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09、女學生記
09、女學生記

那幾年我在東北某農村當鄉村教師,我教的是初中數學,在我教的一個班里有個叫麗麗的女學生。這女孩長著高挑勻稱的身材,紅蘋果似的臉蛋甜甜的,眼睛似乎總是含笑,一副很招人喜愛的小模樣!她當時17歲,也許是農村的孩子早當家的緣故,她的身體發育的早,年紀不大的她已出落得像個大姑娘了。

她學習並不太好,對我的課也不感興趣,混日子而已。突然有段時間,她開始對我的課重視起來了,不但上課時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我,放學后也磨蹭著不走,等學校的人都走光了,她才到辦公室找我,要我給她輔導講題。

一天放學后,她拿一道很簡單的代數題來問我,我給她講后讓她去作,一會兒她又來找我,我一看,錯得很可笑,我耐心地又講一遍,最后對她說,你要是再作不對就該打你的屁股了!沒想到這丫頭聽了后臉涮的一下就紅了,然后用嘴咬著手里的練習本,用她那清澈、透明的大眼睛含情脈脈地漂了我一眼,迅速轉身跑了。

這小姑娘的眼神潦得我心里一陣亂跳,害得我開始胡思亂想┅。幾分鍾后,她拿著本子再次來到辦公室,這時整個學校除了我們兩人外,已無任何人。我接過她的本一看,錯得更可笑!

這時我的心有了點底,於是假裝生氣地說,這回要真的打你屁股了,否則你記不住!說著,我順手從辦公桌上拿起一把在黑板上畫圖用的木尺,朝她的屁股上打了幾下。

這時,她的臉漲得更紅了,可眼睛依然含笑,似乎一臉的渴望,這下子我的膽子更大了。我說這樣打不行,要扒掉你的褲子打!於是伸手解她束腰的布條,由於褲腰較肥,所以解開腰帶后,她的褲子一下子就掉到腳面,露出了少女的屁股!原來她沒穿內褲。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見到一個妙齡女孩的屁股呀,激動得我不知如何是好。她那渾圓、鮮嫩的屁股太吸引人了,簡直就是件美妙的藝術品。

我得寸進尺地用手推她的后背,命她趴在桌上!她竟順從地彎下身子,把上半身趴在了我的辦公桌上。

我迫不及待地蹲下,用手扒開她的屁股,看少女的肛門。小丫頭的肛門是淡褐色,細密、勻稱的皺折呈放射性排列,肛門口旁邊的顔色是粉紅色,那里的肉非常細膩,在燈光照射下顯得非常鮮亮。我用鼻子聞了邊一下,沒有異味,只有少女特有的一種很好聞的體味,看樣子她是洗過肛門,這在那個年月,在農村是很難得的。

接著我想摳她的肛門,我用右手食指沾了點唾液,往她的肛門里插,很緊,她也叫疼,但仍老老實實邊地趴著,我繼續插,經過多次反複,終於把我的手指全部插入了小丫頭的肛門深處。感覺里面熱乎乎的,邊能觸摸到她肛門里面動脈的跳動,而且她的肛門口很緊,牢牢地套著我的手指。

她這時不斷地使勁收縮肛門,把我的手指勒得好疼,我用另只手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命她放松!沒想到她輕輕地笑出了聲,哈,原來她是故意的!

從那以后,我知道這女孩有強烈的被虐傾向,而且喜歡被虐肛門。凡有機會我就玩玩她,每次我們都玩得很開心,她很渴望我能變著花樣玩她,可惜條件所限,無法放開手腳地玩。

機會終於來了,放暑假時,她的父母要帶其弟妹回山東老家探親,因她家有豬、雞、鴨需要有人照顧,所以她要留在家里。我們商定把我們的遊戲場所改在她家。

爲了迎接好日子的到來,我特意找了幾件玩具,到時能痛快地玩。我找到一個大號注射器、幾根玻璃試管、小木尺、幾根小黃瓜、橡膠管子等等。她媽走后當天晚上,我帶著那些東西到了她家,她也正焦急地等我。見面后緊緊擁抱,瘋狂親吻,再命她自己脫光衣服,我是第一次放心大膽地欣賞這個小姑娘全裸體的樣子。我讓她跪趴在炕頭上,屁股向著我,遊戲開始。

我要給她灌腸,我讓她把頭抵在炕上,用兩手扒開自己的屁股,我覺得這樣表示她心甘情願地讓我玩,還要讓她把臉盡量扭向我,能讓我看到她的表情,這樣更增加刺激,她開始不肯,有些難爲情,在我一再堅持下,她順從了。我給她灌了幾針管水后,用根小黃瓜塞入了她的肛門,她輕輕地呻吟著,仍保持著原來的姿勢。我觀察她的臉,小姑娘閉著眼,臉蛋兒紅撲撲的,滿臉的幸福和滿足而且渴望,我要打她屁股玩,讓她平趴在床上,用木尺一下一下的打,清脆的打屁股聲再加上女孩的輕聲“唉呀”聲真像一曲美妙的樂曲,那板子在小姑娘的屁股上每打一下,她屁股上的肉就哆嗦一下,很美麗動人。

我每打一下就問一聲疼不疼?她總說不疼。沒打幾下,她突然求饒,她說大哥饒命,麗麗要拉屎,憋不住了!我趕緊找來便桶,幫她撥出塞在她肛門里的小黃瓜,稀屎就像決堤的洪水一樣奔瀉而出┅。

我又想出一個主意,想看她光屁股跳舞的樣子,就拿另一根小黃瓜,找一根細鐵絲,在一頭彎個小圈,用根紅綢圍巾穿進去拴好,另一頭插入黃瓜,用豆油充分潤滑她的屁眼后,把黃瓜塞入里面,僅露紅圍巾在外面。命她跳扭屁股舞,她有點不願意,只胡亂扭了幾下就不肯再動了,我假裝生氣,命她趴在炕上,再用木板打她屁股,我不斷加大力度,仍然打一下問一句疼不疼?

她還是倔強地說不疼。后來小丫頭的屁股已經被打得通紅,而且有幾道鼓起的板印,我有點不忍了,只是要她喊疼求饒,我就不會打了,可她偏不!我再問她疼嗎?她不再出聲,只是用搖頭代替回答,我板著她臉一看,她滿眼含淚,緊緊咬著嘴唇。我知道真打重了,嚇得我趕緊扔掉板子,用手輕輕撫摸她的屁股,用舌頭輕舔┅。她突然爬起來摟著我抽泣起來,我也抱緊她連說道歉的話,可她嗚咽著說,我情願讓老師這樣弄我,這是我渴望已久的!我真的很快樂┅我總想窺測小姑娘肛門深處是什麽樣子,苦於找不到肛門擴張器,那天我突發奇想,要用醋精給她灌腸后,她的肛門會怎樣?我知道醋對腸道會有刺激,要謹慎小心,我用小針管吸了一點被稱爲醋精的白醋,注射進她的肛門,很快她就叫里面很燒,肛門下墜,有強烈便意。由於剛用水灌過腸,所以腸里沒有什麽東西可拉,只是拉出一些粘乎乎、滑溜溜的腸液。

我命她跪趴在炕上,讓我檢查她的肛門,呀!小丫頭的肛門呈打開的樣子,肛門口就像被看不見的擴張器撐著,裂開一個圓圓的孔,直腸里面一覽無馀,簡直看得我呆呆的,太漂亮了!我忍不住把舌頭插入她的肛門拼命舔著,她也激動得直喘粗氣,不停地扭著屁股,快樂地哼哼著┅。

我還想出另一個法子玩小姑娘的肛門,我在給她充分灌腸后,用膠皮管插入她的肛門深處,然后用嘴含著管子另一頭往里面吹氣,邊吹氣邊變換角度把長長的管子往她肛門更深的地方插,有時能插入半米多深!十分刺激,只是她會不斷放屁,她對此極不情願,十分難爲情!甚至反抗。我又想出個好辦法,掌握好時機,把管本子放入盛水的盆里,這樣,從她肛門里排出的氣體會進入水里,沖起一串串氣泡,很好玩。她也接受了這個玩法。

經過幾次“磨合”我和麗麗在一起遊戲時已能很好地相互配合了,每次我們兩人都能得到極大滿足。這小丫頭最可貴的是,她不但人長得漂亮,身材豐滿而苗條,具有被虐潛質,更重要的是她對我是那麽的信任,無論我想出什麽鬼點子,她都毫不猶豫地、心甘情願地、非常順從地讓我玩!除了極個別的點子,她都能積極配合我,既使不小心弄疼了她,她也從不抱怨,一般情況下都是默默地盡量忍耐。

我曾問她哪種遊戲最讓她感到舒服和刺激,她說都好!她屁眼深處的玩法,只是往里面吹氣她不喜歡。她說自己光著屁股跪趴著,還要自己用手奮力扒著自己的屁股,被男老師把一根管子深深的插入自己屁眼里那次;長的一大段,尤其是管子與腸壁磨擦,感覺著管子從屁眼往腸子里一點點深入的時候,就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快感!讓她興奮得幾乎不能自已┅。

聽了她的意見,我決定不往里吹氣,看看能否把管子往她肛門里插很深。我先找來有關醫學方面的書,找到做腸鏡檢查的內容,里面介紹了插腸鏡的具體方法,說明只要方法得當,可以把膠管從肛門插入體內很長。於是我在麗麗身上實踐,我給她灌完腸后,把插管的方法仔細講給她聽,她聽了非常興奮,乖乖按我的要求側臥在床上,雙腿彎曲,我把那根2米長、手指粗的橡膠管抹了一些香油,然后就徐徐插入了小姑娘的屁眼里,當管子進入15厘米時就插不動了,我把管子不斷變換往里插的方向,並用手按她的小腹部,管子終於又往里走了。我觀察小丫頭的表情,她微閉雙眼,輕聲哼唧著,一副陶醉的樣子。我插到20多厘米時,管子又不動了,我問她是否繼續?她嬌聲嬌氣地說,求求老師了,請老師把這根管子都插進小妹的屁眼里才好!我接著用那個辦法慢慢來,結果再次轉過了腸里的第二個彎道,繼續深入。我用手都可以摸到她小肚子里面的管子。一直插進去60多厘米,按按她的肚子,管子頭已經接近她的肚臍了,管子再次插不動了,小丫頭還在叫著往里插!往里插!可我卻不敢了,萬一弄出問題來,怎麽得了!

我命她改成跪趴的姿勢,看著小姑娘從屁眼伸出的管子在外邊晃蕩著,想象著有半米多長的管子插入了這小丫頭的屁眼深處,真是爽死了!她也扭著屁股極興奮的樣子。我往外撥管子的時候,她說也極舒服,我輕輕地、慢慢地往外撥,興奮得她幾乎要暈過去。

其實麗麗最可愛的地方還在於她常常幫我想辦法如何玩她。有一次我想把幾條手絹塞入她的屁眼里面玩,就買了幾條小孩用的、很薄、很小的手絹,急忙趕到她家,跟她一說,她很感興趣,迫不及待地脫光衣服爬上炕,我把5條手絹角對角打好扣,連成長長一條,用筷子頂著手絹一點點往她的屁眼里塞,結果很困難。她翻身坐起來對我說,要是能找到一根粗塑膠管插進我的屁眼里,把屁眼撐開就好弄了。嘿!這小丫頭真聰明。我趕緊去找,費了好大勁才找到一根直徑2厘米的塑膠管,其中一頭有些收口,而且邊緣非常光滑,另一頭是略有廣口,簡直太合適了!麗麗等得有點不耐煩了,見我拿著管子回來,急忙擺好姿勢。

我把收口的那頭插入小姑娘的屁眼,插到最深,小姑娘的屁眼已被撐開,我把沾了水的手絹放進管子另一頭,用筷子一點點往里捅,結果非常順利。其實手絹是布質的,它不會像管子一樣有彈性,能彎曲,可以插入腸道深處,它只能堆積在直腸內,好在直腸里有一定粗細,可以容納一些東西。當手絹往里塞不動時,說明里面那段直腸已經滿了,我就把管子往外退一點接著塞,直到把管子完全退出體外,這時5條手絹僅剩下一個頭兒,也就是說小丫頭的整個直腸里面直到肛門口全都塞滿了手絹。再看她的屁眼,太精彩了!她的肛門括約肌已不起作用,肛門口被一團手絹撐著像塞滿布的張開的小孩嘴,小姑娘那圓圓的、張開的肛門口十分的可愛和有趣!我倒退幾步欣賞她現在的樣子,真是精美絕侖!

長得如此美麗動人少女,一絲不挂地光著屁股跪趴在那里,圓滾滾的屁股擡得高高的,深深的、彎彎的屁股溝,小小的屁眼張著嘴,里面滿滿塞著一團布,外面露著一點布頭┅。小丫頭還自己用手使勁扒著自己的屁股。

她的皮膚雖不很白,卻相當光滑而細嫩,修長的雙腿、小巧的腳丫,凹凸有致的腰身,真是太美妙了!我問她的感覺,她說覺得屁眼里面有脹脹的、塞滿了東西的感覺,有點不舒服。我說要不要停止遊戲?她堅決地說“不”她說快樂大於痛苦,她情願讓我在她的屁眼里玩任何遊戲。聽了她的話我很感動。我讓她改成躺著,把雙腿舉起,自己用手抱著,我拿了面鏡子放到她屁股前面,讓她從鏡中看自己屁眼的樣子。她仔細地看了一會兒,臉已羞得通紅,然后跪起來狠勁抱著我親吻。這個遊戲讓她十分滿意,她渴望我不斷想出新花樣來折磨她的小屁眼,越是怪,越是刺激,她就越興奮!

我找來一根又短又粗的青香蕉去找麗麗,她一看就明白我要干什麽了。小姑娘面帶難色地說,大哥,這東西太粗了,而且表皮那麽粗糙,會把小妹的屁眼弄壞的!不過┅,如果大哥一定要這樣玩,我┅我也願意!看著小姑娘可憐巴巴的樣子,我心里一動,連忙緊緊抱著她說,傻丫頭,我怎麽會舍得傷害你!我要扒掉香蕉皮才玩呢。聽我說完,她馬上興奮起來,眼里閃著異樣的光。她忙不疊地把香蕉剝了皮遞給我,迅速地脫光衣服趴好,催著我快點開始。雖然我們已經玩過好幾次了,可我總覺得好像還缺少點什麽,我突然想起,盡管以前幾次玩時花樣不少,可沒有很好體現出征服和被征服,強制和被強制的意思,如果再加上這些內容,才是名符其實的虐,才更有味道,才更刺激!我找來繩子、一塊黑布和一條乾淨的毛巾等等。當我把想法跟小丫頭一說,她馬上翻過身子坐在炕上,雙手雙腳都舉起,來了個“四蹄朝天”表示贊成。

這個調皮的小丫頭!我用繩子把她的雙手綁在背后,用黑布蒙住她的雙眼,把毛巾塞進了她的嘴里。我和她商定,在玩的過程中,萬一她感覺疼得受不了時,只要她使勁搖頭,我就會立即停止。雙手被綁在身后的小姑娘仍然是跪趴在炕上,屁股盡可能地擡得高高的,充分把肛門暴露出來,便於我動手。

我還是穩紮穩打地先給她灌了腸,排泄時讓她仍保持跪趴的姿勢,我拿著便盆在她的屁股下面接著,小丫頭可能事先沒有想到這一點,所以使勁搖頭,拼命收縮屁眼,不肯拉。我知道她的意思,畢竟是個女孩子,當著一個大男人的面拉屎有點不好意思,前兩次給她灌完腸后,她都是自己拿便盆到隔壁房間去拉的。

所以我不理她,並用手使勁按住她,直到她實在憋不住了,才撲哧一下拉出來┅。

灌完了腸,再給她屁眼里沫了油才開始“正戲”我想這小姑娘的肛門還是夠緊的,剝了皮的香蕉硬度肯定不夠,恐怕不等插入她的屁眼就被折斷了。不過這點難不倒我,我找來上次給她往屁眼里塞手絹時用過的那根塑膠管,把香蕉放進去,把塑膠管深深插入她的屁眼里面,再用筷子從管子另一頭插進去頂往香蕉,輕輕把管子退出來,好!非常成功!就這樣,整根香蕉就留在了小姑娘的屁眼里面。

這時麗麗也顯得興奮異常而渾身亂扭。我說遊戲還沒完呢,我要求她要把香蕉一點點拉出來,而且要每拉出一寸時就使勁收縮屁眼,用自己肛門括約肌的力量夾斷香蕉,直到把整根香蕉全都夾斷成一段、一段的排出體外,我會把它們統統吃掉!聽完我的話,小丫頭更興奮了!

其實這事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她很努力地往下使勁拉,香蕉也慢慢擠開了小丫頭的肛門口,逐漸露出頭。可能是因爲她肛門里面被抹了很多油,剝了皮的香蕉沾上油也變得滑溜溜的緣故,所以它一露頭就無法控制了,無論小姑娘如何使勁收縮屁眼也無濟於事,它很快就滑出體外,我不得不重新插入。第二次有了經驗,等香蕉露出她肛門外一寸長時,就用手擋住,使其不能繼續往外滑,然后命她收縮肛門。這香蕉也夠硬的,小丫頭用屁眼夾了半天勁拍打著她的屁股給她加油,我還用開玩笑的方式鼓勵她說,想起我第一次把手指插入她的屁眼兒里玩時,她收縮屁眼兒的勁兒那麽大,肛門口的環形括約肌又那麽硬,好像是快要長出牙來的小孩牙床,差點沒把我的手指“咬”斷!所以用她如此厲害的“武器”夾斷這香蕉根本不會成問題。她也更加努力地收縮著她那少女的迷人可愛的小屁眼。終於夾斷了第一段!我立即吃掉了它,讓她繼續┅。事后我問她的感受,她十分心滿意足地說,香蕉插進屁眼兒里很舒服:里面涼涼的、癢癢的。她還說,小妹的屁眼能讓像大哥這樣的男人如此隨心所欲、變著花樣地玩弄、折磨是小妹求之不得的,我打心里渴望能讓大哥想出更多的辦法來使勁玩弄小妹的屁股眼!

越奇越好!越狠越好!我在被汙辱中和被征服中得到極大樂趣和享受。真是難得這小姑娘能如此“深明大義”太難得了。

其實我最喜歡的是看女孩子肛門被擴張開的樣子,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光著屁股趴在那兒,肛門口大大的張開成個圓圓的肉紅色的洞洞,可以看到她里面很深的腸道,這該有多麽刺激!我看過麗麗的這個樣子,一次是用醋給她灌腸的那次,另一次是給她往屁眼塞滿了手絹的那次,但總覺得還不過瘾,想找到更好的辦法來。一次我拿了一捆筷子作實驗,一方面想用筷子擴張她的肛門,另一方面也想看看她的肛門里究竟能容下多少根筷子。我仍命她采用跪趴式,先給她往屁眼里插入了根筷子,然后我的左、右手分別各拿2根,用力往兩別分,果然把小姑娘的肛門分成個大洞!多麽漂亮的女孩子肛門哪,肛管和直腸里面的肉是鮮嫩的粉紅色,嬌豔欲滴,我都看不夠。

下一個節目該繼續插筷子了。這回我要慢慢享受玩弄小姑娘的屁眼兒的樂趣。

我搬了把椅子坐在麗麗的屁股后面,把那把筷子放在她屁股下面,左手不斷撫摸著她那光溜溜的屁股,右手拿著筷子一點點往她的肛門深處插,插進一根再插一根,一邊還不斷告訴她已經插了幾根,插進去了多深。小丫頭此時更是陶醉的“死去活來”一聲接一聲的從嗓子眼兒里哼著,似乎是多麽美好的享受。爲了能多插幾根,也爲了不傷她的肛門口和里面的腸壁,我從第5根筷子開始,是從其他幾根筷子中間往里捅的,等於是從筷子中間的縫隙往里擠,這樣是使貼著肛門口和腸壁的筷子能均勻地往四邊擴張,既使多插幾根也能較安全。我一根、一根慢慢地插著,充分欣賞這美麗女孩的裸體,享受著給漂亮姑娘虐肛的快感。已經插入十幾根筷子了,小丫頭的屁眼也被撐得圓溜溜的了,而且越插越費勁了,我看到小丫頭的眉頭也皺了起來,知道快到她能忍受的極限了,可她偏偏仍不搖頭表示求饒,真沒辦法。我最后又拿起一根筷子往里插去,已經相當緊了,我悠著勁兒把筷子往里邊頂,經過努力,這根筷子被我硬擠了進去,這次小姑娘的肛門的確是被擴張到了極限,因爲她肛門四周的皺折都被撐平了,她那被一大把筷子撐得溜溜圓的、怒張著“嘴”的環型肛門口紅亮紅亮的,緊緊含著那一大把筷子,如果硬要不顧一切地再插進去一根的話,非把這小丫頭的肛門撐裂不可!這把筷子合起來直徑足有3厘米多,如果換一根同樣粗的棍子直接往里面插恐怕還插不進去呢,真是難爲小姑娘了。我都有點納悶兒?這丫頭怎麽就能忍受得了呢?

我很喜歡她現在這樣的姿勢和樣子:光著屁股蹶在炕上,肛門里塞滿筷子的樣子。我讓她保持這種姿勢不變,讓我多玩賞一會兒,小丫頭自然是巴不得,爲表示她的誠心,特意把屁股蹶得更高,我用左手撫摸小姑娘的屁股蛋,右手不停地轉動插在她肛門里的筷子,沒想到她再次哼哼起來。因爲這些筷子是下圓上方的竹筷子,從圓頭兒插入,而且筷子插入的很深,上部方形的一段也進入了她的肛門里,我怕方形筷子的梭角會刮傷小姑娘的直腸,尤其是緊包著筷子的肛門口,所以我只轉動插在中間的,而不敢貿然轉動緊帖她肛門口的那些。轉了一會兒,小丫頭反應熱烈,於是我又蠢蠢欲動,想給她更大刺激。

我用小的空眼藥瓶吸了些香油,轉圈順著她的肛門滴了一些,讓香油慢慢滲入她的肛門,起到增加潤滑的作用,然后試著轉動緊貼她肛門口的那些筷子,結果效果更好!小丫頭一聲接一聲地從她的嗓子深處傳出更奇怪的那種浪叫。我一邊轉筷子,一邊想和她聊天,就拿出塞在她嘴里的毛巾。我問她究竟爲什麽這麽喜歡被虐待屁眼?現在到底有什麽感覺?怎麽個舒服法?

她邊哼唧著,邊斷斷續續的答。她說她也說不清楚爲什麽喜歡這樣,就是從小時就開始,從心底深處有種渴望,渴望自己的屁眼被人捅,潛意識里覺得那樣會舒服。長大了更渴望被男人玩那里,心里總是盼著能被男人狠狠地玩屁眼兒才過瘾!她說自己渴望被征服,自己在男人面前順從地被折磨和虐待會感到快樂和滿足,當然是在絕對安全的前提下。

她說她記得自己最早感覺被捅屁眼好玩是在大約5、6歲的時候,她爸帶她到公社醫院看病,一個男醫生給她在肛門里試體溫。開始她不明白是怎麽回事,驚恐的大哭大鬧,她被父親扒掉褲子強摁在腿上,男醫生把一根玻璃的肛式體溫計插了進去,她覺得並不痛苦,還有點兒好玩,就很快安靜下來。后來不久又因過年吃的太多撐著了,到醫院被灌了一次腸,從此,她就老也忘不了這兩件事,甚至喜歡上了這些!只是多年來沒有機會,而且覺得這事特別丑,見不得人,好像這世界上就自己一人有這怪念頭,所以就拼命忍著,沒想到碰到了大哥哥你!

她還說當我轉動筷子時,她肛門里,以至直腸都麻酥酥的,像有微微電流通過,整個五髒六腑都跟著顫抖,那個舒服勁兒不會形容!還有精神上的滿足就更甭提了,光想著自己一個女孩子這樣一絲不挂地擺成這種姿勢,被大哥哥如此玩弄這些不能讓別人隨便看的地方,就渾身發熱,就有一種激情,一種強烈的被屈辱感和無可奈何的無助。可這種屈辱和無助,以至痛又莫名其妙地被自己渴望著、需要著。真沒想到,這小女孩竟有如此高的悟性!

當然上面的一些話不是她的原話,是我經過整理的。但她的話里的確含有這些意思,只是她不會準確表達。

最后我問她今天玩得怎樣,她光著屁股跪在我面前,用含笑的眼睛幽幽地忽閃著我說,太過瘾了!謝謝我的好大哥哥,小妹有禮了,說著,這小丫頭竟給我磕了三個頭,弄得我不知所措。

這時麗麗的肛門已經被我開發的很有長進了,開始時給她往肛門里插棍子時,只要棍子一撥出來,她的肛門立即合攏,而現在就不一樣了,當用較粗的東西在她肛門里反複抽插后,她的肛門會張開一段時間才慢慢合起來,這正是我喜歡的。

那次往麗麗肛門里面塞鴿子蛋的玩法不成功,這讓我耿耿於懷,我非要想出個好辦法來,因爲我想看到一顆顆蛋形的東西,或球體塞入小姑娘的屁眼兒里面,再一顆顆被拉出來,就像小母雞下蛋一樣,肯定很有意思!

我發現有一種包裝中藥丸的小塑膠球很合適,這種塑膠球是兩個半圓球扣在一起的,直徑大約2厘米,取出面的中藥丸,重新把它們扣好,又成一個完整的小球。我找來十幾個小球,把每個小球用膠粘好,使它不會再成兩半,然后把球兩端用針紮孔,再用細繩把它們連成一串,做了個土造的拉珠,我做了二串,每串8個球。好了!這下子又有玩麗麗屁眼兒的新花樣了!

我仍命小姑娘光屁股跪趴著,我喜歡她用這種姿勢,這一方面是因爲便於在她的肛門處“操作”另一個是,像這樣一個美麗可愛的小姑娘用這樣的姿勢趴在我面前,而且那麽順從地讓我肆無忌憚地任意玩弄、甚至是虐待她的肛門,這本身對我就是個極大的刺激和享受。我也沒忘了把她的雙手綁在背后,因爲上次玩給她屁眼兒里插香蕉時就是把她綁起來玩的,她挺喜歡,感覺不錯。不過我不願意堵她的嘴,因爲有時我希望這樣,邊玩她邊和她說話。當然有時也可以堵,要看玩的內容來定。

我仍然坐在她屁股后面,先靜靜地仔細欣賞著被捆綁著的少女裸體,細細地看她那光滑的屁股,深深、彎彎的屁股溝,微微突起的尾椎骨,以及她的脊背。

淺褐色的小屁眼兒輕輕蠕動著,仿佛在招喚我快點動手!她圓圓的小屁眼與屁股溝里面的結合部位是那樣的美妙,那樣完美!那地方的肌膚又是那麽的鮮嫩和柔軟,用手指頭去摳弄少女的那個部位的感覺是熱熱的、細細的、嫩嫩的,特別好玩。真要感謝造物主的神奇與偉大!我正在出神的遐想,小丫頭等不及了,不斷扭動著屁股催我。

我拿起一串球,一粒一粒的塞入小姑娘的肛門,每當一顆小球頂開她的肛門口,慢慢進入里面時,她都快樂的呻吟一聲,小球進入一半時,好像這小丫頭的肛門里面有吸力,一下子就被吞沒,她的屁眼兒也迅速合攏,十分的好玩。

就這樣,我一顆、一顆地慢慢塞,直到把整整一串8顆小球全都塞入了小姑娘的肛門里面,只把一根長長的線繩留在她的肛門外邊吊著。我問她還要不要繼續,我說還有8顆球球預備著呢!如果你不舒服,只要你求饒,我可以不塞那串小球。小丫頭立即把屁股擡得更高,使勁扭著屁股嚷嚷,我要!我要!好大哥哥,求求你,小妹願意讓你繼續往我的屁眼兒里面塞,使勁塞!狠狠塞!把小妹妹的屁眼里塞滿小球,塞死我!┅。這小丫頭,真有意思。

我想小球是用軟繩子連結的,它在麗麗的腸道里可以向任何方向滾動,是有可能像橡膠管子一樣,轉過乙狀結腸的彎道進入更深的腸道里的。我用手指插入小姑娘的肛門,把最外面的球往里推了一下,居然不用費力也推進了一點。8個小球連結起來至少有16厘米多,說明我的想法是對的,最里面的球肯定已經拐了彎,進入了更深的地方。

我拿起第二串小球接著往麗麗的肛門里面塞,又塞入3個球以后,速度開始變慢,要用手指頂著球用點力氣才能塞入。我問小丫頭什麽感覺,她說當我用力往她的肛門里面頂小球的時候,由於球與球之間力的傳遞,把她的整副腸子都給牽動了,一種麻酥酥的快感,像過電一樣!她怕我停下來不再往里塞,帶著哭腔地連連懇求我繼續給她往里塞。只要沒危險,我又何嘗不願意盡興地玩她呢?

最后,我把第二串小球也全部塞入了小姑娘的肛門里面,加上第一串,總共16顆小球被我塞進去,長度至少有35厘米左右。

看著留在小姑娘的屁眼兒外面的兩根線繩,想著這麽漂亮的小姑娘,被我往她的屁眼兒里塞入了那麽多球,自己也激動得不行。我把捆綁在她手上的繩子解開,命她改成平躺的姿勢,雙腳踩炕、雙腿曲起來,呈M型,還把一個大枕頭墊在她的屁股下面,我用手在她的小肚子上按、摸,檢查那兩串被塞入她腸道里的小球位置及分布狀況。最里面的小球果然通過了她的乙狀結腸,進入了她更深的腸道里面。因爲直腸的長度不過6、7厘米左右,最長也不會超過15厘米,再往深處就是乙狀結腸、下結腸、結腸。

從肛門口到結腸與大腸的連接處總長度應在30┅40厘米,這兩串珠子總長度有30多厘米,所以估計第一串小球的第一個球至少已經頂到了小姑娘的結腸里面。

從小姑娘小肚子上可以摸到那些小球在她的腸道里一個挨著一個,順著她腸道的彎曲排列,像條盤旋上升的山間羊腸小道。往外拉小球時,小丫頭更是興奮得欲死欲仙。我非常喜歡看小球從她的屁眼兒里面往外被拉出來的樣子,白色的球從小姑娘粉紅色的肛門里面慢慢頂開肛門口露出了頭,在小球往四周的擠壓下,她的肛門口漸漸擴大,肛門口環型的括約肌緊緊抱著球,其景絕對可愛!當球體一半擠過她的肛門口時,在小姑娘不自覺地收縮肛門的情況下,就會迅速滑出體外,她的肛門口也會立刻合攏,我再接著往外拉下一個球。那天用這個玩法,一個球、一個球的塞進小姑娘的屁眼兒里,再一個球、一個球從她的屁眼兒里拉出來,不斷反複,足足玩了她二個多小時。

自從麗麗的家人去探親以來,我和麗麗在一起已經玩了7、8次虐肛的遊戲了,大家玩的很開心、很愉快,到了誰也離不開誰的地步。小丫頭時常盼著我去,更渴望我能不斷想出更新奇、更刺激的玩法。可是小小的屁眼兒里還能玩出多少花樣呢?無非是灌腸、擴張肛門、往屁眼兒里插管子、塞異物┅等等。盡管我們仍樂此不疲的反複玩著,可總忘不了小姑娘那期待的眼神,她期待著我能不斷有新的“發明創造”我恐怕也是“江郎才盡”了,幾天也沒想出個新花樣。其實我也發明了好幾種方法了,比如往小姑娘肛門深處插管子,楞插進去半米多長,換一般人還不敢呢!把香蕉塞入小姑娘的肛門里,還有往小姑娘肛門里灌油炒面等等。可是,不管怎麽說,我總要不能辜負丫頭對我的這份信任和情義吧?於是我苦思苦想。

一天,我在學校附近的小樹林散步,見到地上有很多昆蟲爬來爬去,我突然靈機一動,有了!我何不抓只大一點的昆蟲,迫使它鑽入小姑娘的肛門里邊,這一定相當有趣。我想麗麗可能會由於害怕而拒絕,但我會迫使她順從,這樣才有“虐”的味道,才更富刺激性。當然,我更想到了安全問題,對這麽好的小姑娘,我是絕對不能做傷害她的事的。我考慮只要那種昆蟲沒有毒就行,其他都不是問題。我蹲在地上細細找,發現了一種8條腿的大甲殼蟲很合適,於是抓了幾個放在一個小玻璃瓶里,其中最大的一只足有3厘米多長。我拿著蟲子到麗麗家一說,小姑娘嚇得堅決反對!不肯脫衣服,可憐巴巴地求我說,除了這個,無論大哥哥想怎麽玩弄小妹妹的屁眼兒,無論把小妹的屁眼兒弄得多麽疼,多麽不舒服,小妹都絕無怨言┅。我摟著她邊親她,邊哄她,不厭其煩地告她這種玩法絕對安全,那小蟲子無毒,又不會咬人,既使它能咬人,它的嘴兒那麽小,就是在你的屁眼兒里咬上一口,也當是讓它給你的屁眼兒里撓癢癢了┅。我的話一下子把小姑娘逗樂了。我一看有門,就趕緊親自動手給她脫衣服,這回她沒動,任我扒光了她的衣服。其實我心里還是很有把握的,我分析小丫頭開始反對,僅是一般女孩子都害怕蟲子的心理在作怪,由於這丫頭有極強的喜歡被虐肛的意識和欲望,所以她內心深處肯定還是想試一試的,只要我采取的方法得當,即連哄帶強迫,她最終肯定會順從的。

我去做準備工作,而她卻光著屁股坐在那兒,不肯趴好。我不理她,忙著我的事。我先找來一點蜂蜜,用水稀釋了一點,抽進一個小號注射器里備用,我準備把這點蜂蜜水灌進小姑娘的肛門深處,目的是能吸引蟲子能往她肛門深處爬;然后找來前兩次給她往屁眼兒里塞手絹和香蕉時用過的塑膠管;最后從瓶子里拿出最大的、最活躍的那只甲殼蟲,用根長線繩拴在它的身上,準備好給小姑娘灌腸的水和大號注射器,好,一切就緒。

在我準備的過程中,小丫頭坐在那兒一聲不吭,一雙大眼一眨不眨地緊盯著我的一舉一動,我從她的眼神看到的是既有一點恐懼,也有一點渴望。我看她還沒有趴下的意思,就走過去扭住她的胳膊迫使她跪上炕頭,擡起了屁股,然后再把她的雙手綁在背后,她倒是沒有反抗,我先給她灌了幾遍腸,再把蜂蜜灌進了她的肛門里。爲了能吸引蟲子能爬進去更深一些,所以我想蜂蜜也最好能盡可能灌的深一些,而且不能灌得太多,以免往外流,影響效果。爲了達到這個目的,我把那個手指粗的小號注射器全都捅進了小姑娘的肛門深處,僅露個推杆在外,然后猛地用力把蜂蜜水灌了進去。正當我要進行下一步,小丫頭翻身坐起,再次哀求我放棄,一副小可憐的模樣。我假裝嚴厲地扭住她的胳膊,再次迫使她趴好,她還不斷扭屁股反抗,我使勁地打了她屁股一下,她捆得再牢一些,讓她動不了。

由於她的手已被綁在背后了,所以爲了舒服些,她不得不把頭頂在炕上。我用條繩子把她的兩條折起來的小腿、大腿和腰捆在一起,使她根本直不起身子,只能高高的擡著屁股跪趴在那里。爲了效果更好,我把從前用過的那根粗塑膠管截短了,把它插進小姑娘肛門里時,不能插得太深,一進肛門口,把她的肛門撐開個洞就行了,好讓蟲子爬進肛門口就能進入她的直腸,如果蟲子只是在管子里爬那有什麽意思呀?插好管子后,我把鼻子湊近管子聞了一下,小姑娘的肛門深處還真的傳出淡淡的蜂蜜的甜香味。就要到了這遊戲的最關鍵時刻了,我拿著蟲子正準備往管子里送,發現小姑娘好像真的很緊張,屁股不斷發抖,小屁眼兒不像往常玩她時那麽放松,而是縮得緊緊的。我趕忙不斷安撫她,用手輕按她的屁眼四周,她才慢慢平靜下來。我把那個3厘米多長的大甲殼蟲放進管子里,往里吹了口氣,這蟲子真的往小姑娘肛門深處爬進去了,我忙用一個強力手電筒照著,仔細觀察。那蟲子爬的很慢,剛爬進她的直腸,就聽小丫頭尖叫了一聲,嚇了我一跳!忙問究竟,小姑娘叫著,屁眼兒里癢!麻麻的、酥酥的、太好玩了!太刺激了!太舒服了!┅。那蟲子在小丫頭的直腸里爬爬、停停,它一停,我就沖管子吹口氣,蟲子就繼續爬,直到看不見,它拐彎進了結腸了?只見拴在蟲子身上的那根線繩仍在蟲子帶動下不斷往小姑娘的肛門里邊走,使露在她肛門外邊的繩子越來越短,說明蟲子繼續往更深的腸道里爬。我問小丫頭蟲子爬到哪兒了?她異常興奮地把頭扭向左側,用嘴使勁往自己小肚子的左下部努著說,都爬到這兒了!

說完她又蜘縫著眼,進入到她陶醉的世界,充分享受著這個離奇的遊戲給她帶來的樂趣和快感去了。從露出小丫頭體外的一段繩子的長短估計,蟲子至少爬進她肛門深處近30厘米,然后繩子不動了,我連忙拉繩把蟲子拽了出來。小丫頭不依不饒地鬧著還要玩,結果沒幾次,那蟲子不動了,被折騰死了,換只蟲子接著玩,那天可把小丫頭美壞了。

這個遊戲完事以后,我把繩子給她解開,麗麗死死用手拉住我,哀求著不讓我走,她仍光著屁股,一本正經地跪在我面前,一臉誠懇地懇求我再“加演”一場打屁股!她說,我的好大哥哥,小妹妹剛才真的錯了,萬不該在不了解情況時就隨便拒絕大哥哥的要求,事實證明大哥哥是對的。現在小妹妹請求大哥哥給予小妹嚴厲懲罰!我笑問,什麽懲罰?她說請狠狠打小妹一頓屁股板子。我說好哇,她就四肢著地的爬著去找專門用來打她屁股用了板子,也不知從哪兒還翻出一個晾得干透了的小葫蘆,我想是她家房后葫蘆架上結的,晾乾了用來觀賞的。只見她拿著這兩樣東西又爬回來跪好,把板子雙手捧過頭頂,恭恭敬敬地遞到我的手里說,請大哥哥打小妹100大板,要狠狠打!不要顧及我的反應,小妹妹要自己數著,如果數錯了,情願加倍受罰!

然后她自己很費力地把小葫蘆較粗的那個球體塞入了肛門,她的肛門口卡在葫蘆的細腰處,外面還露著葫蘆的另半邊,樣子看起來很好笑。

當她在炕上趴好后,我開始“行刑”可能因爲剛才的遊戲玩得挺過瘾,加上麗麗又那麽可愛,所以自己那天好像有點忘乎所以,手上的勁兒比往常大了許多,當打到70多板子的時候,發覺小姑娘的數數聲帶了哭腔,甚至有點變了調兒,我住手仔細一看,媽呀!小丫頭那光滑、肥嫩的屁股已被我打得通紅,一道道的鼓起來的板子印布滿了她的整個屁股。我捧起她的頭一看,她淚流滿面,我馬上一邊用手輕輕撫摸她那被打得滾燙的屁股,一邊勸她不要再讓我打了。她就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樣,泣不成聲地爬起來抱著我說,小妹妹犯了錯就該受到這樣的懲罰!請大哥哥無論如何也要把剩下的20多板子給小妹打完,我是心甘情願的,我會永遠記住這頓板子的,如果下次小妹再犯錯,請大哥還這樣責打小妹。說完她又重新趴好,看這架勢,不打完她這100屁股板子她還真不干,我只好接著打,當然后面的20多板子我就不會再用力打了。

那天我們倆人都玩得相當開心。不過,當我走時,小丫頭堅持要穿上衣服送我出門,我看她坐在炕上穿衣服時,屁股一碰炕面疼得她恣牙裂嘴的樣子,心里一陣疼。可小丫頭卻沖我作了一個鬼臉說,小妹妹樂意!

我在辦公室里整理東西時,找到幾枝寫大字用的舊毛筆,我立即來了精神,這又是一個新花樣!如果把麗麗的肛門擴張開,把這些毛筆插入她的肛門,拂她的肛門口及直腸深處她會是什麽樣子?想到這兒,我迫不及待地拿了好幾支大、中、小號狼毫毛筆。

麗麗聽完我的想法,兩眼直放光!我提出這次玩兒要換個方式,把她捆綁起來,再吊到房梁上玩。她連想也沒想就點頭答應了。她家房子的火炕上面正好就是一根木頭的橫梁。我把光著屁股的小丫頭的兩手、兩腳分別綁好,再用一根長繩的一端把捆好的雙手雙腳再並攏捆好,將長繩另一端繞過房梁,我用力往下拉繩,一絲不挂的小姑娘終於被“四蹄朝天”地吊起來了。

我把繩子固定好,她被吊起來的身體離炕面有半米左右,屁股對著里站在炕沿前面地上的我,這樣正好方便玩她。

我是第一次欣賞美麗的女孩子被光屁股吊起來的樣子,的確別有風味,也更增加了遊戲的刺激性。我觀察小姑娘的表情,她的眼睛里所流露出來的也是期盼、由於新奇而興奮,以及對我的信任。今天我是策劃好了的,要把遊戲提高一個“檔次”所以我把她的嘴用毛巾堵了起來,眼也用布蒙住。蒙住她的眼睛也很刺激,因爲她看不見,完全不知道我會怎麽玩她,手里正拿著哪件工具,是否會痛或不舒服,她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精神總是處於又渴望,又緊張的狀態,我一動她,她馬上就會渾身繃著勁兒,遊戲的第一個內容仍然是灌腸。我今天想給她多灌幾次腸,把玩灌腸的質量再提高一步,體現虐的味道。

所以這次我準備了一大盆加了些醋精的白開水。另外我也想仔細觀察女孩子排泄時的樣子,和男人會有不同嗎?以前雖也給麗麗灌過幾次腸,可並沒有特別關注她排泄時的樣子。

當我給她灌進了好幾大針管水后,她就開始劇烈扭動身體,弄得她的身體就像蕩秋千一樣在空中擺來擺去,喉嚨里發出啊啊的聲音,肚子里也叽哩咕噜地叫,肛門用力往里面收縮著,她是快憋不住了。我用根小黃瓜頭兒塞入她的肛門,再用竹板抽打她的屁股,欣賞著小姑娘的狼狽樣子,感覺很爽。一會兒,就見她出了一身細細的汗液,渾身在微微打抖,我知道已經到“火候”了,不能讓她再憋了,我把便盆放在她屁股下邊的地上,撥出塞在她肛門里的黃瓜,就聽撲哧哧一聲響亮的聲音,小丫頭的排泄物從她的肛門里噴射出來,“射程”足有1米有馀!

更可氣的是,都灑在便盆外邊了,害得我不得不趕緊擦洗,我再看小丫頭,整個臉,包括耳根子和脖子都羞得通紅。等我收拾乾淨后,先“賞”了她一頓屁股板子!以此來懲罰她。

接著又用清水灌了幾遍腸。看來不管是多麽漂亮的女孩子,哪怕是貌若仙女,哪怕是身份高貴的貴夫人,都不過是凡胎肉體,她們還不是和男人一樣的需要排泄,而且排泄的樣子似乎也沒什麽不同。

灌完了腸,我把過去玩過的東西都搬出來,想嘗嘗把小丫頭吊起來玩這些東西的樣子。我往她肛門里插了筷子、玻璃試管、蠟燭、自制的拉珠、從她家菜地剛摘的頂花帶刺的鮮嫩黃瓜、上次用過的那個小葫蘆、她家撖餃子皮用的細撖面杖、小燈泡、不鏽鋼勺子把兒等等。其中把蠟燭插進她肛門時,還特意把露在她肛門外的蠟燭芯點燃也十分有趣,后來看到滴下的蠟燭油又給了我新的啓發。

我用手試了一下,雖然感覺剛滴下的蠟燭油有點燙,但絕不會燙傷人。於是把點著火的蠟燭從她肛門里撥出來,用一只手往上推著她的屁股,讓她的頭朝著下面,而肛門朝向房頂,再把蠟燭舉起來,讓滾熱的蠟燭油滴到小姑娘的肛門上,燙她的肛門玩。每當蠟油滴到她的肛門上,她都會拼命收縮一下肛門,十分有趣,等到她的整個肛門都被凝固的蠟燭油“封死”以后,我逗她說,小死丫頭!爲懲罰你剛才拉在外面。不許你的屁眼兒有任何東西出入!然后我把她肛門上的蠟燭油一點點摳掉,繼續用滾熱的蠟燭油對準她肛門正中間的那個可愛的小眼眼兒滴下去┅……后來我又用那根粗塑膠管插入小姑娘肛門,把她的肛門擴張開,把蠟燭油滴入她的肛門深處┅。最后才玩新花樣,我把以前用過多次的那個粗塑膠管插入小姑娘肛門,使她的肛門口張開,拿一支毛筆插入她肛門深處,用毛筆的軟毛輕刷她的直腸,我時而從里往外地拂,時而轉圈的刷,這時小丫頭的表現近似“瘋狂”喉嚨里叫出的聲音像是聲嘶力竭,身體扭動得更劇烈,頭拼命的擺,垂下的兩條小辮子像撥浪鼓一樣。我知道她肯定是因爲肛門里奇癢才這樣的,肯定不會有任何危險,所以不去理她,接著玩。

后來,我問她這個花樣如何?她手舞足蹈地說,太妙了!當時癢的真受不了,好像快要癢死了!可是又刺激得不行,過后又想再玩,又怕再玩,那滋味簡直爽得死去活來,根本無法用語言形容!

一次去生産隊老木匠家串門,看到他家牆上挂著一件很陳舊的古怪東西,老木匠告我,那是件老式的木工用手搖鑽,用來在木頭上鑽眼兒用的,現在有了電鑽、鑽床,這東西就用不上了,可放在家里沒用,扔了又可惜,唉┅。聽了老木匠的話,我立刻來了精神,這不又是一件玩麗麗肛門的玩具嗎?用它在小丫頭的屁眼兒上“鑽眼兒”玩呀!我張口管老木匠要,老木匠說你要有用就拿走吧!我一聽,欣喜若狂,拿起來就往外跑。

這種手搖鑽的構造是這樣的,鑽架子頭部有個卡子,是用來卡住鑽頭的,還有一把用竹片做的,很像古代打仗用的拉弓射箭的弓子。弓弦是用皮繩做的,連結在鑽架子上邊,與鑽架上的一些皮繩絞在一起,弓弦與鑽架成十字形。當把鑽頭垂直頂在木板上時,用力左右拉扯鑽弓,在皮繩帶動下,鑽頭就能快速轉動,在木板上鑽出眼兒來。

我找了一根圓頭的,有玻璃試管那麽粗,20來厘米長,表面非常光滑的塑膠棍子,把它卡牢在鑽架前面的卡子上,這台在小姑娘屁眼兒上“鑽眼兒”的機器就改裝完畢了,剩下的就是具體實踐了。

我把這法子跟小丫頭念叨了一遍,她竟二話沒說,立即脫光自己的衣服候著。

這次我不想捆綁她,因爲我覺得是否要捆綁本起來玩,要看遊戲的具體內容,有的內容不捆也很有意思,捆與不捆屬不同的風味,各有千秋。

我仍命光著屁股的她跪趴著,並強調讓她自己扒開自己的屁股,把頭抵在炕上,使臉盡量扭向我。像往常一樣,給小姑娘灌腸、潤滑。不過今天的潤滑要特別注意,爲了防止“鑽頭”在小丫頭肛門里快速轉時會傷到她,我把不少香油灌進了她的肛門深處,以至不斷有一股股的香油從小姑娘的肛門里慢慢流出來。好!

一切準備就續。

我把“鑽頭”插入小姑娘的肛門里,一插“到底”開始慢慢拉扯鑽弓,就見插在小丫頭肛門里的塑膠棍子開始旋轉。這時觀察小丫頭的臉,她微閉雙眼,臉上一種怪異的表情,嘴里忽高忽低地哼唧著,一副滿足相!隨著我用力拉扯鑽弓,“鑽頭”的轉速越來越快,眼見著快速旋轉的“鑽頭”把小姑娘的屁眼兒攪弄得一跳一跳的不斷哆嗦,小丫頭的屁眼兒也頻繁收縮,而且她還不斷雙臀內吸,使她屁股溝也不斷往里邊合攏,興奮得渾身都繃著勁兒,喘氣聲也越來越粗。突然她爆發出一陣咯咯的歡笑聲,大聲叫絕。當我更使勁兒拉扯鑽弓時,小丫頭又大叫“燙!屁眼兒里面燙!”

我又趕緊把速度降下來。

用這個方法玩了一會兒后,我猛然想起上次用毛筆在她的肛門里刷著玩時,她那欲死欲仙的樣子,就打算也試試。我找來一支中號狼毫筆換到手搖鑽的鑽卡上卡好,同樣把以前用過多次的粗塑膠管插入姑娘肛門,再把毛筆頭兒插入她的肛門。因爲我的一只手還要拿著鑽,另一只手還要拉扯鑽弓,又怕塑膠管滑出她的肛門外,我就命小丫頭自己用手扶住。她聽話的把頭抵在炕上,略往左側擰著身子,左手伸向她自己的肛門,扶住插入她肛門里的塑膠管,這樣一來她的臉也就更朝向了我。我開始拉扯鑽弓,毛筆旋轉起來,這回是毛筆前面的軟毛在小姑娘的直腸深處刷,轉圈拂她的直腸壁,這回小丫頭簡直要瘋了一樣,頭撞在炕上咚咚響,一邊喘著粗氣,嘴里用一種奇怪的聲調媽呀、媽呀的叫著,渾身劇烈地扭動著,有幾次直翻白眼兒,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可姿勢並沒變,手也在牢牢地扶著插進她屁眼兒里的塑膠管。

我問她的感覺如何?她說用塑膠棍子“鑽”她的屁眼兒時,里面熱乎乎的,“鑽頭”磨擦腸壁和肛門口的滋味不會用語言形容,反正妙不可言!腸里過電的感覺也比其他玩法更強烈。就是不能速度太快,否則麗麗屁眼兒里面感覺燙。用毛筆“鑽”她的屁眼兒時,她說癢得要死,比以前任何一種玩法都癢得多,是無法忍受的那種癢,想象著立即有人用把鋒利的尖刀插入自己的屁眼兒使勁攪弄那奇癢的肛門口和直腸才過瘾!簡直舒服得快死過去了!又好玩,又可怕!可是怕過、強忍奇癢過后是更強烈的渴望!

我有一個遠房表哥在縣醫院當肛腸科醫生,一次閑聊時他告訴我,有一種專門用在肛門、直腸手術的麻醉藥,把這種麻醉藥按穴位注射進病人的肛門處,當麻醉藥發生作用后,病人的肛門括約肌就會暫時麻尥、松懈,以至肛門口會自己慢慢張開,張開的程度比用任何專業的肛門擴張器都大得多,而且這種麻醉藥的作用還比較持久,能使肛門口張開的時間達2個小時,且對人體沒什麽副作用。

有了這種麻醉藥使我作起手術來十分方便。

我聽了后喜出望外,馬上要表哥給我弄一支。起初他不肯,可經不住我死磨硬泡,勉強答應了,但一再囑咐我不能亂來,萬一出了事不許說是他給的藥┅。

我發誓賭咒后,他才極不情願地拿給我一瓶藥和幾支一次性注射器及消毒棉等,又不厭其煩地給我講解注意事項、注射部位等。

我認真谘詢了表哥,也經過慎重分折,確認沒有危險。但是我想,麗麗畢竟還是個小女孩,她可能會對往她的肛門里邊打針有恐懼感,會死活反對的。所以我打算用些特殊性的手段。我把這些東西放在一個紙口袋里,藏在我的衣兜中。

已有3、4天沒和她一起玩了,一到她家,她正熱切地盼著我去。一見面,小丫頭就迫不及待地問我今天有什麽新花樣?我笑答“保密!”

小丫頭一聽更興奮了,恨不得立即開始。小姑娘三下五除二地扒光了自己的衣服,問我怎麽玩兒?我說今天要把你像上次一樣捆好吊起來再告訴你,她催我快點開始。我很麻利地把她吊起來弄好,從紙口袋里拿出注射器,這下子小丫頭傻了眼,忽閃著她那雙美麗的大眼睛,恐懼地死死盯著我手里拿著的注射器。嘴里帶著哭腔地苦苦哀求,好心的大哥哥,不要啊!不要說往麗麗的屁眼兒里面打針,就是平常有病往屁股上打針都怕呢!饒了小妹妹一命吧,求求了┅。我打了她屁股一下說,誰要你命了?只不過是一場遊戲嘛。今天我非要這樣玩你!看你敢不讓?反正現在你也沒辦法了。

麗麗是被吊在炕沿上邊的房梁上的,高度離炕面半米高,爲了防止給她肛門里打針時她會亂動,弄不好會把針扭斷的,那樣就危險了。我用一條四腿板凳放在她脊背下面,重新調正吊繩,使她脊背放在板凳上,再用另一根繩子把她和板凳綁在一起,這樣她就動不了了。給她灌了幾次腸后,我把麻藥吸入針管,用酒精棉給她的肛門消毒,按表哥教的辦法,用紅藥水在她的肛門正中心劃了個十字,待會兒要在十字形的四個頭部注射。再看小姑娘,由於驚嚇而渾身發抖,又是鼻涕又是眼淚,哭得泣不成聲了。我看著很心疼,可又舍不得就此罷休,而且這種強制性的做法也激起了我的進一步的征服欲!狠狠心!接著干!爲了更刺激,我把她的眼蒙了,嘴堵了,這會更增加她的恐懼感。

第一針打在小姑娘肛門正中的上部,肛門與屁股溝結合的地方;第二針打在與第一針垂直的下部,第三針打在左面,第四針打在右面。表哥曾囑我,針與針之間的距離要均勻效果才好,在肛門上畫十字就是爲了這個目的。照表哥的說法是,把女孩子圓圓的肛門當作是手表的表盤,打針的四個部位就是上午9點(左)、下午3點(右)、中午12點(上)、下午6點(下)當我把針刺入小姑娘肛門上的嫩肉時,小姑娘的全身都會繃緊,屁眼兒劇烈地收縮著,喉嚨里發出類似哭叫的聲音。看著小丫頭受罪的樣子,我有種負罪感,幾次想放棄,可又欲罷不能,只好再次狠心。

四針都打完了,我坐在她屁股后面觀察她肛門的變化。幾分鍾后,她的肛門開始放松,不是那樣緊縮著了,肛門口漸漸裂開了個小口,但是仍然看不到直腸里面,因爲緊靠肛門口里面還有一圈環型的括約肌,在醫學上被稱爲內括約肌。

表哥曾告訴我,要讓整個肛門口都“張著嘴”還要給內括約肌也注射這種麻藥才行。我重新準備好注射器,按照四個點的位置,給麗麗肛門口里面的紅色的肛管上也打了4針。又過了幾分鍾,麗麗的肛門口完全張開了,就像個張著的小孩嘴,里面紅肜肜的直腸腸道暴露無遺,讓人看著十分的可愛和賞心悅目。我想趁機安撫一下小丫頭,就把蒙眼布和嘴里的毛巾拿掉,我幫她擦掉臉上的鼻涕和眼淚,邊親吻著她的額頭邊說,你看!針不是都打完了嗎?你不是也“挺”過來了嗎?你就成全你大哥一次嘛,好妹子!我就是想看看像你這麽漂亮的小姑娘肛門深處是什麽樣子的?你的小屁眼兒裂著嘴兒的樣子可招人喜歡了!你這次要是聽話,等完事后,你想怎麽懲罰大哥,大哥也承全你,你想怎樣就怎樣┅。小丫頭已停止哭泣,只是眼里仍飽含淚水,不時還抽哒幾聲,似乎委曲得很。在我哄勸之下,她終於破涕爲笑,答應配合我玩下邊的遊戲。

再看小姑娘的肛門,口張得又大了些!以前雖給她做過幾次擴肛,可大都借助工具,一是不可能擴張很大,二是工具插在肛門里有些礙事,不便更仔細的觀察;只有那次給麗麗用白醋灌腸,她的肛門是自己張開的,可遠沒有這次張開的程度大。

簡直就是奇迹!最后,當藥力完全發揮作用時,小姑娘的肛門竟裂開了像小孩吃飯用的小碗那麽大的一個紅肜肜的大肉洞洞!我用尺子量了一下,小姑娘“怒張”著的肛門口直徑接近6厘米!不要說什麽皺折不見了,就是肛門口環型括約肌那圈略帶卷邊的厚肉沿兒也變得薄薄的一圈了!圓圓的肛門口及肛門口內側上的淡紫色毛細血管都清晰可見,連她的肛管和與肛管連接的直腸下段似乎都翻出來了,與“怒張”著的環型肛門口內括約肌和外括約肌都混在了一起,分不清界限了!這才叫極限!

如果要再用什麽更粗的東西硬往她肛門里插,那就不是肛門口被撕裂的問題了,而是連接肛門和屁股溝的接合部都要被撐裂了!

爲了看得更清楚,看得更深,我用手電筒照著往“洞口”里面窺去。經過仔細觀察小丫頭張開的巨大屁股洞里邊,我發現她那狹長的粉紅色肉管子里面似乎“曲徑通幽”透著一種神秘。據說人的腸子至少有2、3米以上,而且是九曲十八彎,不知這小丫頭的腸子能有多長?會有多少道彎兒?能否把管子插進她腸道的盡頭?真是個永遠的謎!對於我來說,我總覺得年輕女孩子的肛門深處有一種神秘感。想象著這個貌若天仙般的妙齡少女被我如此“殘酷”地玩弄屁眼兒,心里陣陣得意。我想,如果用器械式的肛門擴張器根本不可能把小丫頭的肛門擴張到那麽大,如果那樣,小姑娘還不痛得像殺豬樣的嚎叫?而且她的肛門也早就被撐裂了!再說,我也舍不得那樣做,我應該對得起麗麗,人總要有良心的。看來這種麻醉藥還真神奇。

我問小丫頭什麽感覺?她說什麽感覺也沒有,好像屁眼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只是覺得心里有時一陣癢癢的。我想這是女孩子被異性玩弄時都會有的感覺,是她們渴望被異性玩弄的生理反應,是她們體內的雌性荷爾蒙起作用。面對小姑娘如此美麗的屁股洞,我總不該無所作爲吧?我突然又萌生出一個更古怪的念頭:何不把她大大的張著“口”的屁股洞當真當成一個盛裝食物的小碗呢?我忙找來一碗小丫頭早飯時吃剩的稠稠的大米粥,並重新調正了她的吊姿,把捆她腳的繩子吊得再高些,使她的肩部放在板凳上,而屁股朝天,這樣能避免灌入她屁眼里的東西流出來。我用一把小勺往她那洞開的肛門里面盛米粥。我想大米粥那麽稠,肯定不會流進更深的地方去,只能存在她的直腸到肛門口這段腸子里。大約灌進去多半碗,小丫頭的肛門就滿了,大米粥已漫過了她的肛門口。我找來一勺白糖灑在粥上,用小勺插入她的肛門里攪了攪,再一勺勺往外弄。

往屁眼里灌粥的遊戲玩膩了,我找來一個60度的普通卡口燈泡,在卡口處拴一條繩子后往她的肛門里面塞,燈泡的最粗處略比小姑娘張開的肛門口粗一點,我擔心會有問題,就小心地往里使勁,沒想到她的肛門口到這時仍有彈性,說明還有一點潛力,最后還真的把整個燈泡都塞入了小姑娘的肛門里面。拿出燈泡后,接著又把一個像小孩胳膊般粗的手電筒也捅進了小丫頭的肛門里。還找來一個煮熟的鵝蛋也塞進了她的肛門里,不過這次不怕弄不出來,我可以輕易把兩個手指伸進去把蛋摳出來。

玩了一陣子以后,小姑娘腸子里有反應了,一股股粘乎乎、滑溜溜的腸液混合著灌進去的香油流出來。

換了幾樣東西玩了一通,覺得沒勁,忽然想把自己一只手都插入小姑娘的肛門里能否行?我把整只右手都沾上香油,把右手三指並攏后插入,很順利,再試五指,我把手並成錐形慢慢往里邊插,到了中間時有些費力,我的手已進入她肛門里近一半,然后緩緩轉動我的手,再撥出來,再塞進去,不斷反複,最后終於把整個手塞入!看著自己那麽大的一個拳頭都被小丫頭的肛門“吞沒”她的肛門口緊包在我的手腕上,心種說不清楚的暢快感。小丫頭肛門深處熱乎乎的,直腸里邊不夠“寬敞”我的手指只能在里邊緊攏在一起,保持錐形的樣子。里邊的肉相當滑嫩,尤如嬰兒的肌膚,且富彈性,轉動手臂,能攪得她肚子里的腸子都隨著動,很有趣。

那年月不懂什麽拳交,事后很爲自己的膽大包天而后怕。現在知道了,一般人的肛門經過訓練,都可容納下拳頭。事后我也問過麗麗這次玩得如何?她說大哥哥喜歡玩就好,只是開始給麗麗屁眼里打針時真的很害怕!這是第一次知道屁眼上還能打針?小丫頭最后還說,當肛門被麻醉后,無論我怎麽弄她都很舒服的!只是把比較長的東西插入她肛門很深的地方,頂到她的直腸盡頭時會有感覺,似乎麻醉的范圍僅限於直腸下半段及肛管和肛門口。小丫頭對這次遊戲的總結是,更主要突出精神上的享受和滿足,因爲這次的屈辱性、強制性、離奇性比以前任何一次都突出,光想到大哥哥的整個手掌都塞入了小妹妹的屁股眼兒里,就能讓我興奮不已。

在和麗麗玩虐肛遊戲時,爲了營造成一種氣氛,增加樂趣和刺激,突出虐和強制、被強制的意思,常常整一些“場景”或是把玩她的一些內容逼她自己說出來也很刺激。一般情況,女孩子可以讓你任意玩弄,卻羞於用自己的嘴說出具體字眼。如果能訓練的女孩能毫不猶疑地說出那些內容也有不少樂趣。經過幾次硬逼著小姑娘說,逐漸地她也就無所謂了,甚至有時會說出更“狠”、更“解恨”的話。我們制造的“場景”是這樣的,比如,我會坐在椅子上假裝在辦公室辦公,小姑娘拿著作業本被我叫進辦公室。

我明知故問:“今天的作業錯了幾道?”

小姑娘低頭:“對不起,都錯了。”

我大喝一聲“你個死丫頭,給我跪下!”

小丫頭哆嗦了一下后乖乖跪下。

我接著問:“怎麽辦?”

“請老師懲罰麗麗!”

“如何懲罰?”

“打麗麗的屁股!”

“怎麽打?”

“扒光麗麗的衣服用竹板子打!”

“打多少?”

“100大板,麗麗會自己數著,數錯了就請老師加倍打,直到把麗麗的屁股打爛!”

“還怎麽懲罰?”

“用繩子把麗麗綁好吊起來!給麗麗灌腸,灌很多很多水,再用東西堵住麗麗的屁眼兒,不許麗麗拉屎!還可以把很多燙燙的蠟燭油灌進麗麗的屁眼兒里面!”

“還有呢?”

“擴張麗麗的屁眼兒,把麗麗的屁眼兒撐裂!”

“接著說!”

“用長長的管子插入麗麗的屁眼兒,把管子從麗麗的屁眼兒插進去,再從麗麗的嘴里穿出來!”

“繼續說!”

“麗麗平時最怕蛇,他們男生拿蛇嚇唬過我,把我嚇哭過好幾次!爲了嚴厲懲罰麗麗,請老師去抓一條又長又粗的菜蛇,迫它鑽入麗麗的屁眼兒里面!”

“還有什麽花樣都一塊兒說出來!別像擠牙膏似的一點點往外擠!”

“麗麗平時最怕吃麻辣的東西,請老師找來最辣、最麻的四川麻辣將灌入麗麗的屁眼兒里!用小竹尺打麗麗的屁眼兒,把麗麗的屁眼兒打腫!腫得張不開口兒、拉不出屎!用打氣筒往麗麗的屁眼兒里打氣,把麗麗的肚子脹爆!還把俺爸焊接半導體零件用的電烙鐵捅進麗麗的屁眼兒,然后通電,把電烙鐵燒紅,燙熟麗麗的屁眼兒!還把電線塞入麗麗的屁眼兒,電擊麗麗的屁眼兒!還把一個過年放的大爆竹塞入麗麗屁眼兒,點燃爆竹,把麗麗的屁股眼兒炸得稀巴爛!┅”“夠了!越說越沒邊了!剛才的話可是你自己說的?”

“是,麗麗心甘情願!”

“還用我親自動手扒你的衣服嗎?”

“除了給麗麗用刑時要麻煩老師,脫光衣服,擺好姿勢麗麗自己會!”

從麗麗開始羞於啓口說,到后來竟能信口開河,怎麽刺激怎麽說,怎麽過瘾怎麽說,這變化也的確有點驚人。我懂得她的心理,每次遊戲開始之前,她都急切地盼望快點開始,這是她強烈渴望自己能被男人虐肛的欲念在起作用。她覺得自己說得越“狠”、越“殘酷”、越“離譜”就越刺激,首先自己心理上和精神上就越滿足,遊戲開始后就越容易達到高潮。

當然她不會真的願意受那種酷刑,而且也根本不可能。她就是認爲這麽瞎說好玩,有意思。另外,她說這些過分的話也是好了挑逗我、刺激我,讓我能更盡心盡力地玩她。

? ? 后記:可惜的是,好日子不長。后來,學校開學了,麗麗的父母也從山東老

家回來了,我們就再也沒有機會如此肆無忌憚地玩了。其實,我比麗麗大10歲,我們是可以成爲師生戀,在一起虐著、戀著、愛著走過一生的,我們兩人也都有這個意思。可是在那個年月,這根本是不可能的!我們僅僅露出了一點點在一起談戀愛的意思,就已鬧得全公社都是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