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种】(1-5)作者:YUY(乱刀{13/07/29更新}
【淫种】(1-5)作者:YUY(乱刀{13/07/29更新}
                淫 种

字数:4500


                (一)

  清朗的夜晚,碧空如洗,澄静的苍穹,美丽的繁星如萤火虫般闪烁,微风轻吹,树影婆娑,原本寂静的夜晚,被突如其来的马蹄声破坏了这份诗情画意的气氛,马背上的人似乎心急如焚,不断地鞭打马匹,两匹高大俊美的优质西域大宛马奔驰而过,不一会又还给着山道原本的宁静。

  马背上急於赶路的是一对男女,正确的来说是一对夫妇,如果你是熟悉武林的人士,那你应该认识这一对在南武林行侠仗义的「龙凤侠侣」,「南海神龙」展玉辉和「碧玉翠凤」沈美娟。

  这对侠侣是三年前结褵的,原本就是师兄妹,师承「大岭山」鲁道人,「大岭山」原本是南武林的小门派,但上一代的掌门人鲁道人因缘际会之下救了当朝太子一命,太子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开放宫中武学给鲁道人学习,但鲁道人年岁已大,进步有限,反而是鲁道人的三个弟子受益良多,尤其是大师兄展玉辉,原本就资质不差,宫中又提供神奇武学、逆天良药,武学修为更是一日千里,五年前和师妹沈美娟一同行走江湖,是当时武林中最快窜起的传奇。

  两人半夜还急於赶路,是受太子的请託前往救援被马贼困在十里外小山岗的西南行省总督。说起这位总督可是当朝的奇蹟,原本此人只不过是西南行省的一位贡生而已,六年前西南发生战乱,当地苗人杀进行省,当地官员死的死、逃的逃、降的降,甚至连朝廷派去平乱的第一波将士也被打得落荒而逃,但在这样艰困的时刻,现在的西南行省总督马士傑凭空出现,收拢了当地战败的官兵,展开一乡一镇的收复行动,刚好此时苗族大祭师传出死讯,苗族入侵的各部落急於回去抢权,让连阵脚都还没站稳的马士傑逮到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此人带兵打仗能力平平,但口才极佳,和苗族各族代表的谈判中分化了各族,让他一个一个的说服退兵,替朝廷收复了西南行省。

  马士傑立了大功,当然地位三级跳,被朝廷封为伯爵,并成为西南行省的其中一位知府大人,后面的几年间,马士傑展现了另一项让朝廷注目的才华——为官之道,马士傑收拢部下人心的能力极为突出,让他对上位者的攻击毫无后顾之忧,造谣、排挤、栽赃、嫁祸的能力更是一绝,几个西南行省的总督几乎都是身败名裂的离开西南行省,也让西南行省一直处於不安的状态,直到他前年担任了总督,这才安定了下来。

  这次马士傑是进宫述职的,当朝皇帝年纪渐长,包含太子在内的各皇子不无法安份,实力最大的太子不希望出现意外,对马士傑也是极力拉拢,没想到才出京师没多远,马士傑就出了意外,被一群不知从哪来的强盗围困在山岗上,当地的官兵出动过一次救援,没想到强盗的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高手,官兵数量不多,不但没救到人,还几乎被杀个乾乾净净。

  正在太子宫中作客的展玉辉和沈美娟成了太子的救星,被太子请託前来救援马士傑,两人离开太子府中已经快马奔驰了快一天一夜了,途中已经换过两次马匹,所以马匹的体力还在,但这两匹马也跑了两个时辰,已经气喘吁吁了,好在此时离马士傑被困的山岗已经不远,展玉辉甚至已经看到小山岗上火把的光亮,又踢了一下马腹,招呼妻子加快速度的向前奔驰。

  蹄声如雷,宛似一阵狂风般卷起飞扬的积雪奔上了丘陵,奔骑之声将两边人马全惊动了,近百双目光全紧张地盯视着他这边,展玉辉匆匆一眼,立即看清楚了马士傑的人是在对面,眼前这一批约莫就是盗贼无虞了!

  这时……

  路旁的一个大汉大吼:「来人住马!」但夫妇俩理都不理,加快速度准备一冲而过,此时一堆暗器纷纷从道路两旁射向两人,但夫妇俩连兵器也没取出,光凭掌风就让这些暗青子无法近身,为首的大汉想要招呼手下拿兵器拦阻已经来不及了,两匹快马一溜烟的就到了对面的阵地中了。

  身穿一袭蓝色武士服的中年人看到两人一步抢上前来,呵呵大笑道:「展兄弟、沈妹子,你们俩终於来了,督爷正在后面马车内恭候两位,请随我一同前往吧!」此人正是太子的手下,本来是送总督一程的,没想到也一同被困。

  「下次吧,让我先瞭解一下现在的状况。」展玉辉心高气傲,遇到总督还得低头,这可不是他的风格。

  「目前情况不妙,对面的头头是武林老魔头『嗜心』汪傑和『地煞』汪和两兄弟,这两兄弟成名超过一甲子了,功力深不可测,其他的都是三流人士,根本不足为惧,我们得兄弟和之前前来救援的官兵有九成都是死在两人手中,其他人只是拖延时间让两个老魔头出手杀人而已。」中年人苦笑的说道。

  「怎么会是这两人,你传讯给太子时怎没说清楚?」展玉辉心中暗恨,他虽然自傲,但却也有自知之明,他们夫妇俩武功虽然可以说是一流高手,但对面的两个老魔头可是成名已久的超等高手,加上他们夫妇俩恐怕也不是对方的对手,但自己在太子面前话说得太满了,原以为可以轻松解决,没想到是个烫手山芋。
  「本来太子是想请身边护卫的供奉前来的,但展兄弟你知道的,这几个老傢伙除了太子的安全外,其它一概不管,太子府中刚好只有贵夫妇,只好先请你们前来,太子已经发讯邀请能对付两老魔的『上一真人』前来支援了,只是离真人前来需要人拖住两魔,贵夫妇只要能拖住时间就好。」中年男解释道。

  「那『上一真人』何时会到达呢?」在丈夫一旁听到有点心惊的展夫人忍不住问道。

  「照时间算来,起码还得三个时辰以上。」中年男苦笑的说道。

  「就怕我们没有三个时辰啊!」展玉辉喃喃的说道。

  「我们的确没有三个时辰,事实上离他们动手只剩下不到半个时辰了,之前督爷支付了对方五百两黄金,获得了一天的修整,但离现在不到半个时辰了。」中年男子似乎听到了展玉辉说的话,接在他语后说道。

  「那怎么办?」沈美娟吓了一大跳,脱口问道。

  「督爷答应给对方五千两黄金,昨天支付了定金五百两,换得一天时间,但督爷说了,凭他的口才只能做到如此了,这五百两是他私人付出的,其它的四千五百两,卖了他也没有,只不过是安抚对面老魔的推托之词,督爷的意思是……逃。」中年男子回覆道。

  「怎逃?」展玉辉有点敷衍的问道。

  「督爷认为对方的目标是他,主要目的为财而来,可能以为总督很有钱吧,但西南行省是帝国最穷的行省之一,督爷根本没钱,那五百两几乎是督爷所有的财产了,对方要是知道督爷骗他们,恐有性命之忧,所知道贵夫妇会先前来,督爷的意思是由贵夫妇护送督爷本人先逃,我们留下来牵制对方。」中年男子解释说道。

  「你们能牵制对方?」展玉辉根本不信。

  「当然没办法。」中年男子也不打肿脸充胖子。

  「那不是等於没招!」展玉辉此时也不客气的说道。

  「展兄弟别生气,卑职的想法是,等会我们跟对方约战,沈妹子背着督爷由后面小路先走,对方的高手只有两个老魔,其他人根本不用怕,两老魔自持身份并没有一直监视我们这边,沈妹子要护送督爷离开应该不难,在下的想法是等会由展兄弟约战对方,赌注一千两黄金,反正对方摆明要钱,我们债多不愁,打输了最多当人质等『上一真人』到来。」中年男子详细的写说道。

  「那也只好这样了。」展玉辉想了想也没啥好办法,虽然他万般不愿自己有败绩,这会影响他在江湖中的声誉,但此时自己夫妇要走应该有机会,但要多带一个人离开恐怕还真的太过困难,两老魔都不是擅长轻功之流,自己独斗两人肯定连跑都跑不掉,但约战一人,打是应该打不过,如果游斗,说不定还真可以拖到「上一真人」到来,如果真是这样,那将来独斗老魔不败这消息传开来,那江湖地位又可以进一步上升了,何况说不定对方根本只是纸老虎,不小心打赢了,那可不得了了。

  想到这里,展玉辉的信心突然有点膨胀起来,说道:「既然如此,那只好这么办了,师妹,你先到后面带督爷先走,我们太子府中会合。」

  当展玉辉他们商讨怎逃跑时,对面阵地的马车内,两个老魔头正盘坐练功,两老魔可以成名这么久,杀了这么多人还活到现在,跟他们除了杀人跟爱财外,一有时间就刻苦修练,两人知道有钱也得有命花,要活命,手底下这两下子是最可靠的。

  「『嗜心』、『地煞』两位前辈,在下江南展玉辉,久闻两位老前辈武功盖世、纵横江湖数十年几乎未有敌手,后学初入江湖,难得遇上两位前辈,不知可否请两位前辈指导后进一般?」

  展玉辉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修练,让两人睁开双眼,互看了一眼后,由「地煞」说道:「好一手『天龙传音』,原来你这小辈是近年来窜起的那条龙啊,不过不是每个阿猫阿狗都可以随意挑战老夫兄弟的,你回家给师娘再调教个二十年或许有机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下耳闻两位老前辈好为人师,特意准备了黄金千两作为束脩,难道传闻是错的?那在下抱歉打扰两位休息了。」展玉辉以可惜的语气说道。

  「江湖谁不知我们两老头嗜财如命,有千两黄金,别说指导你一下,教你两招绝学都没有问题,只不过昨天你们督爷只给了我们五百两,还欠我们四千五百两,先把这些拿来再说吧!」

  「前辈别这么说,督爷总不可能带着五千两黄金到处跑,那五百两是朝廷赏赐给督爷的,这才能直接支付,银票你们又不收,运这些黄金来这里总得花点时间,但在下是有诚意的,前辈应该有耳闻在下与太子的关系,督爷或许没钱,但太子殿下可是未来的一国之君,这点黄金还不放在太子殿下的眼里,前辈放心好了。」

  沉寂了约一盏茶时间,两个瘦长的、面色青白又毫无表情的老者走了出来,他们两个长相酷肖,也都穿的是一袭灰袍子,其中一人对着展玉辉招招手说道:「小辈口才不错,希望你手把式也一样厉害,来,露两手给老夫瞧瞧。」

  展玉辉拔出背后的长剑,捏了个剑诀向老者说道:「请前辈赐教。」

  汪傑往前一步,右手食指凌空一指,「嘶」的一声射向展玉辉颈项,好快!
  展玉辉施展轻功「百变挪移」不断地变化着方位,躲过了老魔的指力,但老魔似乎也不认为简单一指就能有结果,成名的「地煞指」不断地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射向展玉辉,指力不光是直射,还往展玉辉周围乱射,后面的指力击中前面的指力后,方向不断地变更着,展玉辉靠身法根本无法闪躲,手上的长剑不断地挥舞、砍劈,勉强撑住没有立刻落败。

  突然一道指力由右前方射来,展玉辉长剑一招「龙跃山岗」挡住,没想到击中剑身的指力居然没打散,指力好似被长剑吸收一般,等出现的时候已经狠狠击中握剑的手掌,展玉辉掌中一痛,长剑掉落在地上。经此一下,更被汪逼得手忙脚乱,正打算开口认输,没想到一道指力突然击中后脑的穴道,当场将他击昏在地,让他没有听到汪傑口中那声「无趣」。

  就在展玉辉倒地的同时,原本跟展玉辉同路的中年人却施展轻功来到汪傑身前,单脚跪地的说道:「护法,这样就可以了,不是我们的人手我刚刚已经排除了,这展玉辉主子还有用途,就请护法带走,我留下来安排后面的一切。」
  「主人那边呢?」

  「那呆凤还真以为主人是贪生怕死之辈,拿了腰带将主人绑在她背后,已经离开有一阵子了,可怜的女人落在了主人的手里,肯定变成主人的女奴。好了,别担心主人,快走吧,不然『上一真人』到了,要走也走不了了。」

  「这边交给你了,弄乾净一点,别露出破绽。」

  「我知道了。」

  当「上一真人」赶到的时候,现场被清理得乾乾净净,好似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真人四周查探了一般,却没发现任何事物,只好前往太子府瞭解状况。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林子口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ls1991lsok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