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神的淫辱轮回】(02)【作者:七彩极光】
【女神的淫辱轮回】(02)【作者:七彩极光】
字数:174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2

  琪莎拉流着泪,软软地躺在床上,下体的剧痛让她几乎昏厥过去,现在一动不想动。

  典狱长发出一阵沙哑的怪笑声抓住琪莎拉的头发把她提了起来向监狱深处走去。

  这个监狱有着完备的防止囚犯逃跑的结界,囚犯们都在地下强迫着冶炼矿石。
  监狱的通道中亮着一排排火把,典狱长带着琪莎拉走到了监狱深处,很快在一个洞穴中看到了一群穿着囚犯的囚犯,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凶神恶煞的表情。
  「哟,是典狱长来了,还带着一个小美女。」囚犯们看到典狱长脸上露出了笑脸,可是在琪莎拉看来这些囚犯的笑起来的样子扭曲狰狞反而看起来更可怕了。
  典狱长用低沉嘶哑的声音说:「今天我给你们带来了一个玩具让你们好好发泄一下。」

  囚犯们马上看到了被剥光的琪莎拉,典狱长把琪莎拉扔在地上,囚犯们看到这个幼小的魅魔少女眼中全部都露出了充满淫欲了目光。

  囚犯们不敢违逆典狱长的命令,因为这个典狱长有个很多可怕的能力,就连这些凶神恶煞的囚犯们都无比恐惧,现在典狱长说了可以好好发泄一下,那么他们就没有什么顾忌了。

  「不要!」琪莎拉看到这些充满淫欲的目光大叫起来。怎么办?刚才只有典狱长一个人就把自己干的几乎昏厥过去,这次这么多囚犯,少说30个,自己会被干死的。

  琪莎拉挣扎着想要起来逃跑,但是很快被一个扑过去抱了起来。

  「不要,不要!」琪莎拉发出绝望的尖叫。

  囚犯把琪莎拉面朝下按在地上,嘴里贪婪地大喊着:「女人,我需要女人。」
  琪莎拉双手向前奋力地扒着,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来的时候的道路,可是她已经回不去了。

  囚犯紧紧按住琪莎拉的腰部紧紧地把她压在地上,琪莎拉的双手根本用不上力,一切挣扎都变成了徒劳。

  看到琪莎拉被囚犯们压住已经准备侵犯她了,怪笑几声往回走,然后突然回头,脸上的肉瘤突然张开了一只只眼睛,瞬间典狱长的脸部像是被诡异的大眼睛布满了,下个瞬间典狱长脸上的肉瘤又恢复了原状。

  这一幕被琪莎拉看到了,本来哭叫挣扎着的琪莎拉突然怔住了,过了一会才大喊起来:「那个典狱长,他不是人类,快放了我,不然这个世界会毁灭的。」
  可是囚犯们怎么会因为这一句话而放过她呢,很久没有发泄过的囚犯现在满脑子都是要在这个幼小少女身体上发泄一番。

  很快压在琪莎拉身上的囚犯脱下衣服露出了巨大肉棒,这个囚犯抓住琪莎拉的腿用力分开到最开,然后肉棒狠狠地刺入琪莎拉的身体。

  随着一声惨叫,琪莎拉窄小的密道再次被囚犯撑开,然后囚犯的肉棒在琪莎拉的小穴中开始了进进出出的抽插。

  剩下的囚犯也跟着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囚犯抓住琪莎拉头上粉红的头发把她提起来,然后用力捏住琪莎拉的下颚,琪莎拉的小嘴被迫张开。

  接着这名囚犯抽出粗大的肉棒狠狠地塞进琪莎拉的小嘴里,肉棒带着浓烈的气温充满了琪莎拉的口腔,琪莎拉小小的嘴巴根本容不下这么大的肉棒,又粗又长的肉棒直接插到了琪莎拉的食道里,琪莎拉的脖子被撑出了一个肉棒的形状。
  第一次就被肉棒这么激烈地插进嘴里,琪莎拉身体开始不受控制地痉挛着,鼻孔中发出难受地嗯嗯声,双眼翻白。

  接下来琪莎拉前后两个囚犯都开始了抽插,其它没有抢到位置的囚犯开始抓住琪莎拉的小手握住自己的肉棒揉搓着,还有的把她粉红色的头发缠到自己肉棒上玩弄着。

  就在囚犯们愉快地玩弄着这个幼小的少女的时候,典狱长回到了石室中。
  一张怪异的脸从平整的石壁上凸显了出来。

  看到这张脸典狱长马上全身颤抖着跪下对着这张脸匍匐着,口中高喊:「伟大的天魔王大人呀,欢迎你的到来。」

  「巴库,计划第一步准备的怎么样了?」怪脸说话了。

  被称为巴库的典狱长马上回答:「伟大的天魔王大人呀,我已经派了格洛克去给女神设下了陷阱,一天前接到她的信号,他已经捕获了女神之一的太初天帝镜舞月。」

  「嗯。」怪脸的语气对巴库表示了肯定,接着说:「我们一族的希望就在这一次了,我们设下计谋让三女神分开然后趁机捕获她们让她们堕落,这样我们才能有取胜的机会,不然的话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要被三女神完全消灭了。」

  巴库连忙叩拜说:「伟大的天魔王大人呀,现在要进行下一步了,接下来还会有一个女神被引出来。」

  「你尽管做吧。」天魔王说完,怪脸就消失了,墙壁又恢复了平整。

  是的,典狱长巴库从一开始就是域外天魔,而且是域外天魔一族的军师,不久前巴库在火山帝国楼面被琪莎拉发现,于是琪莎拉报告了女神,然后女神之一的太初天帝镜舞月就来到了这个世界准备消灭天魔。

  接下来他们准备着让三女神分开然后寻找机会一一捕获。

  在监狱深处,琪莎拉已经被囚犯们干的双眼完全翻白,现在趴在一个囚犯身上小穴被这名囚犯干着,身后另一名囚犯的肉棒插进了她的菊花,前方还有一个囚犯的肉棒插在琪莎拉的小嘴里。

  身下的囚犯对着琪莎拉用手摩擦着自己的肉棒,不断有精液射出粘在琪莎拉身上。

  琪莎拉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一般,嗯嗯声也不见了,全身软软的全靠囚犯们的手臂撑着才没有倒地。

  囚犯们围着琪莎拉干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每个人都在琪莎拉体内射出了好几次精液,琪莎拉的肚子被精液灌的几乎鼓胀到爆开然后把看起来已经失去意识的琪莎拉扔到地上。

  「妈的,就这就死了?我还想多干几次呢。」囚犯们感觉琪莎拉身体发凉,就把她扔到了地上,拔出肉棒后浓稠的精液开始从琪莎拉嘴里和洞里倒流出来。
  琪莎拉在地上躺了不到一分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琪莎拉有一个特殊的能力,受伤后会很快恢复,虽然这一群囚犯大干了琪莎拉一场几乎让她挂掉,不过琪莎拉很快就恢复了。

  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想起了,那个典狱长就是域外天魔,他们肯定有什么阴谋,要快点向女神求救。

  琪莎拉嘴唇念动着一段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魔法,很快一道光芒从琪莎拉手中发出穿透岩石飞了出去。

  这是紧急求救信号,很快女神就会接到这个信号。

  「哇,这个女人还没有死呢。」囚犯们很快发现了琪莎拉手中的光芒,再次抓起了她的身体。

  琪莎拉发出的信号只来得及警告危险就被打断,接着看到囚犯们再次抓住了自己,满脸惊恐地瞪着眼睛大喊道:「不要!」

  然而囚犯们毫不怜惜地发出一阵阵淫笑再次把琪莎拉按到在地上,让她抬起了屁股,随着琪莎拉的呻吟,肉棒再一次占满了她的小穴。

  过了一会一个囚犯拿着一块烧红的烙铁说:「我感觉我们每玩一次就在她身上做一个记号比较好。」

  说着让琪莎拉跪在那里,身体抬起,烙铁伸到琪莎拉的大腿内侧,贴着她娇嫩的肌肤按了上去。随着一阵白雾嘶嘶地发出,琪莎拉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很快一阵淡黄色的液体从琪莎拉的下体喷出,在被烙铁烫伤皮肉的痛苦下她失禁了。

  听着琪莎拉痛苦的叫声,囚犯们更加兴奋了,接着很多囚犯再次围了上来。
  从此之后,琪莎拉一直在这个监狱里作为囚犯们的玩具,彻底的成为了肉便器。肚子经常被精液撑的高高鼓起,身上也被打满了印记,经常会被囚犯们干的快死掉了,但是只需要休息一会就被恢复过来供囚犯们继续玩耍。

  在连接无数世界的虚无之地。

  诸天神宫只是一个女神的使者监视各个世界的地方,女神的神座位于诸天神宫之上。

  在诸天神宫之上,无比虚无冰冷之地,女神的神座浮现了出来,一般女神们都在这里很少下到诸天神宫去,这里是除了女神之外所有生命都无法生存的地方。
  神座外面笼罩了一声光芒遮挡住了女神的模样。

  起源女神法提娜的眼神穿过无尽虚空和无数时间,一瞬间就发现了琪莎拉传来的信号。

  「域外天魔么,我已经发现了你的踪迹,一切的世界都逃不过我的眼睛。」起源女神法提娜眼睛中闪动着金色的光芒说。

  巴库躲藏在那个世界,还诱骗人类帮助他建立了一个结界来隐藏自己,可是这些在女神眼中像是一个笑话一般无用。

  「连天魔王也在。」在起源女神旁边的科学侧女神,永恒的思考者梅安继续说。

  所有世界的一切都无法逃过女神的眼睛,就连一直隐藏着的天魔王都没有逃过女神的眼睛。

  起源女神法提娜眼神隔着无尽虚空注视着巴库,而同时巴库感觉自己被人注视着,猛然回头却什么也没有,巴库心中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四处张望可是什么也没有。

  「愚蠢。」起源女神法提娜冷笑一声。接着说:「那边域外天魔太多了,而太初天帝的行踪却消失了,我们去看一下么?」

  永恒的思考者梅安停了一下说:「域外天魔似乎倾巢出动了,很多世界都受到入侵,我们分头行动这次消灭掉这些邪魔。」

  「嗯。」起源女神同意了,接下来道:「我先去消灭那个巴库。」

  说完虚空中出现一道门,门的边框不知道什么材质制作的纯白而厚重,上面雕刻着繁复而又神秘的符文,充满了来自远古的气息。

  门像是一面加了边框的透明镜子一般,接着镜子碎裂,空间跟着碎裂吞没了起源女神的身影。

  在巴库所在的世界上方,这道古老的门再次出现,起源女神法提娜的身影再次在门中浮现,一瞬间起源女神已经通过了无尽的宇宙虚空来到了这里。

  起源女神法提娜周围的光芒现在已经消失露出了她的模样,一头柔顺的长发飘荡在女神身后,发色是明亮的金色,明亮到发出耀眼的光芒,似乎每一根发丝都如同一个流动的太阳。

  起源女神法提娜穿着一身金色礼裙,衣服上装饰着散发着神秘光芒的宝石,露出了白皙无比如奶油一般的肌肤,身材婀娜多姿。

  女神手指轻握着一根法杖,法杖上散发着紫色的神秘光芒,与女神散发出的金色光芒混合在一起,女神出现在这里身上的光芒比太阳还要明亮,照亮了周围黑暗的空间。

  成千上万只怪模怪样的域外天魔在被照亮的空间中出现,其中一只体型十分巨大像是一颗行星一般,他就是天魔王。

  「哈哈哈,起源女神法提娜么,现在我们已经包围你了。」天魔王发现了女神之后大笑着。

  女神法提娜自从来到这里之后,脸上一直带着神秘悠远的表情,眼神望着无边虚空,完全没有注意这些域外天魔。

  接着女神法提娜张开了嘴唇。

  神说:「天上将降下惩罚的火焰,那些不信者,异教徒和恶魔都会被施以火刑,火焰将会净化这个世界,所有信仰者都将在净化中获得新生。」

  缥缈的声音在法提娜嘴中念出,随着法提娜的声音,金色的火焰在虚空中凭空出现。

  瞬间所有的域外天魔都被这些金色火焰追上,紧接着随着金色火焰在他们身上迅速扩散把他们包裹起来,很快在金色火焰中这些域外天魔就发出尖利的惨叫声。金色火焰在他们身上突然出现,无数天魔根本无法逃避就被烧成了灰烬。
  域外天魔王那行星般大小的身体也很快被金色火焰覆盖住,金色火焰经过的地方,域外天魔王强悍无比,没有什么能摧毁的身体也跟着瞬间消失。

  「嗷!」域外天魔王发出一声痛苦的怒吼,不到一个呼吸的时候,他巨大的身体已经被烧掉了一半。

  「我跟你拼了。」

  域外天魔王孤注一掷向起源女神法提娜撞去,而女神的眼神依旧望着虚空连看都没看过这些域外天魔一眼。

  冲到起源女神法提娜的身边时,域外天魔王只剩下了一个头颅,法提娜知道失去了大部分身体的域外天魔王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可是,突然域外天魔王口中念出了一段奇怪的咒语,一瞬间那个巨大的头颅四分五裂炸成一团血雾,接着血雾再次爆炸,红色的血光笼罩了周围。

  起源女神法提娜一惊,没想到域外天魔王竟然自爆了,她完全没准备,一阵难以抵御的巨大力量向自己冲过来重重砸在法提娜身上,强烈的爆炸力冲击的起源女神法提娜喷出一口鲜血,衣服也被撕裂的破损了一些,这种力量下就算是女神也受伤了。

  「这个怪物自爆的威力怎么可能这么大。」说完这句话,法提娜便晕了过去。
  接下来起源女神的身体顺着宇宙空间漂流着,附近的一个世界。

  哥布林王国。

  这个世界以前哥布林只是一个弱小又丑陋的种族,经常被冒险者们随意猎杀,可是有一天哥布林们变得狡猾起来,还拥有了奇怪的契约力量。

  于是接下来,哥布林们伏击了许多女冒险者,用奴隶契约强行控制她们作为性奴和战斗力,后来哥布林越来越多,抓到的女冒险者也越来越多,后来变成了能和人类王国和精灵王国抗衡的哥布林王国。

  今天,一只哥布林,我们叫他哥布林甲。

  哥布林甲正在野外转悠着想要抓住一个女冒险者然后把她变成奴隶。

  突然,天上出现一颗金色流星飞快落下,直冲哥布林甲而来。哥布林甲见势不妙马上逃跑。

  嘭!

  随着金色流星撞在地面,哥布林甲被冲击力瞬间震倒,接着大量泥土落在他头上。等哥布林甲清理完头上的泥土站起来之后,眼睛一亮,发现刚才流星落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绝色美少女。

  少女的长发比黄金还要明亮,皮肤比奶油还要白皙,身材柔和妙曼,脸庞比精致的人偶还要美丽,什么人类和精灵都完全比不上这个少女美丽。

  不过现在这个少女还在昏迷着,嘴角一串血液,哥布林甲看着这个绝美的少女很快下体就翘了起来,露出了淫欲的笑容。

  趁这个少女昏迷着,把她变成奴隶,哥布林甲想着马上行动了起来。

  首先哥布林甲就地取材直接用了少女嘴角流出的血液作为媒介,很快奴隶契约形成在少女的手臂上形成了一个标志,代表了这个奴隶契约已经成立。

  契约标志成立之后,哥布林甲马上胆大地上前拍打着少女的面颊叫道:「喂,醒醒。」

  过了一会少女缓缓睁开眼,瞳孔是金色的,神色还有点恍惚,当看到面前是一只哥布林的时候,脸色一变,怒道:「滚开!」

  可是当她抬起手准备把这只哥布林打开的时候发现,她的手要碰到哥布林的身体的时候就再也不能移动了。

  这是什么回事,少女心中出现了一丝不安。

  哥布林看到少女无法攻击自己得意地笑了起来:「你已经被我的奴隶契约控制了,我是你的主人,你必须听主人的话,同时也不能攻击主人。」

  「区区一个魔法契约而已。」少女不屑一笑,准备用自己的力量强行破除这个契约,她是起源女神法提娜,是一切魔法的创造者,契约魔法根本无法控制住她。

  可是当法提娜要破坏这个契约的时候,发现这个契约跟自己拥有着同样巨大的力量,自己根本无法破坏掉。

  原来哥布林甲在契约的时候使用了起源女神的血,所以这个契约拥有了神的力量。

  法提娜愣住了,怎么回事,如果不能破坏契约的话她的身体就会被这个哥布林控制住,想想这些肮脏的生物法提娜都不由感到一阵恶心。

  哥布林甲看到少女看到自己之后,金色的瞳孔中露出了恶心的神色,不过他不在意,那些女冒险者刚开始都是这样的,但是很快她们就会屈服。

  「首先站起来。」哥布林甲下了第一道命令。

  「我不可能听你的话!」法提娜厌恶地拒绝,可是身体却不停大脑命令地站了起来。

  法提娜的身材非常高挑,站起来之后比哥布林甲高了一个头还多。

  「哟,多么美丽的身体呀,简直是个完美的奴隶。」哥布林甲伸出绿色皮肤的手臂揽住了法提娜柔软的腰部把她的身体揽在怀里。

  被这种低等又肮脏的生物碰触到身体,法提娜气愤无比,可是又因为奴隶契约的原因无可奈何,只能咬着牙恨恨地说:「给我滚开。」

  「真是个不听话的奴隶。」哥布林甲现在可不怕她了,说着在少女丰满的屁股上重重打了一下。

  「啊!」法提娜充满神圣的的身体从来没有人敢碰触,现在竟然被这些低等生物亵渎,惊叫一声然后充满怒火的眼神狠狠地盯着这个哥布林。

  哥布林甲看到法提娜充满怒火的眼睛看着自己,却又无法伤害自己就更加大胆了,接着命令道:「先来跟我接吻。」

  说着哥布林甲双手环抱住法提娜的腰部,把女神圣洁的身体拉进自己怀里,因为哥布林的身高太矮,是亲不到法提娜的嘴唇的。

  「恶心。」

  法提娜对这种低等生物充满了恶心,只想把这个哥布林碎尸万段,作为起源女神,法提娜拥有着充满神圣的身体,一直以来从来没有人敢碰触自己的身体,无数的信徒在自己面前跪拜甚至不敢看自己的样子。

  可是现在竟然被一只低等的哥布林命令着送上自己纯洁的嘴唇,法提娜感觉绝对不能接受,她努力抗拒着契约之力,可是现在她因为天魔王自爆受伤实力并没有复原,所以最终没抵抗过契约之力被迫地下露出向着这个绿色皮肤的低等生物送上自己的嘴唇。

  「去死吧。」

  法提娜的头颅低下,脸上充满了无比的厌恶的表情瞪着哥布林,突然伸出手一团金色火焰从手中飞出。

  哥布林甲刚看到少女手中飞出的金色火焰吓了一跳,完全没想到契约之力并没有完全控制住这个少女。接下来金色火焰碰到自己就消失了没有造成一点伤害,看来虽然契约之力不能完全控制她不过还是不能伤害主人的。

  「哈哈,快点主动送上自己的嘴唇吧。」哥布林甲满脸淫笑地抬起头命令着,现在她完全不怕了。

  法提娜看着这个哥布林一身绿色的皮肤还有丑陋的脸,被控制着慢慢低下头去。

  难道真的要和这么丑陋恶心的低等生物接吻么,不行,不可以的。虽然法提娜用尽力气地抗拒着,最终没有抵抗住契约之力,身体颤抖着低下身子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嘴唇。

  哥布林甲双手把少女柔软的身体抱在怀里,隔着衣服抚摸着,抬头看着少女一脸不情愿但是还是被迫主动把红唇送到自己面前,这让他充满了一种征服感。
  哥布林甲张开嘴享受着着法提娜主动送上的嘴唇,很快撬开她的牙齿带着臭味的舌头伸进了女神纯洁的搅动索取。同时法提娜在契约之力的被迫下配合着哥布林的侵犯,自己软滑柔嫩的舌头被迫和哥布林带着恶臭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女神被迫和一只哥布林接吻,嘴里圣水一般的液体和哥布林带着恶臭的液体混合在一起,然后被迫咽下,这种行为让法提娜心中充满了一种屈辱,可是因为有契约之力却不得不这样做。

  被哥布林侵犯了自己的嘴唇一阵后,哥布林甲松开了法提娜的嘴唇说:「真是甜美的嘴唇,真的太可爱了,对了我的女奴你叫什么名字。」

  法提娜继续被哥布林抱着腰部,哥布林丑陋的脸贴在自己胸前轻轻嗅着,但是却不得不回答:「我叫法提娜,是起源女神。」

  「哟,原来是三女神之一,现在竟然成了我的女奴,我真的太幸运了。」哥布林甲知道面前这个少女竟然就是女神之后更加兴奋了,哥布林们一直被女神的信徒们围剿,现在竟然能把女神变成自己的女奴,这真的太美好了。

  很快哥布林甲伸出手摸上了法提娜圣洁的胸部,女神的胸部非常柔软,隔着一层布料这个完美高耸的半圆被哥布林一只手刚好完全把握住。

  「给我放开!」胸部被一只怪物的手抓捏着的法提娜非常愤怒。

  哥布林一手揽着女神的腰部,一手握着女神的胸部玩弄着,毫不在意她的愤怒。

  「女奴就应该有女奴的样子,不可以反抗主人的哦。」

  是的,现在法提娜只能任由哥布林亵渎着自己的身体毫无办法。

  「好了,现在我们一起回家去然后好好享用一下女神的身体。」哥布林揽住法提娜的腰让她跟着自己走,而法提娜只能任由这个怪物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跟着他走。

  难道真的要被一只哥布林侵犯了么?想到这里法提娜不由感到非常屈辱,内心努力地抗拒着可是在契约下不得不跟着哥布林向着哥布林的城邦走去。

  走在路上,哥布林同时一边在法提娜的身体上轻薄着,不停揉捏着法提娜胸前两团团子一般的酥胸,法提娜被强迫着不能反抗,只能转过脸去不看。

  特比路城。

  这是一个哥布林城邦,也是哥布林王国的首都,哥布林甲就住在这里。
  法提娜被哥布林带着走到了城外,她看到这个城市竟然有着高大的城墙,感到非常奇怪,哥布林不都是住在山洞里的怪物么怎么开始造房子了。

  走到了城门口的时候,突然一群穿着铠甲的哥布林出现了,为首的一个哥布林身材比其他哥布林更加高大强壮,皮肤黝黑,身上露出一块块肌肉。

  他们是哥布林王国的卫兵,黑色哥布林是一只变异哥布林,他这队卫兵的队长。

  这些卫兵看到哥布林甲马上围了上去,卫兵队长指着哥布林甲道:「哥布林甲,你欠五百个金币的税还没有交,这次终于让我们抓住你了。」

  哥布林王国内也有哥布林贵族和哥布林平民,而哥布林甲是个平民而且没有抓到过冒险者奴隶所以一直没有钱交税欠了很多钱。哥布林甲一直在躲避着这些征税的哥布林卫兵,没想到这次一时大意竟然被他们抓住了。

  「队长大人,可是我没有钱呀。」哥布林甲连忙说。

  卫兵队长马上看到了被哥布林甲搂着腰的法提娜,看着女神完美的外表脸上同样露出一种淫欲的表情,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少女身上的契约印记,于是问:「哥布林甲,这个女人是被你抓到的奴隶么?」

  哥布林甲听到卫兵队长提起法提娜,马上很兴奋地拍了一把法提娜的屁股炫耀起来:「你们看,这就是我刚刚抓到的奴隶,她可是三大女神之一的起源女神,叫做法提娜。」

  众哥布林一听说竟然是起源女神法提娜,本来就充满欲望的眼神更加明亮了,下体一瞬间涨的难受,虽然她们有女冒险者可以玩,但是这些女冒险者只是普通人类,完全比不上眼前这个外表绝美,实力强大又充满神圣气息的女神。

  不要说他们这些普通哥布林,就是哥布林王国的王一直也只能对着女神的画像撸却从来碰不到女神,可是现在这个女神竟然被哥布林甲收服了,脑子里想象一下女神在自己身下臣服然后婉转承欢这该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

  哥布林卫兵们盯着法提娜的身体,不由流出口水,肉棒硬的撑起了下身的铠甲。

  被哥布林们用色欲的眼神盯着,法提娜回了他们一个厌恶又冰冷的眼神,这些怪物看着自己让自己感觉全身都不舒服。

  「队长大人,等我完全收服了这个女神,把她调教成完全的性奴,很快我就能赚很多很多钱了,这点税金也完全是小意思。」哥布林甲满意地大笑着幻想着以后让这个高贵冰冷的女神对自己的肉棒百依百顺的幸福生活。

  哥布林卫兵队长看着法提娜,心中的欲望如烈火一般升腾起来,非常渴望能把这个女神压在身上蹂躏,可是女神的契约并不在自己这里,如果自己去袭击女神而哥布林甲不阻止的话女神还是可以攻击自己的。

  「呵呵,国王说了,你的税必须要现在交才行。」卫兵队长眼睛一转马上有了主意,露出一脸狡猾的笑容。

  哥布林甲一愣,马上说:「不对呀,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规定。」

  卫兵队长对着哥布林甲狞笑一声,蹭地抽出腰间的刀架在哥布林甲的脖子上威胁道:「刚才有的,要么现在把税金叫出来,要么把你的头砍掉。」

  看到卫兵队长凶狠的样子,哥布林甲吓了一跳,他是个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哥布林,现在虽然通过契约控制住了女神的行动,但是没有控制女神的力量,如果女神不想替他战斗的话自己完全没有方法应付卫兵队长。

  「可是,我现在真的没有钱。」哥布林甲吓得发抖起来。

  这时候卫兵队长用充满欲望的眼神看了看法提娜,然后对哥布林甲说:「没有钱,这不是很好办么?只要你把女神给我们玩玩就可以代替税金了。」

  「可是……」哥布林甲为难了。

  「你们这些怪物,找死!」法提娜一声怒骂,聪明的女神马上明白了这些哥布林卫兵的打算,心中想着这些叫哥布林的怪物果然都是只知道欲望的东西,竟然敢想着亵渎自己的身体,简直罪不可恕。接着法提娜满脸怒火,一脚踢出,卫兵队长伴随着一声惨叫飞了出去,接着手里出现一团火焰,她要把这几个哥布林烧成灰烬才能缓解心头的愤怒。

  看到女神突然发怒,周围的哥布林士兵都吓了一跳,他们可没有和女神订立契约不能免受女神攻击的。

  一只哥布林士兵马上抓住哥布林甲的脖子大喊:「让她停下来。」

  哥布林甲连忙下命令:「停下来,不准反抗。」

  契约之力生效,法提娜手中火焰消失,变得不能反抗,只得咬着牙骂道:「真是一群恶心的怪物。」

  很快哥布林卫兵队长回来了,变异哥布林的身体因为经过了改造变得非常坚硬,法提娜这一脚虽然把他踢飞了但是没有受伤。

  「妈的,你竟然敢让她攻击我。」卫兵队长再次把刀架在哥布林甲的脖子上。
  哥布林甲看到女神的一脚都没有让这个卫兵队长受伤,对他更加恐惧了,于是急忙点头:「好吧,可以让你们玩,但是处女是我的。」

  听到哥布林甲同意了,周围的哥布林都对着法提娜笑了起来,法提娜感觉一阵恶寒,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接着露出了一种威严无比的表情说:「你们敢!」
  但是现在的女神只能嘴上凶狠地威胁这些哥布林了,这种外表一副不可侵犯的模样,而实际上已经不能反抗的样子让哥布林们更加兴奋了。

  很快哥布林们商量好了价格,每次5金币,可以随便玩女神的各个地方,但是不能插入。

  接下就在城门口,对女神的凌辱开始了。

  第一次是卫兵队长这个黑色的变异哥布林先玩。

  「来吧,女神先来用嘴服侍一下我的肉棒吧。」卫兵队长脱下铠甲露出了又粗又长的肉棒。

  法提娜看着这跟肉棒感觉一阵恶心,可是在契约的力量下却不得不跪下伸出自己的小嘴,看着黑色的肉棒带着肮脏的颜色和恶臭的气味向自己纯洁的嘴唇伸来。

  很快肉棒碰触到了法提娜鲜红的嘴唇,肉棒上站着粘液,想着自己竟然会面临哥布林这样的羞辱,法提娜只想一招轰杀这个怪物。

  卫兵队长的肉棒尖端在法提娜洁白如人偶一般的脸上碰了碰,看到女神一直紧闭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进入,于是晃动身体,黑色的肉棒抽打在女神的脸上,命令道:「快点张开嘴服侍我的肉棒,首先好好舔一下。」

  被肉棒抽打在脸上法提娜心中充满了委屈,但是最终在契约的力量下,只得颤抖着张开小嘴,伸出舌头。

  女神粉红的的轻软小舌和黑色哥布林的肉棒碰到了一起,接着女神的舌头像是触电一样缩回,这种感觉实在太让法提娜感到恶心了,可是又不得不做,接着被控制着的身体再次伸出舌头在黑色的肉棒尖端舔了一下。

  卫兵队长只感觉一阵无比的舒爽,被女神服侍自己肉棒的感觉简直就像是直上无上仙镜一般。

  接下来法提娜满脸厌恶地在哥布林甲的命令下,伸出舌头仔细地舔着黑色的肉棒,然后舔完了肉棒之后,又被命令着伸出了自己雪白纤细的玉手在肉棒上套弄着。

  法提娜的手握住肉棒揉搓着,坚硬的肉棒在女神的玉手掌握中露出一截龟头。法提娜又被命令着开始把龟头含在嘴里吸吮。

  被迫做着这样屈辱的事情,法提娜忍不住两行眼泪流了出来,为什么自己要被强迫着做这种事情。

  被女神按摩着肉棒,卫兵队长感觉自己的肉棒几乎快要膨胀的爆炸了一样,再也忍不住双手按住女神的头,用力一挺腰,伴随着法提娜呜呜的惊呼肉棒直接冲进了法提娜的嘴里。

  一瞬间法提娜圣洁的口腔被肉棒占领,法提娜只感到一阵肉棒带着浓烈的气味冲进自己嘴里横冲直撞,肉棒分泌出带着臭味的液体让法提娜忍不住想吐,可是嘴被肉棒堵着只能屈辱地把这些东西咽了下去。

  我已经被这种丑陋的东西沾污了,法提娜感到一阵悲哀。

  卫兵队长按着女神的头,不停耸动着腰部,肉棒在女神圣洁的小嘴里进进出出,这种征服了女神的感觉让卫兵队长忍不住吼叫起来。

  抽插了几百次之后,法提娜感觉嘴里的肉棒开始颤动起来,本能地感觉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可是又不能反抗女神只得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很快感到肉棒在自己嘴里进出的力道变大了,狠狠地撞在自己嘴里,龟头直接顶在了喉咙上。
  卫兵队长拼尽全力在女神嘴里撞击着,很快一阵白浊喷涌而出冲入了女神的嘴里。

  法提娜感到一阵恶心的液体涌入了自己嘴里,连忙想要摇头躲开可是按着她的脑袋的卫兵队长怎么会让她躲开呢,肉棒快到顶到了女神的喉咙,法提娜被迫咽下了滚烫的精液。

  肉棒终于从自己嘴里离开,法提娜捂着胸口大声咳凑着想要把进入自己体内的精液咳出来,但是完全没有用,想要自己已经被这种恶臭的精液沾污,法提娜的眼睛里再次流出了泪水。

  卫兵队长的肉棒离开后,很快又一个哥布林过来了。

  「女神先脱掉自己的衣服吧。」这个哥布林说。

  「你休想!」法提娜一怒,可是自己的手还是不由自主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金色的礼裙被脱下,法提娜白腻有窈窕的身材暴露在了空气里。很快哥布林甲已经竖了一块牌子出售起源女神的身体,很快越来越多听到消息的哥布林都围了过来。

  「然后脱掉胸罩。」哥布林继续命令着。

  法提娜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哥布林,有种被无数怪物视奸着的感觉,让她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只得咬着牙狠狠地瞪着面前这个哥布林伸出手解开了自己的胸罩。

  轻飘飘的胸罩落地后,法提娜用手遮挡住自己美好的酥胸,法提娜的身体洁白无比没有一丝瑕疵,身材丰满,曲线柔美,胸前美好的酥胸被纤细的手臂遮挡住一半看起来非常诱人。

  不少哥布林看着女神美丽的样子都开始等不及地打起来手枪。

  很快哥布林再次命令着:「把你的手从胸前松开,然后挺起胸。」

  法提娜只得照做,屈辱地松开了自己遮挡住胸前的手臂,露出了半圆的胸部,如一个雪白的团子一般,上边还有一颗粉红色的豆子。法提娜被迫抬起了胸膛,胸部高耸着抬起任由这些亵渎的目光欣赏,看到这些邪恶的目光,法提娜恶心至极,只得闭上眼睛不去看他们。

  哥布林看着女神的胸部抬起,马上满脸欲望地伸出双手抓在女神的胸部揉捏着,贪婪地在女神的胸膛上探索着,哥布林的手抓着女神的胸部感觉实在是太好玩了,从来没有玩过这么软有这么有弹性的胸部。

  「啊!」

  被雄性这样直接地碰触自己的胸部,法提娜不由发出一声惊叫。

  玩弄了一会女神的胸部,哥布林满意地伸出了自己的肉棒前进一步把肉棒放在女神的双乳之间,然后按着女神圣洁的乳房夹住自己的肉棒。

  接着哥布林的肉棒开始在女神的乳房间抽动。

  「快来用你自己的手夹住。」哥布林命令着。

  法提娜只得用手夹住自己的乳房,被挤压的乳房包裹住哥布林丑陋的肉棒,就这样女神在无数只眼睛的观赏下开始了乳交。

  在女神的屈辱中,肉棒不断在女神圣洁的乳房中抽插。

  「妈的,还不够爽,快低下头舔我的龟头。」哥布林抽插了一会说。

  「竟然能看到起源女神大人给别人乳交,简直太棒了。」

  「哈哈哈,女神也变成婊子了。」

  周围哥布林的的淫言秽语不断攻击着女神的自尊心,但是现在的她又能怎么办呢?只得非常不情愿的被控制着低下头伸出香舌舔着在自己胸前不断进出摩擦着的龟头。舌头被迫着舔着肉棒的前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在受到哥布林这种低等生物的淫辱。

  过了一会,这个哥布林在抽插中,肉棒喷射出一身浓精,精液喷射了法提娜一脸,嘴里也被射进了白浊的液体。

  「含住,舔干净。」

  哥布林的肉棒伸入女神的嘴里强迫着法提娜咽下了恶臭的精液,接着在哥布林的命令下细细地把这跟邪恶的肉棒舔干净。

  很快又是一个哥布林在法提娜的背后用力一推,法提娜被直接推得向前趴过去。

  「啊!」

  法提娜惊叫一声,双手按在地上支撑着身体才没有栽倒在地,接着一只手按住自己的腰部,只听刺啦一声,女神的内裤被哥布林直接撕碎,女神的最后一层防御消失,雪白的翘臀和粉嫩的桃源暴露在哥布林们的视线之下。

  「不要。」

  法提娜再次想对抗契约站起来,可是还是徒劳。

  「哟,女神的小穴真可爱呢,还是白虎呢。」身后的哥布林品评着。

  接着哥布林看着法提娜的桃源把脸伸了过去,鼻子顶着女神的翘臀闻了一会女神身上气味,然后伸出舌头在女神的屁股谁跟你舔了起来。

  「低等生物,你在干什么。」法提娜怒斥着,可是她现在被命令不让动根本无法反抗。

  哥布林一边伸出舌头舔着女神的屁股一边说着:「果然不愧是女神这个味道真好。」

  法提娜感觉自己的身后被哥布林的舌头侵犯着,像是无数蚂蚁在噬咬一样传来嘛嘛的感觉,让她不由全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哥布林的舌头舔了一会顺着屁股向下,在法提娜身下洁白而又精巧的阴唇上舔了一口。

  「啊!」

  下身传来的刺激感让女神发出了一声呻吟,法提娜直想立即跳起来一脚踢死这个敢于侵犯她最神圣最私密之处的低等生物。

  而这个哥布林完全像是没感觉到女神的愤怒一般,双手抓着女神雪白的屁股,舌头在女神粉雕玉琢地禁区品尝着。

  法提娜感觉被侵犯的地方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传来让她轻轻喘息起来。不行的,我可是女神绝对不能有那种低等的感觉,于是法提娜全力压制着被侵犯的地方传来的奇怪感觉,下体一直非常干燥没有不明液体渗出。

  「啊!」

  法提娜再次忍不住叫出了一声,这个低等生物竟然把舌头伸进了自己最纯洁的密道之中,接着哥布林的舌头在女神的密道中搅动着,最敏感的地方受到入侵给法提娜带来了一阵阵奇异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又一声屈辱的呻吟。
  哥布林玩弄了一会女神的桃源和密道,抬起头露出了自己的肉棒,手在因为趴下而明显翘起的臀部拍了一下说:「给我趴好,我马上让你享受一下我的大肉棒。」

  接下来哥布林掰开了女神的屁股,女神的后庭暴露了出来。

  法提娜感觉到一根又粗又硬的肉棒顶到了自己的菊花口,心中一惊,急忙屈辱地大喊起来:「不要,那里绝对不要。」

  听着女神在自己身下屈辱的声音,哥布林更加兴奋起来,淫笑着按住女神的腰部,然后用力挺动肉棒强行挤进了女神还没有扩张过的菊花。

  「啊~ 」

  法提娜娇嫩的菊花被粗大而又坚硬的肉棒强行撑开,剧烈的疼痛让这个神圣而又强大的女神也忍不住叫了出来。

  哥布林抱着女神纤细的腰肢,肉棒直插到底,整根地没入了女神的菊花里,被强行撑开的菊花完全容纳不了肉棒的粗大,被撑的裂开,一丝鲜血从和肉棒的结合处流出。

  「女神的菊花真美妙呀,里面还是非常温热的。」

  哥布林大笑着,把肉棒抽出了一点,然后再次冲击,剧烈的疼痛让女神再次呻吟出声。

  接着哥布林的肉棒开始不断抽插,法提娜想要忍住这种屈辱的娇喘,女神是不应该发出这种声音的,结果是接下来不断从鼻孔中传出哼哼唧唧的声音。
  哥布林在女神的身后像是骑马一样地不断抽动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双手不老实地开始在女神身上摸索着,不停抚摸着女神光滑的皮肤,很快抓住了女神的胸部。现在因为法提娜像是母狗一样双手撑地趴在地上,胸部显得更加丰满了一点,还是被哥布林一手一个完全抓在手中玩弄着。

  现在曾经被无数诸天神魔恐惧敬畏的女神,只得趴在一只低等的哥布林身下忍受着侮辱。

  抽插了一会,哥布林兴奋了起来,抓住女神闪耀着光芒的金色长发用力拉着,法提娜被迫抬起头来发出「啊」的一声尖叫。哥布林用力拉着女神的头发,让法提娜的身体渐渐仰起,身下更加用力地在女神的菊花内撞击。

  「啊……啊……」

  现在法提娜就像是变成了一匹母马一样被哥布林骑着,金色的长发变成了她的缰绳,这种屈辱和疼痛感的刺激下再也忍不住发出连连娇喘。

  终于哥布林在法提娜体内射出了浓稠的精液,她的屈辱才算短暂地过去,已经满脸泪花,表情麻木的法提娜身体软软地趴在了地上,这种屈辱让她几乎万念俱灰。

  接下来,又是一个哥布林上来把法提娜的身体翻转过来正面对着自己,然后分开了女神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肉棒插入了女神的菊花,嘴里说着:「好好看看自己被插着菊花的样子吧。」

  女神在哥布林身下再次发出了呻吟,接下来对女神的沦入盛宴开始了,无数哥布林们围上去,抓住女神的手给自己打手枪,肉棒插进女神的嘴里给女神来一个前后夹击,还有些抓起女神的长发卷住自己的肉棒抽插。

  无数哥布林围着法提娜不停地射出浓白的精液在她身上,同时法提娜也被迫喝下了无数令她无比恶心的精液。

  终于太阳落下又升起,起源女神法提娜已经全身沾满了粘稠的精液,肚子凸起显然已经被精液灌满了,一前一后两个肉棒在插着女神的菊穴和嘴。

  正在哥布林们的得意的享受着女神的身体的时候,突然,女神的眼睛睁开了,金色的瞳孔出射出明亮的光芒,金色火焰凭空出现瞬间便包裹了周围的哥布林,十几只在周围还在侵犯着女神的哥布林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烧成了灰烬。
  虽然法提娜的身体不断地受到着哥布林的侵犯,不过被天魔王自爆造成的伤在这个时候复原了,女神法提娜终于可以发挥自己百分之百的实力了。

  力量全开的法提娜就算是这个奴隶契约也无法控制住她,庞大的神力压制住了契约之力,只是主要力量都被用来压制奴隶契约了,女神剩下的能作战的战斗力并不太多,不然就直接毁灭了这个哥布林王国了。

  在火焰中,女神身体上的精液被清洗,神力织成的衣服再次回到她的身上。火焰散去,法提娜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满脸寒霜地看着剩下的哥布林们。
  哥布林马上赶到一种令他们恐惧的压力,连忙怪叫着四散逃去。

  看着逃走的哥布林,法提娜并没有追赶,因为首先她还要花费大量力量压制契约之力,然后她感受到了城里有淡淡的邪恶气息。

  这种邪恶气息明显不属于哥布林,但是这种气息弥漫在全城,到处都有根本找不到来自哪里,也无法找到散发出这个气息的存在。

  法提娜皱着眉看着周围,哥布林们都跑了,那种气息并没有变淡,她本能地感觉发出这种气息的绝对不是普通的邪物。

  过了一会,上千穿着盔甲的哥布林中间还混杂着一些女冒险者,看这些女冒险者一脸麻木的样子显然已经被这些哥布林们完全控制了。

  「抓住那个奴隶。」

  哥布林士兵们大喊着向法提娜围上来。

  「一群低等生物!」

  法提娜冷哼一声,不过现在不是和这些低等生物纠缠的时候。法提娜轻轻一跳,一阵狂风带着她飞到了天上,这是一种飞翔法术。

  飞上了空中,哥布林们只能干嚎却无可奈何,因为他们不会飞所以完全没有办法。女神法提娜在天空俯视着这个城市。

  发现这个城市的布局非常怪异,房屋整齐地被街道和城墙分开,在天空中看到街道和城墙组成了一个七边形的法阵。

  法提娜一阵疑惑,魔法阵从来都是六边形的,就连自己使用的魔法阵虽然非常复杂但是还是没有脱离六边形,而这个法阵确是诡异的七边形和一般法阵完全不同,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东西都不可能是哥布林这种低等生物建造的。

  突然,城里的邪恶气息改变了,其他地方的气息变弱,而中央高塔中升起一阵阵黑雾,这是浓烈的可以看得见的邪恶气息。

  法提娜决定下去看看,于是控制着飞行法术向下降落,很快法提娜站在了高塔上,仔细感受着气息,这里的邪恶气息最浓烈,仅仅只有气息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也不像是域外天魔,连哥布林都没有,种种迹象透漏出诡异无比的感觉。
  正在法提娜思索的时候,无数像蛇一样的触手在空气中凭空出现缠住了女神的腰部。法提娜心道不好,竟然遇见这种邪神这种诡异的东西。

  如果说域外天魔有着明确的目的是吞噬世界的话,邪神这种东西就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甚至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但是却有着连女神都难以应付的诡异而又难以理解的力量。

  这个邪神并不是只能感受到气息而找不到他的存在,而是这个城市的建筑全都是邪神的身体,所以才被法提娜以为建筑没有问题而忽略了。

  无数细长的触手伸出很快包裹住了法提娜的全身将她牢牢控制住,带着粘液的触手开始在法提娜柔软雪白的皮肤上蠕动着。

  「啊!」

  法提娜感觉到触手开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而惊叫起来,四肢都被触手控制着的她现在根本无能为力,只能看着触手入侵自己的衣服内。

  很快法提娜的衣服随着触手的黏液融化,赤裸的身体再次暴露出来,触手直接在法提娜的皮肤上蠕动着给她带来黏黏的,热热的像是无数手在自己身体上抚摸的感觉。

  「给我松开。」

  一团金色火焰出现瞬间烧焦了几根触手,接着高塔再次伸出一根粗大的直径大概三米的巨大触手,这根触手上张开一张带着獠牙的大嘴一口把金色火焰吸了进去吃掉了。

  法提娜愤怒地看着这跟巨大的触手,如果不是还要压制奴隶契约之力现在也不会这么狼狈。

  「你到底是谁?」法提娜对着触手问道。

  「原来是起源女神,我叫塞西莉亚,原来是起源女神,我叫塞西莉亚……」巨大触手的嘴中发出死人嚎叫一般的声音不断重复着这一句话,不管法提娜再怎么问都只有这么一句话。

  「果然是个疯子!」法提娜决定不理这个无法沟通的邪神,脑子里想着脱困的办法。

  而邪神的触手再次伸了过来环上了法提娜纤细的腰肢,触手上长出了软软的倒刺,经过的地方给法提娜带了以一种微微刺痛有酥麻的感觉。

  法提娜找不到现在就能摆脱触手的方法,而此时触手开始向上顺着女神的腰部向上圈住了女神完美的乳房,很快更多触手伸向女神完美的乳房开始像是一根根手指一般在这团软肉上轻点着,滑动着。

  「不要,给我松开。」法提娜剧烈的扭动的身子想要抵抗。

  触手们根本不理会法提娜无用的地方,两根触手尖端张开了一张带着獠牙的嘴,最中吐出了两条舌头舔在了女神粉红色的乳尖上。很快一阵奇异的感觉穿到法提娜的大脑里,亲不自禁地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

  敏感部位受到侵犯,法提娜两颊发红,大喊着:「这些是什么给我松开。」
  触手完全不理会法提娜的话,似乎还因为女神的反抗而兴奋地跳动起来,两条舌头继逗弄着女神胸前的红豆,很快在舌头熟练的逗弄下,女神的红豆开始慢慢变硬。

  「啊……啊……」

  法提娜一声低沉的娇喘连着一声痛苦的惊叫,两条触手上张开的嘴扑上去咬住了女神的乳房,尖尖的獠牙刺进了女神的娇嫩的皮肤,触手上的嘴把女神整个乳头都含了进去,接着舌头再次不断地舔抵拨弄着女神因为刺痛变得更加敏感的乳头。

  「啊……给我松开!」

  刺进乳房里的獠牙开始分泌出一种液体让女神的身体感觉更加清晰,很快法提娜就感到触手不停在身上滑动带来的刺痛,触手中似乎还有血管一样的东西跳动,随着跳动触手上的细刺直接刺入了她的皮肤轻微地进进出出,很快女神身上就开始出现了一层薄薄的红色。

  随着触手的摩擦身上的发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法提娜现在还是全身赤裸着的,皱起眉冷冷地盯着那根粗壮的触手问:「你这个邪神,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我想要研究一下你们的身体。」粗大触手摇动着说道,接着触手上睁开一颗眼珠子。

  随着邪神的眼珠子睁开,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法提娜在被触手捆绑着的画面,整个天空变得像是一个电视屏幕一样清晰地显出了女神的身体每一个地方,而视角正好是邪神的眼珠子的视角。

  女神的脸庞,女神的金色长发,雪白的玉颈,被触手绑住的手脚,隆起而又挣扎被侵犯着的软绵的乳房,正在被一层层触手摩擦着的腰部,还有修长的大腿和双腿之间粉嫩精巧的神秘桃源,这些都被映在天空被无数人抬头观赏着。
  法提娜抬头看到天上的画面,马上出现一脸震惊的样子,接着瞪着双眼对邪神怒喝:「你想干什么!」

  这个画面非常巨大,几乎笼罩了整个天空,这样的话全世界都看到了女神现在的样子。被触手绑起来就够让法提娜感到非常的耻辱了,这个样子还被全世界的人看到的话简直是莫大的耻辱和对她尊严的折磨。

  「你!……啊!」法提娜眼睛几乎喷火地瞪着邪神大喊,然而才刚叫出一个字就被触手在乳头上用力一舔变成了诱人的娇喘。

  接下来几根触手像是手指一样在法提娜的胸部按摩着,张开嘴的触手中舌头奋力地玩弄着女神的乳头,一波一波的酥麻感觉让女神不由扭动起来。在触手的按摩中,女神脸上愤怒的神色渐渐消失,开始变成了一脸迷茫,眼神也开始变得柔和起来,仿佛她已经不再是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女神而是变成了一个普通的正在被侵犯着的少女。

  这个感觉好舒服,不行,不可以感觉舒服的,我可是起源女神,怎么可能败给侵犯产生的快感。

  法提娜内心不停挣扎着想要抵抗住被触手玩弄胸部产生的这种感觉,很快法提娜感觉到绑住自己腿的触手开始贴在自己的大腿上往上。

  大腿内侧遭到侵犯没有让女神继续沉沦,反而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看着触手像蛇一样摩擦着自己的大腿向上再过不久就要抵达自己的桃源之处。

  「你这个疯子邪神,快给我停下。」

  看到想要侵犯自己最神圣的禁地的触手,法提娜非常恶习地说。

  可是就在法提娜张嘴说话的时候,一根比较粗大的触手趁机闪电一般钻进了女神嘴中,突然被触手袭击自己的口腔,一下子几乎呆住了,接着发出呜呜的声音,脑袋甩动着想要甩开触手,但是触手还是一点一点地开始向里探索。

  在女神的口腔里,这根触手再次睁开了一只眼睛,随着眼睛张开,天空就像加了一个小屏幕一样开始出现女神口腔内的场景。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刁民 金币 +17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