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痴臭BITCH☆女装子堕落】(05)【作者:indainoyakou】
【痴臭BITCH☆女装子堕落】(05)【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668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痴臭BITCH☆女装子堕落(5)

  下午光头男有打工便早早离开,房间也整理好了,我心想这是个好机会,就到厕所补好妆回来黏阿良。这次他没有推开我,虽然表情有点像在嫌麻烦,我想那应该是稍早讲电话时留下的疲倦吧!

  我照他的要求在他面前宽衣,就像玩视讯时那样一件件讨价还价,听他用很甜的声音哄我脱光光。我让他亲眼看我平坦却热情的双乳、纤瘦到没什么赘肉的腹部,然后往下来到因为他的注视而勃起的私处。

  浑身发热──肌肤甚至透出了微微的热气。

  我在他面前全裸了,直接的全裸了。除了脸蛋有用化妆修饰过、也戴着假发,除此之外一丝不挂……

  糟糕……

  近距离被阿良注视着身体,让我好兴奋……下面也因此翘得好挺,嗯呜……
  「你发春喔,笑成那样!」

  「嗯……?」

  有那么明显吗?啊,脸颊好像真的被弯弯的嘴角往上推呢,欸嘿嘿……
  「这种纯情的反应不错喔!要记起来喔!」

  「嗯……记起来?」

  「对啊!不管是谁都吃这套啊!尤其是三十岁以上的,哈哈哈!」

  「欸……?」

  阿良在说什么呢?想被他摸。为什么会扯到别人?好痒好想被他摸。害我想到不愉快的事情了。可是为什么……喜欢的、讨厌的,所有跟阿良有关的事情,都和想被触摸的心情黏答答地融合在一起……

  我……在阿良那越来越令我招架不住的注视下,身体就快要濒临极限了。
  「小蓝。」

  「呼嗯……?」

  啊哈──阿良在摸我的头,好温柔喔……

  「蹲下去,试一下你的吹技!」

  「嗯嗯……!」

  听得懂他的意思、也知道自己根本就不会那件事,可是只要是阿良的命令,都能使我兴奋地浑身微颤,没有理由不答应。

  我在床边有些急促地顺了顺头发,好让过盛的发量不至於滑到前面搔到阿良大腿,阿良就在我旁边脱下裤子和内裤,然后命令我在他敞开的双腿间蹲下。
  哇,原来他的腿毛是集中在一线上吗?有点帅气耶……不过离内侧越近就越多杂毛,色泽也越来越深,气味就更不用说了。

  我吞了口口水,睁大眼睛打量着阿良的那话儿。他翘挺的阴茎和暧昧的记忆中有着许多相似之处,龟头比预想中要来得大,侧面有点白灰,整体呈现暗桃红色;阴茎本体偏向黝黑但尚算均匀,包皮缝合的痕迹离龟头大概就有两公分,只有这一段是暗粉红色。在我继续往睾丸的方向观察时,阿良不耐烦的声音由上头传出:

  「是看够没,别让人等喔?」

  「好啦……」

  虽然很想把阿良的性器彻底记下来,既然他等不及也没办法了。反正以后多得是机会,况且他对我心急不就代表他很想要我吗?这么想的话就令人快乐无比!
  於是我收起好奇心,张开嘴巴,第一次怀着清楚的意识将唇贴往男人硬梆梆的龟头上……随着湿软的双唇顺着龟头的乾黏触感往前推滑,嘴巴也跟着张大,直到暗桃红色的龟头带着满满的腥味整颗没入嘴腔──舌头自然地触向口中物,那瞬间我在阿良看不见的地方抖动着、坚挺着,我只能藉由私处的动作释放帮他口交所产生的极大雀跃感。

  因为不晓得该怎么做才对,我便将阿良的龟头当成糖葫芦,时而吞入口中吸吮,时而吐出来舔弄,没想到效果还不错。阿良偶尔会释出舒服的低吟,而且他的阴茎从来没有觉得无聊而泄气过。

  「这个重覆得太多次了,你要想些不一样的动作,像是整根含……啊,就是这样……」

  阿良的指示下来前,我正好觉得光是这样差不多要腻了,就依循吞下龟头的方式把阴茎往内吸到可以容忍的极限,那大概是阿良一半的尺寸。恰时他下达要我含他的指示,我们感受是如此契合,简直让我神采飞扬,吸得十分畅快。
  他那坚硬的龟头不时触及舌根后方,几度令我作乾呕,每当乾呕发生时我整张脸就会涨红,还会流下眼泪鼻涕……我怕弄髒了阿良想把鼻涕擦掉,他却要我好好抱住他的腰,不许我擦拭。结果几次乾呕后,鼻涕真的流了下来,顺着嘴唇与阴茎交合处流进嘴里──和阿良的淫水一起被我吃下肚。

  我喜欢嘴里含着阿良分身时因舔弄而发出的滋滋水声,也喜欢像是打手枪般前后吸吮着阴茎时迸出的咕滋声,尤其是把嘴巴发出的「咕声」和湿黏的嘴唇滑过阴茎表皮时擦出的「滋声」分开来再行交错,又是不同级别的享受。

  「吸的时候不要只是一直线的猛吸,偶尔也要转个弯……喔,不错喔……!」
  又一次契合……!这就叫命中注定吧,欸嘿──嗯呜……是不是因为吃太多阿良的淫水,害人家的鸡鸡也流出好多水呢……鲜明的湿润感在龟头前端结成厚实的水珠,带着浓密的黏稠度垂向半空,大腿一不小心沾到就黏了上去,哈啊…
  …

  「小蓝……我快射了,就射在你嘴里喔?」

  「呜嗯!」

  「哈哈,先把老二吐掉再回答啦!」

  「呜呼、噗呼……好哦,阿良的话我可以……嗯咕、嗯啾、咕啾、咕滋……」
  「好,那就来啰!」

  阿良双手放到我脑袋后方,起初我还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当他开始施加压力时,我才意会到他就要射了──於是我赶紧用上全副力气吸他那根简直要爆炸的阴茎。前一刻以湿热的唇腹扣着充满口水味的龟头,下一秒已尽我所能地将它吸入嘴中,如此迅速地奏出急促的咕滋声,直到压於后脑勺的掌心进一步将我扣牢在他闷热而又骚臭的大腿内侧。阿良双手双脚像是要把我压扁般粗暴压紧着我,他就在这姿势中直接朝我喉咙射精。

  乾呕中吃进精液弄得我连连闷咳,阿良又夹得好紧不让我解脱,我的脸越涨越红,都快要受不了了,他这才伴随着舒爽的呻吟放松力道……我虚弱地抱着他的腰,伏在热烫着继续吐精的阴茎上喘息。全身迅速放松的这几秒,唯有我那淫水流满地的阴茎还在自个儿抖动着……

  「喂喂,你没吃乾净,这样不及格喔!」

  「啊呜……?」

  「装什么傻,快把精液舔乾净!」

  「好的……」

  人家才不是装傻,只是下面太想被你摸的关系,才会不由得恍惚呢……阿良你看,小蓝我已经在舔了哦,帮你把鸡鸡吐出的口水都舔进嘴里,那些白白的、热热的精子都被小蓝吃掉了唷……这么一来,你也会像小蓝服侍你这般,帮人家舔吗……?

  「好了,舔完就去漱口,顺便拿抹布擦擦你这色女人弄髒的地板。呼,真爽啊……」

  欸?

  就这样……?

  「怎样,看我干嘛?」

  「呃……不是,我……」

  「干嘛,你还想舔喔!」

  「不是啦,是……」

  「不管是不是都无所谓啦!反正你去清理一下,不然整张嘴都是老二味。」
  「阿良……」

  「不想清的话就抽菸盖掉那股味道啦!」

  「……阿良!」

  我声音倏然放大。

  阿良发出小小声的干,一脸不悦地望着我,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事似的,然而我知道自己并没有错。

  我在他面前站起来,即使身体的激情已经随着阿良射精而软化,凝聚了情欲的私处仍然勾着银丝昂然挺立。

  「……现在是怎样?你想说什么?」

  阿良只看我下体一眼,就维持不高兴的表情直视我。我承认和他凶起来时对视有点可怕,但我的体内有另一股力量与之分庭抗礼,那就是我对他的性欲。不过可不能就这样赤裸裸地展示出来,必须放低姿态,声音也要柔和……

  「我、我帮阿良吹出来了,所以想要……阿良也帮我……那个……」

  啊呜,在喜欢的人面前发情还要说这种话,好羞耻──又好兴奋!

  「啊?要我帮你吹喔?不可能啦!我男的耶!那是老二耶!你脑袋坏掉喔?」
  ……咦?

  「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脑袋是怎样,转不过来喔?叫一个男的帮男人吹老二,又不是头壳坏去!」
  「可是,我是女生……」

  「干,那不一样啦!」

  「不一样?」

  「总之你帮我吹可以,我帮你吹不行啦!」

  「阿良早上才帮我弄过……不是吗?」

  「那也不一样啦干!你听好喔,我要玩你时就是奖励你,不爽玩时你最好给我安份点。」

  「怎么这样……!」

  阿良生气了,情急之下我主动抓住他的手,他把我狠狠甩开,还对我乱糟糟的脑袋抛下一句:

  「你再给我卢,就找人干你!」

  「欸……?」

  「欸什么欸,你不是想被吹?想被干?老子没那么多精力奉陪你啦!你要是真的忍不住就找人打炮啊!阿达那傢伙很哈你,他一定随抠随到喔?」

  「不要了……!」

  想起阿达那张猥亵的脸就让我反胃。

  可是……

  就像阿良所说,我想被吹……甚至想被做更多快乐的事情……我忍不住,帮他吹完后我真的忍不住!虽然这股激情非阿良不可,但是他却丝毫不给我讨价还价的空间,甚至叫我去跟别人打炮,我不能接受!

  不能接受……却也……不禁想像阿达甚或其他人,代替阿良取悦我的情景。
  ……啊哈哈。

  小蓝的鸡鸡,竟然没有因为被阿良拒之门外而受挫呢……

  它依然热热烫烫地挺立,浅色的小嘴也不断流出爱液……

  错乱了……

  人家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啦……

  「喂?阿达!你现在能翘吗?小蓝在我这啦!她说想要你喔!干你娘,对啦!现在是发情状态!哈哈!OK,你快点!拜!」

  阿良的眼神变了。

  不再是温柔地哄弄我的阿良,而是把我当随便的女人和兄弟共用的那种人,就像他带我去唱歌时一样。

  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心情并不是单纯地厌恶、排斥!为什么我不能理直气壮地生气!
  为什么……

  ……为什么我竟然有一点点感到亢奋?

  「喂,小蓝,过来。」

  「……阿良?」

  阿良拍了拍他右侧的床铺,要我坐上去,接着马上就摸向我私处。嗯呜……!
  「你一定觉得我很无情吧!」

  「……」

  默不作声意味着我的默认,不知阿良是否看得出来。

  「我告诉你,这就是男人跟女人想法不同的地方。」

  紧接着他的这句话,重新开启许多我以为就此闭上的希望。

  我以为口交时的契合代表我们想得一样,但其实阿良和我想法本来就该不同,原因正是他所说的……男人跟女人想法不一样呀!

  阿良他……就算爽完后的态度让人伤心,好歹他仍继续当我是个女人……没错,他刚才生气时并没有把话说死,他只是说我「不一样」,现在又坦白我是女人,代表我在他心中其实是特殊的,对吧?

  啊……这么想着,被阿良触摸的阴茎就再也不会感到矛盾,反而加倍舒爽了……!

  阿良温吞地轻抚着我,一边用说教般的口气说道:

  「小蓝,你是不是想做我女友?」

  「想……!」

  「那你听好,我有兄弟要顾,你以后也会常常见到他们。」

  「嗯!」

  「大家一起出来玩,有时就是会玩开嘛,你懂我意思吗?」

  「是指像唱歌那次……」

  「对!聪明!就像那样!」

  「可是我是阿良的女友……」

  我稍微放低声音,一方面是在忍耐那即使已经很缓慢仍让我感到射精冲动的爱抚,一方面是我已经很混乱了只想听阿良的声音……相较之下,阿良嗓音越来越清晰,彷彿老师快要讲完一件事般变得中气十足:

  「他们有时也会带女朋友赴会啊!我不是说会玩开吗?大家互相嘛!小蓝你能瞭解吗?」

  不,我不能──脱口而出的话语却背叛了仅存的理智。

  「我瞭解……意思是跟大家属於玩乐,跟阿良才是男女朋友,对不对?」
  「对啊!你真有慧根!所以待会阿达过来时该怎么做,你都知道吧?」
  「呀……!别、别捏啦,讨厌……」

  「我在问你话喔?我可爱的小蓝。」

  「嗯嗯……知道啦……」

  呜……龟头被捏紧又搓来搓去的,这个……有点太刺激了呢……!幸好人家龟头早就湿淋淋了,磨擦比较没那么强烈……

  「很好!不过你可别爱上那个蠢货喔!你是我的,听到没?」

  「嗯!听到了!呜嗯……!」

  「哈哈哈!」

  直到阿达来电前阿良都在摸我,好像是刻意让我保持在兴奋状态,即便如此我也甘之如饴。唯一可惜的是不管我怎么暗示,他都不肯吻我……早知道刚才就乖乖漱口。

  该怎么说呢,像这样好像在被他带坏的过程,宛如有只痒痒的小爪子在心里搔刮似的,越搔越痒,却也越畅快。阿良不断灌输我一些过去根本不敢想像的概念,而我总觉得他的声音比起手指更令我愉快,被热气弄湿的耳朵比起谈话内容更期待他的吐息……就在如此舒服而又避开高潮的情况下,阿达来到了这里。
  阿达那头粗俗的金毛、猥亵的表情──在阿良为我打造的舒爽空间中,看起来没那么讨人厌了。

  不如说……只是随便玩玩的对象,比阿良差反倒令我开心呢!

  「欸干!你们开始了喔!干……小蓝!你怎么会有老二啦!」

  「干!你不知道现在流行有屌的学生妹喔!」

  「屁啦!不过小蓝的话……好像就可以接受喔!」

  「对吧!对吧!快来,让小蓝看看你多厉害啊!」

  「来啦──!」

  啊哈哈……耍什么宝啊,我才不会因为这样就帮你加分呢。而且那件丑死人的超商制服真碍眼……话说他是工作到一半偷溜出来的吗?

  阿达来到床边时,阿良放开了我退到靠墙那侧去,点了根菸侧躺着看好戏。
  尽管事先已讲好要跟阿达「那个」,突然被阿良放开仍让我不知所措,这时阿达以他迅速赤裸化的身躯抱住了身体尚且发热的我,两人汗水融在一块,肌肤相触的瞬间意外地一点也不令人反感。

  ……虽然近距离看他的脸让我有些沮丧。

  「小蓝!你竟然用可爱的外表欺骗我,我要好好惩罚你喔!」

  「哪、哪有骗你……啊哈哈……哈呜!」

  在我打哈哈以避开阿达目光的时候,岂料他吻了我……嘴巴一吸住就是深深的一吻!

  瞬间的解放感席卷全身上下每个角落,我从刚才一直渴望的就是被阿良亲吻呀……!虽说实际吻我的是阿达,可是触感……我已分不清他们嘴唇的触感差异何在,因为两人同样让我激动不已……!

  「啾咕、啾噜、呼咕……」

  不行……我再也矜持不下去了!就把他当成阿良吧!热情吻着我的阿良……
  啊啊……好棒!好棒啊!

  阿良(阿达)吻着浑然忘我的我的嘴,缓缓将我放了下来,等到第一波激情过头的热吻告一段落时,我才察觉自己已经腿开开地躺在床上……一根龟头略尖的阴茎挟着浓厚的汗臭甩向脸颊,啪啪地打了几下后往中央滑入我嘴里。

  吸着那根骚味十足的肉棒,脑海浅层那才操练过的口交记忆一片片浮现,我几乎是照着同样的模式取悦口中物,只不过姿势不一样罢了。这次阿良(阿达)
  却没有耐心等我吹完一遍,中途就焦急地抽了出来。

  热汗模糊了我的视线,朦胧中依稀可见阿良(阿达)正在仰天高翘的阴茎涂上某物……接着他来到我屁股后方,把我敞开的腿M起来,然后一手抱住我大腿
          、一手握着阴茎将之推向肛门──

  冰凉而后温热的柔滑液体广泛地在肛门四周涂开,阿良(阿达)用他尖尖的龟头戳顶肛门,在我未做足心理准备的时候硬生生插了进来。

  「嘶呃呃!」

  异物感刹时充满了肛门内侧。仅仅是塞了颗龟头,肛门被撑开导致的痠痛仍然不断传开。这股恼人却又令人心跳加速的微妙欢愉很快地往内延伸……二度撑开的触感回传瞬间,我难掩不安和兴奋叫了出来。

  「啊哈嗯……!」

  这下真的打开了……!

  小蓝的肛门处女,在阿良面前被阿良(阿达)夺走了……!

  而且不光是这样而已!就在阿良(阿达)开始干人家的时候,屁屁里头某个地方被磨擦到就好爽……!

  不……不是好爽……是超爽!小蓝被鸡鸡干得超爽……!

  「啊咧……?精液……人家的精液跑出来了……?」

  「哈哈哈!怎样,我的屌很爽吧!」

  「啊哈,才没……嘶呜!嘶呃……!呃欸、呜欸……!」

  「喔喔!小蓝的小鸡鸡又射了喔!看我把你干到精液全喷出来!」

  「讨厌……呀哈!呀嗯……!嗯欸……!嗯……!嗯欸……」

  啊──不行不行,阿良(阿达)的阴茎是往某个角度弯的,那个舒爽的地方一直被他蹭呀蹭的……爽到乱七八糟……可是过没多久,就变成强烈的痠疼了。
  呜……呜啊……不要了啦,阿良……

  「喂小蓝!你别那么快失神啊!醒来、醒来!」

  谁在打我……呜,臭阿良(阿达)……不要打我啦,脸会痛……

  「醒──来!坏小蓝!」

  「……醒了啦!不要一直拍我脸!」

  「醒来了喔!那继续干喔!」

  「嗯……嘶!嘶呜……!呜呜……!」

  明明是第一次做爱,对手是阿良(阿达)的话就一点也不可怕,不如说被干到射精其实很爽……

  看着阿良(阿达)这么努力地在我体内抽插,即使是爽过之后不断被痠疼感侵扰的我,也乐於见他为了满足渴望而勤奋动作的英姿。

  可是说也奇怪,肛门除了炽热与拥塞感以外,还有一股我分明知道、忽然又想不起来该怎么说明的感觉……

  「小蓝……小蓝!干死你、干死你……!」

  「啊!啊呃!嘶呃……!」

  「小蓝啊啊啊……!」

  当阿良(阿达)那紧绷的表情因解放而舒缓的刹那,一度断开的思绪重新连结起来,我在肠内翻天覆地的同时弄清楚了那股异常激昂的冲动──

  「阿良!不对,阿达!厕所……!」

  「喔好……!」

  阿达一脸惊讶地赶紧放开我,他那根弯起的阴茎粗暴地拔出我体外,肛门瞬间痠麻,被阴茎撬开的括约肌明确感受到泄洪的冲劲。阿良在一旁笑着,阿达又皱着脸看他的阴茎,我顾不得他们了急忙按住肛门就奔到房外。然而此时便意已经突破肛门,纵然我顺利跑进厕所……却也因为失禁把整个大厅弄得一团糟。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