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花团锦簇】(11下)【作者:凤隼】
【花团锦簇】(11下)【作者:凤隼】
字数:493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自投罗网下

  张文海把谭丽丽送出校门,一回头却瞥见了三个可疑的人影,他刚想跟上去问问,却正好赶上学生下课,三个人影混入人群之中很快就找不到了。不过这并没有难住张文海,仔细检查之下,他很快就在学校最里面的一道围墙上发现了新踩的足印,墙边的杂草也被压倒了一大片,这足以证明有三个人偷偷翻墙进入学校,然后用同样的方法离开了。

  学校的围墙有三米多高,能够随意翻越的一定不是普通人,张文海不知道他们的动机,也不知道他们都做过些什么,出于安全考虑,有必要检查一番。草是刚刚折断的,断口处还有很浓的气味,这表明偷偷翻进学校的人并没有太多时间,因此张文海只是大致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声张。

  其实张文海心里清楚,翻围墙的人多半是孤芳会派来的,目的极有可能是为了调查他,按照时间推算,那些人应该看见他把谭丽丽带进了保安室,这不是个好消息,因为谭丽丽是警察,而且和疯子见过面。张文海不知道这几个人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但无论如何,他需要一个理由来解释自己和谭丽丽之间的关系。不能告诉徐城谭丽丽是贺婉欣的表妹,那样会将谭丽丽陷入同样的危险境地,有什么是可以利用的呢?想来想去,张文海想到了第一个栽在自己手下的倒霉鬼——文涛。

  徐城的别墅内,眠月、眠淑和眠娇坐在沙发上,徐城则远远地站在一旁。
  「好悬啊,差点就被抓住了。」眠淑用手轻轻揉着自己纤细的脚踝,「刚才跳下围墙的时候差点崴到脚。」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眠娇眼睛盯着地面,不敢抬头,「要是早点走,不会被他看见脸的。」

  「没事的,隔着那么远,他应该看不清。」眠月安慰道,「不过这次咱们被发现,恐怕下次很难再用同样的方法了。」

  眠淑说道:「怕什么,学校那么大,他一个人能看住多少。」

  眠月说道:「咱们能翻进去的地方本来就不多,以他的军事素养,肯定不难发现,到时候将计就计给咱们来个陷阱,想跑都来不及。」

  「那个……三位姐姐,我能说句话吗?」徐城唯唯诺诺地说道,「你们拍到的这个女人我想起来了。」

  「噢?是谁?」眠月冷冰冰的语调让徐城打了个寒颤。

  「她是个警察,以前假扮成空姐想要弄掉我的空姐之家。」徐城的声音有些抖动,「她还找到了疯子的家,差点堵到他。」

  「这么说张文海和她是一路的。」眠月突然瞪了一眼徐城,「你们居然还想拉拢他!」

  「我也觉得疯子的家是张文海找到的。」徐城连双腿都开始发软,「但……但他是个唯利是图的人,或许……或许这里面另有原因。」

  「嗯,你马上去弄清楚,张文海和这个女警察是什么关系。」

  意料之中的电话打来了,张文海没想到竟然这么快,他感觉潜入学校的人应该是直接向徐城汇报,只不过徐城真有如此身手不凡的下属吗?他和情报部门女特工学习的套话技巧非常有用,虽然电话里徐城没有明说,但张文海能百分之百肯定,孤芳会上层给徐城派了帮手,当然他编好的故事也同时传了过去。

  「问到了,那个女警察叫谭丽丽,和张文海是单纯的交易关系。」

  「交易?」眠月狐疑地看着徐城。

  「是这样,谭丽丽刚入职不久,急于立功,刚好她抓到了本地一个小帮派的线索。」徐城说道,「可她实在没有经验,总是抓不到人,所以才向张文海求助。」
  「等等,谭丽丽怎么会认识张文海?」

  「因为一起小的治安案件,在广益女校认识的。」

  「嗯,继续吧。」

  「这个谭丽丽还有个身份,她曾经在一次比基尼小姐大赛中得过冠军。」徐城说道,「张文海好色,就提出条件,只要谭丽丽愿意穿着比基尼陪他睡,他就帮谭丽丽捣毁龙虎帮。」

  「龙虎帮?」

  「哦,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本地小帮派,帮主叫文涛,现在正蹲监狱呢。」
  「那他找疯子的家又是为什么?」

  「这个张文海不知道,只是谭丽丽愿意和他保持一年的关系,他才帮的忙,不过我知道。」徐城说道,「谭丽丽以为抓住疯子就可以解救空姐之家里的空姐们。」

  张文海编的故事其实有漏洞,但人的心理很奇怪,滴水不漏的说辞往往会被当作假话,只有加上一点点小瑕疵,才能取信于人。

  「你是说谭丽丽用自己的身体就能让张文海帮忙,是吗?」眠月的语气缓和了不少。

  徐城点点头说道:「应该是这样,张文海很好色,我已经答应让他随便玩我手底下的空姐了。」

  「眠淑,咱俩和那个女警察比,怎么样?」眠月突然摆了个妩媚至极的姿势,看得徐城默默咽下一口口水。

  「有过之而无不及呢。」眠淑嗲声嗲气地说道,「看咱们的徐少爷,已经在脑子里把咱们压在身下肏得死去活来了吧。」

  「没有没有!」徐城突然反应过来,连连摆手否认。

  「别紧张,看你这次表现不错,给你点奖励。」

  眠淑在徐城面前慢慢蹲下,双手从他肩膀一路摸到腰部,然后熟练地脱下裤子,将徐城已经勃起的阴茎释放了出来。

  「都这么硬了,刚才还否认呢。」眠淑的手指轻轻刮着龟头,「本钱挺足啊,怪不得都说徐少爷调教女人有一手。」

  徐城看着一脸媚态的眠淑,只感觉体内原始的冲动快要压制不住,他想把下体狠狠插进那两瓣红唇之间,可他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能略微向前挺动一下。
  「这么心急啊。」

  眠淑双手轮流揉搓,看似绵软无力的动作却让徐城完全沉溺其中,他玩弄过很多女人,也尝试过数不清的花样,可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此强烈的快感,柔若无骨的双手仿佛蕴含着无穷无尽的魔力,让他舒爽地叫了出来。眠淑翻开包皮,伸出舌头一下下舔舐着,徐城的反应和她预想的一样,这总能让她没来由地自豪起来。

  还不到三分钟,徐城就败下阵来,浓白的精液全都涌进了眠淑的口腔,本来徐城期待着眠淑咽下去的一幕,没想到她竟然全都吐了出去,最后还用水漱了漱口,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坐回沙发。徐城十分尴尬,看着自己软绵绵的小兄弟,他不敢相信平时能让女人高潮迭起的工具,在眠淑手下竟会如此不堪一击,他无话可说,只能默默地穿好裤子,沮丧地站在那里。

  「能坚持五分钟,我才会咽下去。」眠淑双手交叉,活动起手指来,「你刚才是在想这件事吧。」

  「是。」虽然难堪,徐城也只有承认。

  「能坚持十分钟,有机会脱我的衣服喔。」眠淑接着说道,「徐少爷还得多多努力啊。」

  「只有表现得好,才能获得奖励机会。」眠月说道,「为了让你更有干劲,告诉你个小秘密,我们三个可都是如假包换的处女。」

  「真的?」徐城无论如何都不相信。

  「那当然,你以为眠小组只是孤芳会的高级妓女吗?」眠淑说道,「副会长那种级别的人或许能让我脱光了伺候,要是再想进一步,可不能光凭地位呢。」
  「难道你们可以不听上层的命令吗?」

  「我和副会长是平级的。」眠月说道,「对我来说,上级只有眠小组的组长。」
  「我……我想问一下。」徐城支支吾吾,「有没有哪个男人能坚持十分钟?」
  「有啊,你的老师。」眠淑说道,「他是唯一一个凭实力让我脱衣服的男人,可惜还是没能撑过乳交,不然他就可以永久拥有我了。」

  「永久?」

  「对啊,这是眠小组的规矩,为了督促我们努力学习。」眠淑说道,「如果技巧不够熟练,让男人撑过了乳交,那么这个女人就不再是眠小组成员,而是那个男人的专属性奴。」

  「那我下次能不能让眠娇……」徐城觉得眠娇经验最少,自己成功的把握更大。

  「不行,眠娇还没有独立,不能接受测试。」眠月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你收起不切实际的幻想吧,我和眠淑现在负责教导眠小组新成员,没有男人能胜过我们。」

  「哦。」

  「你刚才说答应给张文海送空姐,是真的吗?」眠月忽然有了个主意,「帮我找一套衣服来,我亲自去会会他。」

  「我觉得不可行。」徐城赶紧说道,「张文海那方面听说很强,三个女人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

  「你那方面不是也挺强的吗?」眠月微微一笑,「刚才要是我来,你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了。」

  「可是……」眠娇也有点担心。

  「就按我说的办。」眠月的语气不容半分质疑,「去给我找件空姐制服来。」
  下午六点多,张文海正准备享用「晚饭」,他刚刚知道了不错的消息,心情非常愉快,干脆叫来余蓉和田小艳,准备上演一场「师生大战男保安」的戏码。
  「文海哥,下个月我和田老师要参加一场舞蹈比赛,可能有十天左右见不到你。」余蓉像一只猫一样蜷缩在张文海怀里,「到时候我想你了怎么办?」
  「老公,要不然你跟我们一起去吧。」田小艳给张文海捏着肩膀,「现在我靠自慰已经不能满足了。」

  「到时候再说吧,要是有空我就陪你们一起去。」

  「太好了!」田小艳紧紧搂住张文海的脖子,「老公,到时候送你一份神秘大礼。」

  「什么大礼?」

  「现在不告诉你。」余蓉说道,「准备这个礼物要花不少功夫,提前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再等五分钟。」张文海看了一眼时间,「要是还没人来,咱们就开工吧。」
  话音刚落,门铃发出清脆的「叮咚」声,张文海从窗户向外看去,心中的喜悦不自觉显现在脸上。

  田小艳问道:「老公,需要我们躲起来吗?」

  「没什么好躲的,等我回来。」张文海亲吻了田小艳,大踏步走出门外。
  校门外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司机阿强就站在旁边,看见张文海出来,深深鞠了一躬说道:「张先生,徐少爷怕您一个人寂寞,让我带来个空姐给您暖暖床。」
  说着话,阿强拉开后车门,打扮成空姐的眠月下了车,轻声说道:「张先生,我来陪您。」

  本来阿强还在犯嘀咕,徐城手下的空姐他几乎都见过,可今天这位一点印象都没有,也不知道该跟张文海交代些什么。阿强想着也许是徐城新弄到的空姐,就试着在路上和她聊天,可她始终一言不发,阿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在她姿色着实出众,应该不用担心张文海不满意。

  「好了,你回去吧。」张文海一把抱起眠月转身就走。

  进入保安室,眠月本想撒个娇,可她看见床上还有两个女人,而且单论样貌并不比她差。眠月本能地想跑,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张文海牢牢控制住,她知道硬碰硬不是明智的选择,只好强装笑脸,用酥麻到骨子里的声音说道:「哎呀,这还藏着两位呢,先把人家放下来嘛。」

  张文海放下眠月,随手锁上保安室的门,对田小艳和余蓉说道:「怎么样,漂亮吗?」

  田小艳说道:「漂亮是漂亮,就是不知道挨肏能力怎么样。」

  「田老师,文海哥新收小女奴,肯定会让她爽上天的。」余蓉说道,「看这骚浪的样子,指不定要流多少水呢。」

  眠月已经确定情况不妙,慢慢后退了两步,却结结实实撞在张文海的身上。
  「你跑不掉了。」张文海抚摸着眠月的脸颊,「自投罗网,说的就是你。」
  「你都知道什么?」眠月恢复了冷冰冰的语气。

  「也不是很多,大概……一个名字吧。」张文海拉过一把椅子让眠月坐下,「凯瑟琳·泰勒,或者叫她『孔雀夫人』。」

  「她是谁?」眠月丝毫没有慌乱。

  「你肯定知道,孤芳会里身手不凡而且地位颇高的女性只有她一个。」
  「从来没听说过。」

  「好吧,那我详细给你说说。」张文海说道,「凯瑟琳·泰勒,出生于纽约,父亲本·泰勒是心理医生,母亲温妮莎·泰勒是中学老师。」

  「我不知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后来本染上了毒瘾,把所有的家底都挥霍一空,温妮莎不堪重负选择上吊自杀,凯瑟琳辍学后靠色情表演挣钱。」张文海说道,「凯瑟琳似乎很能掌控男人,她先后嫁过十六个丈夫,一个比一个有钱,她本人则通过离婚诉讼慢慢也变成了富豪。」

  余蓉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凯瑟琳开了一家孤儿院,专门收养小女孩,同年加入孤芳会,人称『孔雀夫人』。」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眠月闭上眼说道,「我们下午的行动果然还是暴露了。」

  余蓉问道:「文海哥,你怎么知道她晚上会来?」

  「我只是猜测,不能肯定。」张文海说道,「既然和孔雀夫人有关,那就很可能派女人来调查我。」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识破我身份的吗?」眠月问道,「毕竟徐城真的有可能给你送来空姐。」

  「抱起你的时候就知道了。」张文海说道,「就算你再会伪装,长期训练形成的肌肉可不会无故消失,恰好我在这方面颇有些心得。」

  「你打算做什么。」

  「回去告诉徐城,我现在不是海豹突击队,也没兴趣和孤芳会作对,他要是想合作就得拿出诚意来。」张文海说道,「我愿意说的不会瞒着,不愿意说的谁也查不到,无论他想对付杨克山还是李老板,只要我的报酬合适就行。」

  张文海看见当他说出「杨克山」三个字的时候,眠月的身体明显动了一下,他确信自己的计策已经成功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