「喔!爸爸!」珍妮狂喜道。
  爸爸继续扶着她,抱着女儿雪嫩的屁股,上上下下移动身体,直到她陷入一
个美好的旋律中。
  跟着,他伸出手,抓满她的幼奶,细密地爱抚,轻捏她的乳蕾。
  「干吧!珍,珍!」
  珍妮像颗皮球一样忽上忽下,扭动身子,感受爸爸的肉棒在体内越来越硬。
  爸爸已经快要高潮了,她也是。
  珍妮希望父女俩一起去。
  「爹地……干我……给我精液,让我为你生个贝比。」
  珍妮的头狂野地摇摆,雪白的肌肤泄上红彩,吐气如麝。
  「再用力一点,我要爹地的精液把我射得满满的,我想要生一个婴儿。喔!
干我……我!!」
  爸爸挺动他的臀部,让珍妮不知是第几次攀到高潮。
  她感觉到爸爸的精液,再次淹满她的处女嫩穴。
  用他乱伦的种子射满她。
  珍妮轻喃道︰「我爱你,爸爸。」
  「我也爱你,珍。」
  「我们能永远这幺做吗?」
  「只有当你妈不在的时候……你妈妈,假如她发现这件事,她会杀了我们两
个!」
  珍妮俏皮地眨眨眼,手指在爸爸乳头上画圆圈,「如果你不说出去,我也不
会说!」
  爸爸对于女儿的动作有些吃惊,「放心,你可以相信我,我绝对不会说的。」
  女孩嗔笑道︰「我也是。」
  剩下来的几天,珍妮和爸爸继续猛干,直到他们必须离开家,去机场接妈妈
回家。
  珍妮对于妈妈回家的事实感到伤心。在过去的这几天,她已经每晚都和爸爸
睡在一起了。
  但妈妈不久便为了另一个讲习会,再离开二星期。
   *****************************
  在从机场回来的途中,父女俩在一家药店前停车,买了些东西。
  「我只去一下下,你留这等我。」
  「好,爹地,不过快点,我快等不及回家和你独处了!」
  「我会快去快回的!」爸爸笑着说。
  爸爸回来的比她预期中快,而且他拚命赶回家。
  她没有看见爸爸买了什幺,直到他们进了家门。
  「你想要小便吗?」爸爸问道。
  「有一点,为什幺这幺问?」。
  爸爸取出验孕试纸和一些保险套。
  「去看看你有没有怀孕,如果没有,等一下就用这些保险套。」
  听清楚爸爸的话,少女的表情一沉。
  「我很乐意看见自己怀孕,如果没有,我也不会用这些保险套。」珍妮嘟着
小嘴说︰「我已经考虑清楚,我希望爹地来干我,给我一个婴儿。我可以同时有
一个弟弟和儿子,或者是妹妹和女儿。」
  从爸爸的表情,珍妮可以看出,爸爸或许不这幺想。
  珍妮当先走向浴室,爸爸紧跟着。
  她脱去全部衣服,小便并不需要这幺做;这幺做是为了让爸爸干她,而做好
准备。
  她尿在其中一端,把验孕纸放下,开始脱爸爸的衣服;他渴望地帮着她,一
面爱抚她的胸部。
  珍妮看着测试结果,把爸爸拉到她的卧室。爸爸卧室的床确实比较大,但是
他们的第一次是在她床上,这对一个女人而言,有特别的意义。
  「你可以丢掉那些保险套了!」珍妮挺着胸,大胆地宣告,「就算我现在让
你用,那也不会有什幺帮助!」
  「你……你是指?」爸爸的声音听来像是呻吟。
  珍妮坐上爸爸膝盖,拨开这个男人的浏海,亲吻着他,呢喃道︰「是的,爹
地,你将要再当一次爸爸!」
  爸爸脸上血色,刹时间褪的乾净,大张着口,却说不出半句话来。珍妮只是
不停地吻着他,用渐渐挺立的乳蕾,摩擦他的胸口。
  好半晌,爸爸低声道︰「我……我说不出现在是什幺感觉,珍。」
  珍妮轻咬着爸爸的耳朵,柔声道︰「但是你可以表现给我看,干我吧!爹地,
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