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色夫人的武林荒淫日志】(04)【作者:凹凸人】
【色夫人的武林荒淫日志】(04)【作者:凹凸人】
字数:48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好色梧凉王

  「王上!王宫守卫长王福带着妻子吴月娟来向您道贺。」御书房外传来太监的传唤声,这个太监是刚阉的,所以声音还略带男性嗓音。随着萧霸天称王,城主府变王宫,王福的官位也从边城守卫长升官为王宫守卫长,负责统领王宫守卫以守王上的安全。

  「请他们进来吧。」御书房里传来一声威严的男声,那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感!

  王福带着吴月娟一进到书房就对着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跪下道:「王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

  「谢王上!!!」

  本来梧凉王那平静威严的眼神,在吴月娟起身后,连连放出异彩。在王福的刻意交代下,吴月娟今日刻意把乌黑亮丽的秀发盘在脑后,脸上略施胭脂。穿着一件黑色连身露肩裙装,将白皙的颈项和柔美的玉手称托得体,有着一股大家闺秀的气息。但胸口那道V型口子却低到快包不住两颗硕大的奶子,雪白且充满弹性的上半球似乎快摆脱衣服的禁锢,乳房上清晰可见的青筋和深邃的乳沟更是让梧凉王桌下的龙袍缓缓翘起一个帐篷。也许是怕这样还不能让梧凉王上钩,裙子短到快可以看到私密处,一双修长性感的美腿暴露在外,脚上穿着一双露趾草鞋,让他晶莹小巧的脚指头出来见人,使人血脉喷张,连一旁的太监都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吴月娟是集装与风骚於一身的女人。

  「王上,这是内人吴月娟。月娟,快跟王上道贺!」王福笑着把自己的妻子吴月娟介绍给梧凉王,看见梧凉王那异彩连连的表情,他满意的点点头。

  「祝王上洪福齐天,千秋万世。」吴月娟走到离梧凉王五步,弯身道贺。不弯腰还好,一弯腰那饱满的乳沟让梧凉王尽收眼底,使的梧凉王第一次面露失态。
  「免礼!你们……你们请坐吧!」梧凉王示意他们坐在他面前书桌的椅子上,那里正好有两张椅子。

  吴月娟故意坐在梧凉王正对面,饱满的乳房不知是否刻意,挤压到了桌脚,一股白色水柱喷到了梧凉王脸上,梧凉王正要发怒,却见吴月娟胸前有两点水渍的痕迹,甚至隐约可见激凸的黑色大奶头,梧凉王顿时知道喷到他脸上的是甚么东西,内心升起一团火球。

  吴月娟见自己奶水喷到梧凉王脸上,不断的跟梧凉王道歉并拿起手帕要为其擦拭,梧凉王未免继续在众人面前失态,谢绝她的好意,虽然他的内心其实是渴望的。

  「王上,内人最近刚生娃,那里大到买不到合适的亵衣,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我回去一定会骂骂她的。」王福故作凶神恶煞状。

  「孤看起来像是会那么小家子气的人吗?没事,都坐吧,我跟王福你都认识那么久呢。」梧凉王伸出舌头舔舐脸上的奶水,心里却想:「这奶水不像其他女子有腥味,反倒是非常甘甜爽口,好奶!」

  梧凉王便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与王福夫妻闲聊,并尽量不去看吴月娟,他怕再继续下去他会忍不住把吴月娟按在地上就地正法。

  突然他感觉桌底下有一个物体正在碰触他的龙根,他火大的低下头去,想看是谁这么大胆敢碰他龙根!

  但一看便不得了!竟然是吴月娟的玉足在轻碰他的龙根!

  不知甚么时候吴月娟把自己的露趾草鞋拖了下来,白皙的小脚和晶莹小巧的脚趾头暴露在空气中,见他已经在看桌下,吴月娟非但不停止,还变本加厉地用光滑且白里透红的足底板踩压他的龙根,那大小适中的力道差点让梧凉王舒爽的叫出声。

  他看像一旁的王福,见王福并没有发现这件事,他转头看像吴月娟,却发现吴月娟对他抛出一道媚眼,露出一抹带着挑逗的淫笑。

  这反倒激起了梧凉王的欲火,让他决定要好好跟这个小淫娃玩玩!

  梧凉王用强而有力的双手抓住桌下一对白嫩小脚的足腕,开始反客为主,把小脚按在自己裤档里的龙根上,不停的上下磨蹭。

  吴月娟见梧凉王已经来劲,再次故意让奶子靠在桌子上,洁白的奶水再次喷到梧凉王的脸上,梧凉王这次不再客气,伸出舌头直接舔舐脸上的奶水,两眼赤裸地看着吴月娟胸前那两点水渍,体内的欲望全面爆发!

  「王上……」见吴月娟的奶水又喷到梧凉王的脸上,王福想起身道歉,却见梧凉王挥挥手示意没事。

  或许是感觉隔着裤子用小脚磨蹭肉棒无法获得更大的快感,他从裤子里掏出早已坚挺的肉棒,并将吴月娟双足并拢,肉棒插进足弓因并拢所形成的足穴,开始上下活塞!

  感受着那肉棒上光滑脚底板温暖的触感及两脚足弓的挤压,梧凉王爽得快呻吟出声。

  就在梧凉王即将进入高潮之际,王福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王上!没事的话,我和内人先退下了!」

  随着王福表达离意,吴月娟收回玉足也准备跟着王福离去。

  「别走……!」见肉棒上那温暖舒适的感觉离自己而去,梧凉王脱口说出挽留之意。

  「王上这是?」王福不解的询问。

  「我听你说月娟找不到合适的亵衣,刚好孤宫内有专门的服装师傅,你先回去,我等等命人叫他来替月娟量身订做亵衣!」梧凉王故作威严的说着。

  「王上,这?」

  「哼!!!难道你信不过孤?!」见王福还想说下去,梧凉王故作怒道,让王福闭起了嘴。

  「那王福先退下去了,月娟,记得感谢王上赠衣之恩。」王福对着吴月娟交代两下就识趣的退出御书房,房间顿时只剩下梧凉王与吴月娟两人。

  当确认王福已远去,梧凉王顿时起身抱住吴月娟的身躯,开始不安分的毛手毛脚。

  「王上~ 你好讨厌。人家夫君才刚走,你就对人家毛手毛脚!」吴月娟故作嗔怒的样子,但在梧凉王眼底却更增添风情!

  「呵呵,月娟刚刚不是一直挑逗孤!怎么?现在又想装纯情啊。咦?你没穿亵裤?」梧凉王的双手来到吴月娟丰腴的屁股蛋上,鹹猪手顺着屁股曲线滑进裙里,却赫然发现裙里甚么都没穿!

  为了验证自己所想,他把吴月娟轻推到书桌上,掀起她的裙子,光滑无毛的阴户尽收梧凉王眼底。

  原来这是王福叫吴月娟剃光阴毛的,梧凉王是一个很迷信的人,阴毛里倒着个「阴」字,让他认为对自己的运势不好,所以他会要求与其交欢的女子在事前把身上的掖毛和阴毛剃光。

  只见吴月娟双腿张开且满脸通红的看着一旁,不敢直视梧凉王充满肉欲的眼神。梧凉王则是大肆观察她光滑的阴户,由於吴月娟刚生孩子,勃起阴蒂下的两片阴唇不再是深红色,而是变成略带淫荡气息紫红色,形状则呈蝴蝶状略为外翻的样子,隐约看的到里面的肉壁,洞口正不停的流出淫水。深褐色的屁眼或许因为紧张而微张收缩着。

  梧凉王低头用舌头去舔舐吴月娟的洞口,使的吴月娟淫水流的更多了。
  见前戏做得差不多,梧凉王脱下裤子,把硬挺的龙根放在吴月娟潮湿的洞口磨蹭,这让本以动情的吴月娟不满了。

  「王上~ 人家想要龙根的宠幸啦~ 」

  见吴月娟那淫荡的娇嗔,梧凉王的鸡巴顺势插进阴道中,阴道并不向少女般紧緻,但那紧度适中且温暖的肉壁还是让梧凉王呻吟出声。

  梧凉王萧霸天有着一个悲惨的童年,从小她就被母亲离弃,跟着农民的父亲忆起耕田生活,奈何12岁那年她父亲因一场瘟疫去世,走投无路的他便投入城里守军的选拔,经过几十年的奋斗且运气好被前任城主提拔,才有他今天的成就。
  但从小缺乏母爱的他在得到权力时,开始想要妒忌那些从小就有母爱的家庭,这是他为何每隔一段时间就强迫刚生娃的女人进宫侍寝的原因。

  梧凉王缓缓挺动下体并脱去吴月娟的上衣,那对硕大雪白的奶子顿时出现在他眼底,他噘起一粒大奶头,用牙齿轻轻磨蹭,香甜的奶水便源源不绝地进到他嘴里。而他也没放过另一颗奶头,他用手指转动黑色大奶头,使洁白的奶水不断的喷洒到空中。

  在两粒奶头和阴道的双重刺激下,吴月娟开始有了高潮的感觉,而梧凉王鸡巴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肉体撞击声充斥着整个御书房!

  梧凉王吐出嘴里的奶头亲吻吴月娟的小嘴,香甜的奶水透过梧凉王得嘴巴进入吴月娟的嘴里,吴月娟这还是第一次喝自己的奶水,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奶水是这么的香甜好喝!

  双方伸出双手紧紧拥抱在一起,梧凉王强壮的胸膛把吴月娟的奶子挤压到变形,白色的奶水不断从奶头溢出,让梧凉王的胸膛沾满了奶水。嘴巴里的舌头早就交织在一快,索取着彼此口中的香津。

  梧凉王插抽的力道和速度都来到极限,阴道里的龟头开始越来越感到舒麻,好似随时会喷发开来。

  两条飢渴的肉虫便在这本是庄重的御书房里行这苟且之事,声响大道外面的太监都听得到,但太监们选择无视,对於自己主子好淫色的事,他们早已见怪不怪了。

  最终在彼此共同的欢愉声中,归於平静……

  梧凉王拔出阴道里的鸡巴,一股浓稠的精液从吴月娟微张的阴唇流出。
  「明天开始,每天都进宫来陪孤,如何?」梧凉王轻抚吴月娟的脸颊,询问眼前这迷人的妖精。

  「可是我有丈夫与孩子……」吴月娟故作为难道。

  「王福那,孤来搞定。你放心好了!你也跟孤一样累了吧!我们先歇息会。」梧凉王霸气宣誓后,便缓缓睡去。

  「恩……」吴月娟不置可否的回应。

  片刻后,吴月娟见梧凉王已熟睡,玉手放到屁眼处,屁眼在一阵伸缩后,竟喷出一个小瓶子,正是王福交给她的控心蛊!

  她把瓶子放到梧凉王的鼻子下,打开瓶盖。一条绿虫随即从鼻孔进入梧凉王的身体里。

  昨日在确定要来见梧凉王时,王福已经解开她的武功禁制,为了孩子,在所不辞!

  这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御书房里,正是王福!

  「成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吴月娟询问着王福下一步该怎么走。

  「我要你先让他把大丞相的位置给我。」王福冷漠缓缓的道。

  「为何不直接让他写禅让诏书?而是当大丞相?」吴月娟不解的道。

  「月娟啊!月娟!你太猴急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要的是广积粮,缓称王!」王福对着吴月娟摇头笑道。

  这时吴月娟拿出控心蛊笛开始吹奏起来,本来正在睡觉的梧凉王竟突然张开眼睛,缓缓起身。

  「我要你找个适当的时机把王福送上大丞相的位置!」吴月娟冷厉的对已经被控心蛊控制的梧凉王命令道。

  「是!主人!」

  「你先继续休息吧!我有事再找你!」梧凉王顿时闭上眼再次躺了下来。
  「这里就交给你了!你就留在王宫里吧,至於孩子的是你不用操心,我已经派人照顾她了。我先回去了。对了!孩子我已经取好名。叫王昇,寓意有老子步步高升之意,哈哈哈哈!!!」王福在一正放肆的笑声中消失在了御书房。
  转眼间吴月娟便在王宫待了1个月,这段时间她天天与梧凉王纵情声色。
  今天当然也不例外,此时的寝宫中,吴月娟正用她硕大的乳房夹住坐在床上梧凉王的鸡巴,随着玉手挤压胸部,源源不绝母乳喷洒梧凉王满腿。

  梧凉王的鸡巴并不大,被深邃的乳沟整个包裹住,在吴月娟狭窄的乳沟不断的上下磨蹭肉棒下,他已经气喘吁吁。

  「啊啊……宝贝……慢一点……不然孤会……」

  「既然如此,那就请王上射在月娟的奶子上吧!嘻嘻~ 」吴月娟故意玉手加快速度替梧凉王做着「乳交」服务,本已经有射意的梧凉王顿时守不住精关,全都射在吴月娟的乳沟里!

  吴月娟拿起手帕擦拭奶子上的精液,笑看着正在喘气的梧凉王和他疲软的肉棒。

  「时间不早,该上早朝了。月娟,帮孤洗脸穿衣吧!」梧凉王对面前的妖精轻声道,他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但还是第一次遇到技巧这么高超的女人。
  「是,王上!」吴月娟将乳房凑到梧凉王的脸前,开始使劲地挤压奶头,一股股奶柱喷向梧凉王的脸上。为了诱惑梧凉王,她休息了合欢祕法的泌乳功,泌乳功是一个供男女淫乐用的功法,修练者必须是哺乳期的少妇,练成者终其一生将拥有源源不绝的奶水,除此之外一无是处!

  见梧凉王的五官已经被奶水吞没,吴月娟停止挤奶的动作,拿起毛巾替梧凉王擦脸,接着便替他穿上龙袍。

  随即他们便出门带着太监上朝,他们不知道的是,一旁阴暗处有一道美眸正嫉恨的看着跟梧凉王在一起的吴月娟。

  这女人便是当今王后林云娘!只见她平时端庄的眼睛正喷出怒火,林云娘善嫉一直是朝中众人皆知,梧凉王贵为王,但是她名义上却也只有王后一个女人,不是她不找女人,而是每当她看上的女人都会被林云娘害死。

  奈何林云娘是梧凉国大丞相林天的女儿,为了江山社稷,他只能忍!他改而从民间招平民女子进宫服侍一晚,隔天再换一人,他就不信林云娘能杀了全部的女人!

  可惜他太低估林云娘的嫉妒心……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