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终于把熟女同事兰姐那块骚逼搞定了
终于把熟女同事兰姐那块骚逼搞定了

兰姐(其实应该可以叫她兰姨了),跟我是一个公司的同事,今年43岁(我25)。她的样子其实长得很不错,眉眼之间有一种骚气,就是体态过于丰 满,159cm的身高略显胖了些。(萝蔔青菜各有所爱吧,反正我是喜欢她这种肉肉的老女人,以前去发廊找小姐我都一定要找胖点的熟女。而且我的性能力也是 这样磨练出来的,当然这些肮髒的事我沒敢跟兰姐说,因爲女人是最痛恨男人去嫖妓的。)我嘴巴比较甜,经常夸她这样好那样好的,虽然她总说我油嘴滑舌,但是 感觉她的虚荣心还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所以她也喜欢跟我聊,到后来什麽都愿意跟我说了。她说老公在外面乱搞女人被她发现,夫妻俩吵过几次架,纯粹是爲了还 在上大学的儿子才沒离婚,不过夫妻关系一直都很僵了。我就安慰她,而且挑逗她:“你老公在外面乱搞,你也可以找小白脸玩气他。你这麽性感有女人味,可以秒 杀很多男人!如果可以的话,我很乐意爲你填补空虚!”她听了只是白我一眼,骂我沒大沒小让我别瞎说,还说什麽生都可以把我生出来,在她眼裏我只是个小屁 孩。虽然嘴上是这麽说,不过我知道那时她可能就心痒痒了。(毕竟我175的个头,又有些肌肉,很有一些阳刚之气的。)随着越来越熟了,我跟她两人私下独处 的时候,我都开一些荤玩笑,聊一些性话题,偶尔还会炫耀一下我的性能力。她不仅不反感好像还很乐意听!到了这份上了,我的色狼本性自然也就暴露出来了。只 要聊天时是在摄像头拍不到的地方,我就抓她大奶摸她肥厚的屁股或者隔着裤裆摸她下身。刚开始她会假装正经的责骂我几句,有时还会狠狠掐我的胳膊,后来可能 觉得很刺激,也就默许我的这种行爲。(狼友们一定要记住一句话,不管什麽年纪的女人都是喜欢淫贱下流一点的男人,邪恶的男人容易博得女人骚心!)得到她的 默许,我也就更加得寸进尺了,把手伸进她内裤裏面直接抠弄阴道,经常弄得我手上沾满淫靡骚腥的白浆。前两个星期的一次,我正在猥亵兰姐的时候,不小心被小吴看到,(他也是我们公司的职员,戴副黑框眼镜,样子很斯文很老实)当时他表情惊愕的看着我俩,连话都说不出。我慌忙把手从兰姐裤裆裏抽了出来,然后各自走开了。好在小吴沒把事情抖出去,我心裏一直挺感激他的!
? ? 之前好几次约兰姐开炮,她不知道是装逼还是害怕什麽,所以一直沒答应。最近可能真的屄痒得难受了,居然答应了我的请求,前天礼拜四我又撩逗她,她说周末才 行,可是我欲火烧心急于发洩不愿再等,厚着脸皮软磨硬缠,她终于答应了!于是约好了见面地点,前晚她开着那辆汽车出来的,我们去吃了烧烤,又去河提边閑聊,她刻意精心打扮了一番,比平时上班看着性感多了。丰满肉肉的身材吸引了不少大老爷们的色眼。跟她坐在河提边柳树下聊到晚上十点半左右,我的裤裆顶的 实在难受,但是周围偶尔有散步的人经过,我不敢跟兰姐有太激情的行爲。只能看到沒人经过的时候,挪坐到兰姐身后把玩一下她的乳房,或者把手伸进她裙子裏, 隔着内裤抠弄一下她的阴道。这种环境下,兰姐也不敢出声,乖乖的让我猥亵。后来看到她很有感觉了,就暗示她说去我租住那儿休息一下,她当然明白我的意思, 于是她开车我带路回了我的住处。本来想叫她开到偏僻一点的地方玩车震,她不愿意,沒办法只能听她的。
? ? 一回到家裏我就不客气了,对她上下齐手,她不但沒拒绝反而被我弄得浪笑起来。我三下五除二把她裙子内衣内裤都脱掉,自己也脱个精光。第一次看到兰姐的裸 体,确实丰满极了,乳房有些下垂,但是很肥大。肚皮上有条横切的疤痕,估计是剖腹生小孩留下的,虽然有点丑但是影响不大。阴毛又黑又密,我把兰姐阴道掰 开。裏面的肉一张一合挤压着白色的淫浆,鼻子稍微靠近,一股浓厚的骚腥味,这种女人特有的味道使我兴奋极了,阴茎充血膨胀一翘一翘的,压上她的身准备插入 时。兰姐推开我说:“天气这麽热一身汗臭味,不洗澡就做这种事,你这麽不讲究卫生呀!”沒办法,我只能听她的乖乖起身。本来想跟她来个鸳鸯浴,她不让,只 能轮流进卫生间清洗。
? ? 洗完澡出来,本来想跟她相互口交,她不答应,说那裏很髒恶心受不了!沒办法还是只能乖乖听她的,于是我用手帮她抠弄下身,她紧闭双眼轻轻皱着细眉,样子骚 极了!随着力度加大,白色的淫浆流了很多出来。我握着阴茎涂抹了一些白浆,对准阴道口准备插入的时候,她居然用手挡住了阴道,说到:“先把避孕套带上!” 弄得我又气又好笑的说:“我现在单身汉一个,家裏哪来的避孕套啊!再说你都阿姨的人了,还能生娃那就神奇了!”她急忙辩解说:“不是怕这个,我们又不是夫妻,不戴套传染个性病什麽的不好!”我开始有些不满的说:“兰姐,你别怕这怕那行不!我连小姐都沒搞过,幹净得很什麽病都沒有,大家同事一场我不会害 你!”(其实说沒搞过鸡婆,我还真是心虚的,不过都到这份上了,只能继续骗她!)她见我有些激动以爲我生气了,就沒再说避孕套的事。只是命令我把灯关上! 我极不情愿调侃说:“尊贵的女王陛下,我长得很丑吗?开着灯照到我的样子是不是被吓得沒性欲了!”她被我逗笑了回答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沒说你丑 啊!”我又说:“你样子这麽好身材这麽棒,不开灯损失大了!”她不理会我的调侃假装正经的说:”让你把灯关上听到沒,要不然我回去了!“我心裏埋怨道:” 这老B还真是难伺候啊“ 但还是傻傻的去把灯关上,房间裏顿时一片漆黑,然后又问她:“女王陛下,您还有什麽吩咐吗?”她用命令的语气说到:“待会不许把你那东西射我裏面听到 沒!”我乖乖的“嗯”了一声,猴急的爬上床压上了她肥满的身体,握着阴茎在阴道口摩擦几下一插到底!阴道温暖湿滑稍微有些松弛,不过还是很有感觉的。“我 又淫邪的挑逗她说:“兰姐睡过几个帅哥了?”兰姐娇嗔的说:”要你管啊!难道只许你们男人在外面乱搞吗!“我淫笑起来,沒有回答她。阴茎开始有节奏的抽 动,“九浅一深、八浅二深,”的磨合开来,兰姐双手环抱着我。闷骚的嗯哼着。虽然开着电风扇,但沒过一会就汗流浃背。随着抽插越来越顺,我的动作勐烈起 来。”肉体碰撞的啪啪声、木床摇晃的嘎吱嘎吱声响彻整个房间,就像一曲淫靡的交响曲,完全盖过了兰姐的嗯哼和娇喘声。可能响声确实大了点,兰姐轻轻掐了一 下我的背说:“大半夜的,你弄小声一点,要不然楼上楼下要投诉你的!”我故意提高嗓门说:“我这不是嫖也不是强奸,跟女同事操逼难道还犯法啊!”兰姐嘴裏 还在喃喃说着什麽,我直接吻上了她的嘴,舌头钻了进去,估计她沒跟男人玩过舌吻,不太会迎合有些笨拙。吮吸了一会她的口水,我又开始了勐烈的撞击。由于很 长一段时间沒做了,连续勐烈抽插200下左右,我就坚持不住了,急忙拔出阴茎喷射在她大腿上。积蓄了半个多月的精液全都释放了,爽到我浑身抖动抽搐起来。 把台灯打开一看,射了一大摊。兰姐用胳膊挡着脸,眼睛紧闭脸色绯红的喘息着。虽然沒问她爽沒爽,但是看得出她还是很沈醉的。帮她擦幹净身上的精液,我裸身 下床打开电脑玩起了QQ斗地主。玩了半个小时,被一个蓝钻给踢了,心裏非常窝火幹脆不玩了。于是故意打开电脑上保存的,风间由美主演的母子交尾的爽片给慧 姐看。(说真的,兰姐看起来比风间由美更丰满,因爲兰姐要胖一些。)我还邪恶的问是影片裏男人的阴茎粗大还是我的粗大,兰姐却答非所问的责骂说:“大你个 鬼,整天看这些变态的东西,你迟早会变态!”我坏笑着说:“我现在单身沒办法啊!只能看着这些东西用手解决啰,要是有个像你这样的老婆天天可以操,哪还需 要看这些东西!”兰姐又责骂道:“我看你啊,脸皮比城墙还厚,说话也沒大沒小的,整天操啊操的,跟街边小流氓似的。”我淫笑着说:“脸皮不厚,怎麽能肏你 那块骚逼啰!”兰姐听了好像有些生气,伸出手掌想抽我一个耳刮子,我身子稍微一闪躲开了,然后迅速把她压倒在床上......
? ???抽插了一会,她硬要把床头台灯关了,我又打开,她又急忙关上,我又打开!重复三次,她对我也沒辙了。抓起旁边一个枕头死死的蒙住脸部,看得我都想笑。过了 几分锺我要求她换个姿势,她说不要。我把她脸上的枕头拿开很不爽的说:“我在上面两只手撑着床,跟打桩似得一身汗很累啊,再说了就这老古闆的姿势你也不舒 服啊!”她回答说:“不换,我就觉得这样舒服!”说完她又把枕头蒙上,我有些不耐烦,又扯下枕头对她说:“电影裏面的阿姨都是主动配合换姿势,像那样肏逼 才过瘾啊!”兰姐把枕头蒙上喊了一句:“我沒她那麽下贱!”我真的感觉非常不爽,心裏骂了一句:“你妈那块烂逼,真把自己当女皇了,还有脸说自己不贱!肏 你妈的。”虽然心裏在埋怨,但是逼还是要接着肏的“九浅一深”的磨合了一两分锺,又开始大起大落的撞击。房间又想起了那曲淫靡的交响曲,看着兰姐一身肉在 下面摇晃着,真的兴奋极了!虽然仍旧是男上女下传教姿势,但是这次我的发挥明显要比刚才那次要好得多。又做了有五六分锺,有了想射的沖动。我立刻趴在兰姐 身上不敢有动作了,稍微缓和了一些,我从兰姐阴道抽出身下床休息,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凌晨1点多,然后去厨房补充了点水分,回来把兰姐脸上的枕头拿开,她 闭着眼睛脸色绯红,嘴裏喘息着还沈醉在高潮当中,我点上一支烟,在网页上浏览世界杯的新闻。
? ? 过了有十分锺左右,兰姐起身说要回去了。我说:“今晚不能留在我这吗?都这麽晚了,让你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啊!”兰姐笑着说:“傻孩子,我又不是小姑娘 家,有什麽不放心的呀!留在你家才不安全呢!要是被你折腾到天亮,明天沒力气去上班了”我厚着脸皮淫笑着说:“刚才我还沒射出来,你要帮我补一下课才 行!”兰姐被我逗笑了白我一眼说:“那你要快点呀!”于是我站起来,转过身去,疲软的阴茎对着她。她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伸出手帮我套弄起来。我挑逗的 说:“用嘴吸才爽啊!”兰姐故作生气说:“你别得寸进尺喔!”我就沒敢再说什麽,不一会我的阴茎又硬如铁了,一翘一翘往上顶。兰姐很配合的仰面躺下,双手 枕在头下,摆出一个人字形。我爬上床把她压在了身下,兰姐下身总是很湿滑,可能跟阴道白浆分泌得多有关!我很顺利的一插到底,然后双手支撑着身体,又开始 了“进攻”......
? ???由于刚才中途得到休息,这次抽插了十几二十分锺才喷射。翻身下马,两人浑身大汗的仰躺在床上喘气。兰姐的高潮还未消退,用胳膊挡着脸,跟她说什麽她也不回 答。弄得我自觉沒趣,又爬下床去上网。等到高潮消退,兰姐起身拿起内衣内裤进浴室沖澡。很认真的沖洗一番之后,出来穿上了连衣裙。然后很温柔的说:“小 X,明早你也要上班,别睡太晚啊!我这就先回去了!”我嬉皮笑脸的回道:“你不陪我,怎麽能睡的着啊,看来要失眠到天亮了!”兰姐生气的说:“别跟我耍嘴 皮子,我要回去了不想跟你废话。”我说要送她下楼,她说:“不用了,你还是光着身子在家裏呆着吧!”于是我跟着她出了卧室,趁机从后面搂住她,又在她身上 乱摸乱扣了一番。她有些生气了说:“你真是色鬼投胎的,我刚洗幹净身子,磙开点!”我只能乖乖收回了手,恋恋不舍送她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