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驯妻(爸上妻下)】(01)【作者:AKB4949】
【驯妻(爸上妻下)】(01)【作者:AKB4949】
字数:75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前言

  本文纯属虚构,最初是看到网上的恶妻事件,也就是某软件开发人自杀,由此得到的启发,所以女主的名字也是用的欣欣。但是展开来写以后,发现已经完全变了方向,所以干脆抛开了最初的情节设置,自由发挥了。篇幅不会很长,以写完为主,望大家多多交流想法,这也是写作的乐趣所在之一。

                 序

  「爸!这儿呢!」

  七月盛夏的初夜,天色已有些黯淡,却也是北京难得怡人的好天气。北京西站外,我和妻子杨欣欣正等候着我那从山东老家来京探望的老父亲。

  「爸,累坏了吧!来,行李给大伟拿。」妻子高挑婀娜的身影迎了上去,见到公公,甚至比我这个亲生儿子还要开心。

  上次见到父亲时还是过年的时候,尚是寒冬,过完年后这还是父亲第一次来北京。年初直通老家的高铁通车后,我曾开玩笑对父亲说,现在交通方便了,六个小时的路程也不算远,他可以更常来北京,家里的经济条件也还不错,很多年前我就在北四环和西五环先后买了两套房子,只要他愿意甚至可以常住,从前他总是说朋友都在老家,推托着不愿意,这回终于答应了。

  把并不算多的行李搬上SUV的后备箱,我让妻子和父亲坐后排,载着一家上了三环。

  「爸,快半年没见了,我和大伟可想你了。」我能从后视镜里看见妻子毫不掩饰的灿烂笑容。

  父亲也由衷地微笑着,能看得出我们这一家关系都相当融洽。但谁又能料到,三年前我和妻子的婚姻几乎已经走到了破裂的边缘。

  二十九岁的杨欣欣是江苏人,是个不知名的十八线小演员。她不仅有一张漂亮脸蛋,还有一副高挑修长的曼妙身材,足有一米七五的个子,是那种标准的模特儿身材。

  结婚快五年来,她的身材显得更加凹凸有致了,前年生了女儿后,仍然能保持着纤细的腰肢和平坦的小腹,乳房却显得更加饱满丰腴了,再加上那两条人见人爱的大长腿,让人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鬼斧神工。

  「欣欣,这是爹从老家给你俩带的,都是你和大伟爱吃的。」后视镜里,父亲说着家乡口音的普通话,把一大包塞的满满当当的土特产递给妻子。

  「谢谢爸!」妻子露出甜美的笑容,她穿着一件轻薄的白色吊带衫,洁白纤细的玉臂有意无意地轻轻贴着父亲的身子。

  经过几年婚姻的洗礼,种种风雨历程,家庭的磨合,彼此都释怀和亲近了许多,家人之间的羁绊也更深了。

  妻子在和父亲谈笑着,说到开心的地方不时用手拍打父亲的手臂,而父亲见状则会抓住妻子的手拉着,比划着什么。

  长时间的红灯,短暂警戒的黄灯,随后是畅通无阻的绿灯通行,我踩下油门,再次起步。

                (一)

  「爸,欣欣呢?」我打开家门,父亲正直挺直着背端坐在客厅的一把老式椅子上,心神专注地阅读着老年生活报。

  「在厨房呢。」见我回家,父亲放下报纸,摘下老花眼镜,「出差回来啦,口渴吗?我让她给你倒杯水。」

  「没事,不渴,你忙你的。」我脱下大衣挂到玄关旁的衣架上,把行李拖到客厅一角,准备拿出拖杆箱里的换洗衣物。

  「放着吧,待会儿她会收拾的。」父亲眉头一皱,淡淡地说到。

  我往厨房的方向望去,隔着透明的玻璃拉门,妻子身穿一身紧身的黑色高领打底衫和百褶长裙,围着白色的围裙,修饰出她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她把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辫,高挑婀娜的身影正在厨房专心致志地切菜,或许是过于投入,完全没有注意到出差归来的我。

  「爸,可以啊,这才两个多月,就能做菜做饭了。」我注意到妻子的手法还略有些生疏,但比起从前那个从不做家务的她来说,可谓是云泥之别了。

  「还早呢,都得手把手教,手笨的很。」父亲一边看着报纸一边抱怨到。
  「老公你回来啦。」妻子拉开厨房的移门,见到我,并没有许久未见的激动:「爸,不好意思,能帮个忙吗?」妻子立马把视线转向父亲。

  父亲没有多说什么,他再次放下手中的报纸,起身紧随着妻子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妻子和父亲在厨房热火朝天地准备着晚饭,起初是父亲为主,妻子为辅,后来就变成了妻子做饭,父亲在一旁指导。

  出差的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家里在父亲的主导下一切井井有条,我扫了一眼偌大的客厅,干净整洁,看得出来平时没有少打扫。自从遇到了我那威严沉稳、不苟言笑的老父亲,在我面前素来我行我素,养尊处优的毒舌妻子就变得温顺乖巧起来,从前她慵懒散漫,花钱大手大脚,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可在曾经当过兵的父亲铁腕治理下,妻子逐渐变得勤快,让我不由得感叹生物界这一物降一物自然法则。

  父亲走出厨房,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他打开电视,把频道调到中央一套,等待着十五分钟后新闻联播的开始。

  我走到厨房来到正在燃气灶前煲汤的妻子身后,她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五,我把脑袋靠近她染成金色的秀发,下巴正好搭在她的香肩之上,用鼻子感受着她年轻女性独有的幽香。

  「你把头发染成黄色爸没说你吗?」

  「没有,爸说挺好看的,洋气。」

  我左手环绕到她的身前抓住她一只饱满的乳房,右手则隔着长裙揉捏着她浑圆的翘臀。

  「哎呀。」妻子呢喃一声,「爸都看见了。」

  「没关系的,爸又不是没看过。」我调笑着说到。

  妻子一只纤细玉手轻轻地拍打着我的胳膊,轻声的骂道:「快吃饭了。你急什么,今天晚上我肯定是你的。」

  我笑着松开她的娇躯,顺道一起把刚做完的几个菜端出厨房。

  「爸,开饭了。」妻子摆好碗筷,把做好的三菜一汤悉数端到餐桌上。
  「大伟,米饭要多一点吗?」妻子在厨房问到。

  「我自己来吧。」我习惯性地准备起身。

  父亲赶紧给我使眼色,要我重新坐下。

  「那个,一碗就够了。」我还是有些难以习惯如此贤妻型的妻子,毕竟想来这居然还是妻子第一次主动给我盛饭。

  「爸,这是你的。」妻子同时端上了父亲的。

  我饿了好久,拿起筷子,准备饱餐一顿。

  「老公。」妻子拖长了语气,显得有些严厉。「让爸先动筷子,爸是长辈。」
  我哭笑不得,只能连声答应。

  「爸,厉害啊,这规矩做的。」我暗暗向父亲竖大拇指。

  父亲还是一言不发,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牛肉到我碗里,「你出差累,多吃点。」
  还是父亲对我好,毕竟是有血缘关系,我这个老婆之前可从没帮我夹过菜。
  「怎么,你不饿吗?」我看着站在一旁的妻子,她丝毫没有要坐下来一起吃饭的意思。

  「没事你们先吃吧,爸说在农村吃饭女人不能跟男人一桌。」

  「有点过了吧,这都什么年代了,这是陋习。」我都有点听不下去了,不知道爸给她怎么洗的脑。

  妻子低着头,闪亮的明眸看着父亲,像是在征求他的同意。

  「行,坐吧。」父亲点了点头,示意妻子一起坐下吃饭。

  我在旁看的一愣一愣的,虽说这次出差前妻子就已经对父亲言听计从了,但想现在这样如同灌了迷魂汤一样,还是让我意外之极。

  晚餐的三个菜分别是清炖牛肉、土豆烧鸡块和清炒菠菜,汤是煲了一下午的冬瓜小排汤。

  父亲吃了一口鸡块,脸色显然有些不对。

  「太咸了!」父亲皱着眉头,把筷子轻轻地拍到桌子上。

  「对不起对不起!」妻子花容失色,连着给父亲和我鞠躬赔不是。

  「已经第三次了。」父亲冷冷的说到。

  「我……」妻子吓的说不出话来。

  「洗好碗得罚你,否则你不长记性。」

  「是是,我认罚……」妻子连连点头。

  我不知道父亲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让我那曾经高傲的,甚至性格乖张的妻子教育的如此唯唯诺诺,看上去妻子在心理层面也已经被完全驯服。不过我心里是高兴的,甚至不能用窃喜来形容,毕竟我那妻子曾经被许多人形容为「骑在我头上拉屎」,从前对我毫不客气的她却在父亲的矫正下转变的毕恭毕敬。

  她就像一匹性烈的母马,而我却给不了她那一片草原,直到父亲这名经验丰富的老牧马人出现,这匹狂野高傲的母马才被彻底的驯服。

  晚餐在一种有些尴尬却又不那么紧张的氛围中结束了。妻子在厨房间洗碗,我和父亲则坐在客厅的三人沙发上看着电视。

  「行啊爸,你这可真够厉害的,你给欣欣灌了什么药了这么听话,就差给她读三从四德了。」我放松的躺在沙发上,打了一个饱嗝。

  「这样不是挺好,你们年轻人,要做好规矩。」父亲毫不在意的说道。
  「就是有时候别太过了,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还这么封建……」我开始为妻子说好话了。

  「你别忘了她当初是怎么对你的,何况这些本来就是女人该做的事情。」父亲的声音有些加重了。

  「嗨,这都过去的事了,欣欣本质上不坏。再说这我后来也不是出轨了嘛,也算扯平了,现在年轻人观念都很开放的。」

  「你啊,心太软!挂不得被她欺负。」

  「对了爸,我今天晚上有点累了,待会儿我能不能早点睡。」

  「你忘了你妈前年过世的时候怎么叮嘱你的了?早点要个孩子,比啥都重要。」
  「我知道啊,但是爸,出差嘛,广东那地方,你也知道的,不消停。」
  父亲摇了摇头,像是在骂我不争气。

  洗好碗后,妻子恭顺地站在父亲的身边,像是在听候父亲下一步的指示。
  「先给大伟弄个按摩,男人外出工作出差很辛苦,然后给他放好洗澡水,水别太烫也别太凉。」父亲像妻子工作上的领导一样指挥着妻子接下来的行动。
  「按摩是哪一种?」妻子打探着问到父亲。

  「你说呢?自己看着办。」父亲严厉地回答到。

  妻子可是连捏个肩膀都从来未曾帮我做过,难不成还有更进一步的服务?这难免让我想入翩翩。

  妻子走到我坐在沙发位置的背后,胸前两颗丰乳一下子就贴在了我的后脑勺。
  我血脉喷张,虽说我在父亲的帮助下如今在家中的地位翻了身,但妻子主动放下身段给我按摩还是第一次,这让我有了一种成就感,哪怕这种成就感的功劳主要来自我那乡下老父亲,放在过去,我要提出这样的要求,估计就会被妻子直接臭骂一顿。

  她修长洁白的双臂从身后环抱住我的脑袋,一对不算硕大却匀称坚挺的乳房被挤压的变形,我甚至可以隐约的感受到妻子激凸乳头的触感。

  这一年来我翻身做主后,或许是为了弥补和疏放之前在恶妻阴影下的压力,我疯狂的出入风云场所,各式各样的诱惑与招式早就轻车熟路,没有了新鲜感,但那毕竟是外面的野花,如今恶妻被父亲调教的再也没有了那股傲气,她对我放下身段的服务还是让我无法不感到期待,何况她优越的容貌和曼妙的身段,本来就是她从前就让我倾心不已,不顾她槽糕的性格而拼命追求她的最大诱因。
  父亲在一旁看着电视里重放的《马向阳下乡记》,目不斜视,像是这香艳的场面对他毫无诱惑力可言。

  不知是不是父亲在一旁的关系,妻子的按摩始终没有更大的尺度,就是正常的按摩,差不多十五分钟过后,妻子才离开表示去浴室的浴缸放热水。

  父亲始终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势,这是他年轻当兵时就留下的习惯,但我看的出他很放松,我与妻子在一旁的亲昵并没有让她感到不自在。

  我躺在浴缸里,一身积聚的疲惫一扫而空。如果不是一年多前妻子出轨被父亲抓了个现行之后,可能现在家庭里的地位依旧还是她高高在上而把我踩在脚下。
  婚姻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抉择,我曾经对于这段婚姻无比后悔。

  说来还真是感谢父亲,结婚前他就反对我和当时还是个没名气的演员杨欣欣在一起,说这女人就是一花瓶,结婚后她推掉了本就不多的演戏邀约,却又不做家务,每天就知道逛商场买买买,如果说这还能因为她养尊处优惯了尚情有可原的话,她性格略显怪癖,那张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还特别恶毒,她为了保持身材不愿生孩子,有时候甚至不让我碰她和她做爱。

  她是个挺强势的女人,利用我脸皮薄胆子小的性格弱点稳固地维持着我们以她为主的婚姻关系,有时我真的后悔为什么当初自己要贪图她的美色而娶她为妻,不过在更强势的父亲面前,她居然温顺的像一只小雌猫,如今我们的婚姻关系终于形成了在家由我父亲牢牢掌控她,而我自己在外却逍遥自在的生活,我对她的感情也越来越淡,甚至不如我对她那副好皮囊单纯的肉欲。

  泡完澡擦干身子,走出浴室的门,「欣欣,帮我拿下吹风机好吗?」我朝客厅大声呼道。

  「给你。」把吹风机递给我的是父亲,「她在接受体罚。」

  我朝着客厅阳台的方向看去,不算宽敞的单人沙发上靠着一具年轻少妇的半高挑肉体,正是我的妻子杨欣欣。她的上半身双手背在身后,紧身的打底衫被向上掀起,露出她那坚挺的乳房和平坦的小腹,两颗粉嫩的乳头被两只彩色的塑料夹子夹住,下半身几乎是全裸的,两条勾魂的大长腿向两侧展开到了极致,腿弯的地方被黑色的胶带固定住,呈现一个M字型打开,黑色的丝袜在裆部被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灰色的百褶裙静静地躺在单人沙发旁不远的地毯上。

  妻子一双迷人的眼睛被黑色眼罩蒙住,嘴里还塞着一只口球,走近一看,细微地可以发现香涎从嘴角慢慢的流淌出来。粉颈上一个黑色皮质的项圈连接着一条细长的金属环扣链条,我一眼就看出来这是我结婚前养的金毛犬「大壮」曾经带过的项圈和狗链,后来在妻子的威逼利诱下我只能将「大壮」送人,如今这只真实被金毛犬戴过的狗用项圈在闲置了三年多后居然找到了用武之地,如同量身定做般的戴在了妻子脖子上。

  父亲在坐在一旁的三人沙发上,依然把全部心思放在CCTV- 8的农村题材电视剧上,仿佛他刚完成的这捆绑少妇的绝色作品与他毫无干系一样。

  我也无心再吹头发了,我站到单人沙发前,妻子却毫无察觉,即使他察觉到了我的靠近,也没有办法说出任何话来。

  我低头望向妻子暴露在空气中那闪耀而光洁的阴部,似乎有一颗水绿色的宝石浑然天成的镶嵌在阴户下方的肛门里,居然是一个肛塞,我心里埋怨起父亲来,这可够狠的,毕竟是自己的儿媳妇。

  单人沙发前的木质矮凳上,端放着一只假阳具,父亲却没有将它插入妻子的阴道,难道是将行使此项权利的机会留给还是法定丈夫的我吗?

  我转头望向父亲,他根本没有理睬我的意思,继续看着电视。

  都说北京是个花花世界,是个大染缸,我那乡下来京的农村老父亲,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居然学会了那么多折磨女人的招数,还都是用在自己的儿媳妇身上,要知道他刚来北京时不过还是个时不时穿着解放鞋,操着一口浓重口音普通话的农村老鳏夫而已。

  妻子此时显然已经是动情了,她的呼吸比之前更急促一些,蜜穴被自己分泌的液体浸湿,显然她此时无比渴望和欢迎任何棒状物体进入她的体内。

  原来如此,都说知子莫如父,父亲还真是用心良苦,知道出差归来的我时隔三个月必定要在自己妻子的身上狂风暴雨的发泄一番,提前就预热把儿媳妇的身体欲望给完全调动起来了。原本昨天晚上在深圳找了个美女疯到凌晨2点的我,此时看到妻子如此姿势和美景,我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情欲了。

  放置在阳台的洗衣机定时音乐响了,可能按平时都是妻子来收拾,然后把洗好的衣服晾晒在阳台里,今天妻子肯定是暂时动弹不得了,只见父亲放下刚才还在全神贯注看着的电视剧,从阳台矮柜的抽屉里拿出一些衣架和若干夹子,默默地打开滚筒洗衣机开始晾起衣服来。

  可能是正好少了一个夹子,父亲没有再次打开矮柜抽屉,而是图省事直接转身从妻子挺着的胸脯上松下一个夹住奶头的夹子。

  高耸坚挺的奶头离开了彩色塑料夹的束缚,足以刺激妻子紧绷着的神经。或许是因为嘴里塞着口球的关系,妻子一阵言语不清的呻吟,我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离九点还有十二三分钟,我还是有些按耐不住了,恨不得现在把妻子就地正法。

  或许是看透了我的心思,父亲晾完衣服直接就关了电视机,留下一句「我进屋上网了。」就回卧室了。

  随即我手机震动了一下,是父亲发来的微信:晚上她要是不听话你就和我说。
  我帮妻子松开口球,摘下眼罩,妻子看到我,第一句话却是:「老公现在几点了?」

  「八点五十。」我一边用剪刀剪断她腿弯处固定的胶带,好让她的双腿能够舒展落地。

  「不行啊,体罚还没满一小时,爸爸说要到9点才能结束。」

  「没事,爸同意的。」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什么时候我和自己老婆做爱还要父亲同意了。

  妻子捡起地上狗链的把手毕恭毕敬地交给我。

  「走吧,我们回卧室。」我牵着狗链,故意走的很远后,再用力一拉,老婆乖乖地跟着我,像古代流放的犯人一样被我拉进卧室,只是她走的极慢,原来背到身后的双手被手铐铐着,肛塞也忘拔了,她两条腿大长腿穿着细高跟鞋却怎么也迈不大步子,整个人走路的姿态扭捏蹒跚。

  卧室的墙头是我们的婚纱照,只不过婚纱上的她几乎看不出笑意。

  「老公,快!快操我!」妻子趴到床垫上,屁股撅的老高,姿势如同在小区里发情的母狗,尤其是她的脖子上还带着一只真正的狗用项圈。

  多亏了父亲的介入,把老婆调教成一个风骚的性爱高手,否则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曾经如此高傲的她会说出如此不知羞耻的话。

  我脱下裤子,火急火燎地将坚硬的阴茎整根插入妻子湿润的阴道里,心想着终于不用带套了,在外面风流自不用说,从前在家妻子也从不让无套,仔细想来,这可能才是结婚三年多来第九次不用戴着套子进入妻子的身体。

  「啊~ 」妻子像一只雌兽,用最原始的呻吟散发出心中的畅快。

  「操死你个装模作样的骚货!」我一只手把妻子的头发箍起成一个马尾,然后抓着她金色的马尾,下半身大力的抽插着,换来的是老婆狂野的乱叫。

  一想到一年多前,这个名义上是我妻子的女人利用我对她的信任,准备把我工作上的灰色地带透露给外界,以此要挟我把房产证上的名字全部换成她的名字,我就感到气不打一处来。

  我的小腹猛烈地撞击着她的浑圆的臀部,丝毫没有怜悯的同情心,只是一味地单纯把她这曾经把我迷得魂牵梦绕的美好肉体当做发泄的器皿,性爱的玩具而已,而不再有血有肉有灵魂。

  「我什么都给你……老公!……啊,我不行了……」她的阴唇瓣开就如菡萏怒放,肉体与肉体的交缠配合著她发出的混浊的喉音。

  什么都给我也晚了,过往这般的恶妻,我不该再有丝毫的怜悯,至少在此时此刻,我要在她的娇躯上夺回我男性尊严的一切。

  「老公!好爽……我到了!」她声嘶力竭地嘶吼着,全然不顾隔着厅的那边房间住着的父亲,或者说她是故意叫给父亲听的?

  她的阴道快节奏地收缩起来,紧紧的挤压着我的肉棒,前后有节奏的蠕动着。巨大的快感排山倒海般的涌向我的大脑,无法再苦撑下去的阴茎一阵抖动,将精液毫无保留的喷射到了老婆阴道的深处。

  妻子依偎在我的胸前,这是身材高大的她少数能让我感受到小鸟依人的时刻之一。

  「老公,你爽够了吗?」她轻轻地喘着粗气。

  「嗯。」才完成了激烈床战的我有些不愿多搭理她,毕竟现在表面上作为我妻子的她,实际在我眼里更像是泄欲的工具。

  「那我可以去陪爸了吗?」她一双妩媚的大眼睛渴求地看着我。

  「怎么,我出差这么久回来才和你干了一次你就要陪爸?」我真的有些生气了。

  「不是,今天不是星期三嘛,我们不是和爸商量好的每个星期三晚上我都要陪爸的吗?」

  「可是我不在的时候,你和爸没少疯吧。」我不满的说到。

  「没有,爸知道你要今天回来,之前两个星期都没碰我了,说是你出差工作辛苦,要我好好的犒劳犒劳你。」

  我这老派的老爹还真是低估了我在外风流的能力与决心,何况他不知道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吗?

  「这样吧,你还想要的话,等会儿我们再来一发,爸那边我会和他商量的,以后只要你想哪天陪他就哪天陪他,我都没意见,爸肯不肯就看你多大本事了。」我做出了重大让步。

  「好啊,老公你真好!」她激动的往我的脸颊上猛地亲了一口,这要搁在从前,也是我想都别想的待遇,而这竟然还是因为我同意她能更多的时间陪另一个老情人,我的亲生父亲。

  「你跟爸做的时候,你也让他射进去吗?不怕怀孕?」我有些嫉妒的问。
  「不怕。爸不喜欢戴套的,但是爸知道我的经期的,每次他都算好了。」
  说实话,现在父亲的确比我对她关心的更多。

  说完她的小手又开始不老实地在我身体上游动起来。

  这淫妇!我心中不禁暗自骂到。

  二十分钟后,在妻子充满张力的全情诱惑下,我又一次地缴了枪。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