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四名美女大學生被輪奸
四名美女大學生被輪奸



不鬧了……出去了! 走入浴室的婉瑩對著一直在捉弄她的雨薇下了最後

通牒: 你再鬧我就把水潑在你的身上啦! 看見婉瑩生氣的樣子,活潑好動的

雨薇隻好知趣地走出了浴室。



她一邊帶上浴室的門一邊嘀咕著: 隻不過是開玩笑而已嗎…… 看到雨薇

的窘相,雅儀笑得都直不起來腰了,另一邊的曉雯也開心地笑了。浴室內的婉瑩

也像湊熱鬧似的打開了水龍頭,發出了陣陣水聲。



你也太過分了,明知道婉瑩要洗澡還捉弄她! 我不是故意的,隻是開

個玩笑啦。 雨薇的臉像個無辜的孩子。



好啦好啦,我和雅儀去屋?看電視去了,你去不去? 曉雯問。



不去,又是肥皂劇和帥哥,無聊。我在客廳玩電腦遊戲好啦。 傍晚,市

郊的一幢剛剛建成的住宅樓內,各種裝修的聲音此起彼伏。四個美女大學生就住

在四樓的一個兩居室內,這是她們一起租的房子,因而沒怎麽裝修,自然也要比

別的住戶入住要早,這樓內目前隻有她們一家住戶。她們對環境的嘈雜早已適應,

所以生活得十分舒適,並沒有覺得十分煩惱,可是正是這一切,正在把四個年輕

美麗的女孩拉入黑暗……



咚咚…… 有敲門聲響起。



誰啊? 雨薇走向門口。



樓下裝修的。樓下漏水,想來這?看看是怎麽回事。 那進來吧。 雨

薇絲毫沒有起疑心,把門擰開了。



當第五個人進來的時候,她終于察覺其中的異樣,可是已經太遲,一把刀子

已經橫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眼睜睜地看著十七個民工走進了她們的屋子。最後一個民工獰笑著關上了

房門……



接下來有幾個人走進了屋內,曉雯和雅儀正在爲連續劇中的主人公命運擔心。

可是真正應該被擔心的,恰恰是她們自己的命運才對,還沒等她們對于闖入做出

反應,她們的嘴已經被捂的嚴嚴實實。



隻有三個,還少一個給弟兄們啊。 一個光頭對一個臉上有刀疤的人說。



刀疤什麽也沒說,隻是指了指浴室的燈光,光頭立刻會意地笑了……



光頭,你帶九個人到那個屋?去把那兩個女的給分了,小黑和你那三個弟

兄就呆在客廳,阿龍阿慶跟我走! 刀疤說完,就脫光衣服走向了浴室。



浴室內的婉瑩由于淋浴的聲音和門外雨薇所玩的遊戲中的伴音聲音都很大,

根本沒有感覺有任何異常。她正在清洗那令自己十分驕傲的身體,沾滿芳香沐浴

露的雙手正在那美麗的身體上滑動。



她的雙手首先輕輕地由脖子滑落至雙乳,藉著沐浴露的濕滑在乳房上輕輕地

揉捏著,乳房受到雙手的壓迫而抖動著,也努力地變換著形狀,在雙手的擦洗下,

她的雙乳更加挺立,兩個可愛的乳頭也慢慢變硬了。



她的雙手又順著肌膚滑落到腹部,原本幹燥的陰毛被水濕了之後,緊緊地貼

在陰道和大腿的內側,遮住了陰部的那條動人的裂縫,接下來她滿是沐浴露的雙

手在陰道上輕輕的一滑,陰道和陰毛隨即粘上了很多的沐浴露,接著屁股上也粘

了不少的沐浴露,她輕輕地擦洗著陰道和屁股,就這樣,她用心地緩緩擦洗著她

的胴體。與此同時,邪惡的腳步正在一步步接近這沐浴中的美女……



咣! 浴室的門被用力推開了,由于屋?住的都是女孩子,婉瑩並沒有鎖

上浴室的門。



聽到有人推門,她以爲還是調皮的雨薇。她用手接了一些水準備教訓一下雨

薇,就在她回頭的一刹那,她驚呆了!



她面前站著三個赤裸的陌生男人!!!



她立刻驚叫了起來:救命啊……快來人啊……雨薇……救救我……救命啊

……



刀疤淫笑著,一步一步接近了一絲不挂的她。



你叫吧,現在馬上就他媽是晚上了,裝修的聲音又那麽大,這?又沒有住

的人,看誰來救你,我勸你還是好好地陪老子爽一下吧。 刀疤一邊說一邊繼續

逼近無助的婉瑩。



你們要錢我給,求求你,別過來,我給你們錢…… 婉瑩被刀疤逼到了浴

缸的角落。她想讓這些惡狼停下邪惡的腳步,但,那是不可能的。



老子要的就是你! 伴隨著婉瑩的尖叫,刀疤向她猛撲過去,將她按倒在

浴缸中。



婉瑩的抵抗由于浴缸的濕滑毫無效果,反而更激起了刀疤的獸性,他把婉瑩

壓在身子底下,用他充滿惡臭的嘴去親吻婉瑩性感的雙唇,他的雙手則移向了婉

瑩高聳的雙乳。婉瑩拚命地躲閃著不讓他吻住自己,可是當他的雙手抓住婉瑩的

雙乳時,他的嘴唇最終吻上了婉瑩的雙唇,奪走了她沒有給予任何追求者的初吻。



嗚……嗚……啊……嗚…… 被吻住的婉瑩仍然在呼救,可是別人根本聽

不清她說些什麽。



刀疤的口臭讓婉瑩簡直要昏過去,可是來自乳房的劇痛卻使她不得不回到現

實中來,刀疤的手正在婉瑩那引以爲傲的雙乳上肆虐,他用力掐、捏、撓著婉瑩

的乳頭,婉瑩的雙乳在刀疤的用力之下改變著自己的形狀。然而刀疤絲毫沒有憐

香惜玉的意思。



他雙手的力氣越來越大,仿佛把婉瑩的雙乳當成了兩個皮球一樣。



婉瑩的痛苦隻有她含糊不清的喊聲能表達:啊……嗚……嗚……啊……嗚

……



過了一會,刀疤的雙手終于從婉瑩的雙乳上拿開了,他的臭嘴也從婉瑩的雙

唇離開,婉瑩終于可以清晰地說出字句了: 不要……求求你……啊……救命啊

……救我…… 刀疤滿意地看著身下慘叫著的美女,又撲了上去。他的牙齒咬住

了婉瑩已經變硬了的左乳,左手繼續蹂躏婉瑩的右乳,而他罪惡的右手則緩緩伸

向了少女的禁地。



啊……不行……痛啊…… 來自左乳的劇痛使得婉瑩的眼淚奪眶而出。可

來自下體的警報更讓這個美麗的少女渾身顫抖。



刀疤的右手在少女美麗的下身肆意摩挲,可愛的肚臍、光滑的大腿、豐滿的

屁股他都沒有錯過,最後他的雙手停在了那一片神秘的森林。刀疤開始用自己的

右手探索婉瑩緊窄的陰道。



求你……快拿開……不行啊……啊…… 婉瑩無助的叫喊絲毫沒有效果。



刀疤一邊感受著來自左手的快感,一邊將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並攏,慢慢插進

了婉瑩的陰道,來自指間的溫暖讓他血脈贲張,更讓他難以抑制自己欲望的是,

他的手指遇到了一層薄薄的阻礙。



還是個處女呢,哈哈哈…… 刀疤將嘴從婉瑩的左乳移開,說出了一句話,

可那淫穢的笑聲在婉瑩聽來幾乎等于死神的聲音。刀疤的右手開始輕輕的抽插,

婉瑩的禁地從大陰唇到處女膜都感受到了這個非法入侵者的刺激。刀疤已經能感

受到身下這個青春美女的微微顫抖。



別……不要……不……求你……啊……不行……救命……



隨著刀疤手指的抽插,一種莫名的感覺在沖擊著婉瑩的大腦,但婉瑩知道,

一旦叫出來,他們就一定會更興奮的,可是一個從沒有經曆過這種刺激的處女怎

麽能忍受住這種侵犯呢?



大約5分鍾之後,從那神秘的陰道?流出了白色的黏液,並且隨著刀疤的動

作越來越多。



婉瑩緊咬著牙關,力爭不讓自己叫出聲來,可是身體的反應已經給了刀疤足

夠多的信息,他已經無法忍受了,胯間的陰莖由于興奮已經脹成了紫黑色,他準

備開始強奸身下的美麗處女了……



阿龍,擡起她的左腿! 看見阿慶迫不及待地在婉瑩的雙乳上發洩著,刀

疤把那邊也已無法等待的阿龍叫了來。自己則把婉瑩的右腿架在了右肩上。婉瑩

已經明白他們要幹什麽了,開始拚命掙紮,扭動自己的身體。可一個年輕少女怎

麽能敵得過三個欲望纏身的成年男子呢?她的雙手被阿龍緊緊按住,一雙美麗的

腿被刀疤架在了肩上,婉瑩的陰唇已經可以感受到刀疤陰莖的溫度了。可憐的婉

瑩隻能瘋狂擺頭,可這卻是于事無補。



求你……不要……不能……不可以……放開……饒了我…… 婉瑩悲戚的

哭叫著,而刀疤則獰笑著看著她。



不……拿開……不……救命啊……啊……不要…… 刀疤的陰莖已經攻破

了婉瑩陰唇的防禦,開始在婉瑩的陰道?長驅直入了。一旁的阿龍和阿慶已經等

不及了,阿龍大聲喊∶ 老大,幹了這個處女! 阿慶捏婉瑩乳房的手也更加用

力了。



啊……不……疼啊……不啊…… 婉瑩尖厲的慘叫證明了她貞潔的象征已

經被刀疤罪惡的陰莖破壞掉了。



刀疤的陰莖一插到底,那巨大的陰莖貫穿了婉瑩的陰道直頂婉瑩的子宮口。



婉瑩的身體劇烈抽搐著。似乎無法忍受這種暴力,大滴大滴的眼淚從婉瑩的

眼角滾落下來。



可是刀疤沒有停止的意思,在奪走婉瑩的處女之後立刻開始深深的抽插,絲

毫沒有憐惜,每一次沖擊都伴著婉瑩聲嘶力竭的慘叫,每一次沖擊都直逼婉瑩的

子宮口,每一次沖擊都帶出處女的鮮血,把浴缸?的積水染成了粉紅色。



刀疤的陰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開始用下流的語言表達,讓失身的

婉瑩更加痛苦。



操,好爽,小逼真緊,我戳,我戳,我戳,我他媽幹死你。



痛啊……停下來……啊……不可以……停啊……疼死了……



不要錢的處女,我他媽幹死你。我操,好多水啊,我幹死你個處女。



不行啦……痛……求你……別……不要……



刀疤的動作越來越快,似乎身下的婉瑩已經昏過去一樣,可是婉瑩並沒有昏

過去,可能她甯願昏過去也不願意被人這樣強奸。她苗條的身體被刀疤緊緊壓在

身下。兩條腿被架在刀疤肩上似乎要斷掉了。更讓她難以忍受的是來自下身的劇

痛,陰道好像要脹破了,殘餘的處女膜正在一點一點地被陰莖摩擦掉,子宮口一

次次承受著獸欲的撞擊。婉瑩感覺自己好像馬上就要死了一樣。



啊……要死了……求……你……停……啊……



婉瑩突然感覺身上的刀疤擡起身來,也許一切都快結束了吧。可是事實並非

如此,刀疤把手按在了婉瑩的肚子上。並且非常用力地按了下去。



媽的這小妞身材真他媽好,你們來按按,我都能摸到我自己的雞巴。 刀

疤叫到。



于是又有兩隻手伸了過來,可是擠壓的劇痛卻讓婉瑩痛不欲生。



她痛苦地喊著: 別……壓了……求……疼……疼……啊…… 可是卻並沒

有阻止那些邪惡的手的動作。



真的! 老大快點,我忍不住了。 刀疤開始沖刺了,一遍一遍的活塞

運動讓婉瑩死去活來。



她已無法抗拒這暴力的強奸,能做的隻有慘叫和流淚。下身已經麻木了,刀

疤的抽插帶來的完全沒有快感隻有無盡的痛苦。



啊……我……疼……好疼……輕……慢一點……



在刀疤不停的抽插中,婉瑩感覺有什麽東西從陰道?流了出去。與此同時,

她聽到了刀疤恐怖的笑聲。



這小妞洩了,哈哈,真舒服,處女就是處女,真他媽舒服,哈哈哈哈。

刀疤抽插的更用力更迅速了。過了一會兒,刀疤發出了野獸一般的吼叫,他用力

一頂,陰莖頂進了婉瑩的子宮,一股液體從刀疤的陰莖射出,射進了婉瑩的子宮。



刀疤把婉瑩的兩條腿放了下來,自己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就在他拔出已經

軟掉了的陰莖的同時,精液和處女血的混合物就從婉瑩那大陰唇已經不能掩蓋的

陰道口?流了出來。



婉瑩在他結束之後一直在啜泣,下身的疼痛讓她痛苦萬分,她以爲一切都結

束了,可是當阿龍和阿慶把她抓起來轉身之後,她又看見了那個她一切痛苦的根

源。她驚恐地看著刀疤,不知道他要對自己做些什麽。就在這時,抓住婉瑩的兩

隻手松開了,被強奸得軟弱無力的她一下跪倒在浴缸?。



騷貨,現在你就是個破鞋了,痛快過來含著我的雞巴。 刀疤向她說著,

她拚命地搖頭並且向後退,可是不知道何時站在浴缸?的阿龍攔住了她,婉瑩被

兩個男人夾在了中間。



快點,不然劃你的臉,不許咬,媽的。 阿慶拿起了一把一直放在一旁的

匕首威嚇已經失身的婉瑩。



婉瑩無可選擇,隻好忍辱將那沾滿自己處女鮮血和肮髒精液的陰莖含入了嘴

中。眼淚不住地從她的那雙動人的大眼睛?流出。



舌頭快他媽動,不動我給你割下去。 刀疤似乎並沒有得到太多的快感,

他一邊用手扇著婉瑩的耳光一邊喊到,婉瑩這樣一個剛剛被他奪去貞潔的弱女子

又能怎樣呢,她隻好用舌頭在那根腥臭的陰莖左右舔來舔去。不一會刀疤的陰莖

便又重新變得令婉瑩心驚膽戰,但婉瑩卻毫無選擇,隻能繼續無奈地爲奪去她最

寶貴的處女貞潔的人帶來獸欲的快感。



可這種無助的屈從卻更讓這三個禽獸興奮,刀疤已經不滿足于婉瑩的慢慢吸

吮,用手把住婉瑩的頭開始抽插,隻不過不是在婉瑩嬌嫩的陰道?,而是在她的

嘴?。他的陰莖幾次深深插入婉瑩的喉嚨,差點讓婉瑩窒息,可這並不是最令婉

瑩擔心的,最讓婉瑩恐懼的是這個窄小的浴室?還有兩個沒有得到滿足的禽獸,

更令她渾身戰栗的是,阿龍已經抓住了自己的屁股。她想逃脫,可是卻沒有辦法,

隻能無奈地屈從于命運的安排。



阿龍的欲火已經無法遏止,僅僅是抓住婉瑩的屁股肆意擠壓玩弄已經不能滿

足他的欲望,他的陰莖早已無法等待。就在婉瑩被迫爲刀疤口交的同時,他也準

備強奸面前的這個剛剛被破處的性感美女了,他緊緊抓住婉瑩的纖腰,向後一拉,

同時將陰莖對準像馬一樣趴著的婉瑩身體上的目標,用力一挺,堅硬如鐵的陰莖

便直挺挺地插入了婉瑩帶血的陰道。



他身下的婉瑩猛地一震,由于剛剛被刀疤瘋狂抽插的陰道已經有幾處流血的

傷處,再加上角度的原因,當阿龍插入時,她已痛的無法忍受。婉瑩瘋狂地擺脫

了刀疤把住自己頭的手,吐出了那根陰莖,大聲慘叫: 不要……疼……破了…

…啊……不…… 可是這群禽獸哪管婉瑩的死活。在婉瑩痛苦的呻吟聲中,刀疤

給了婉瑩兩記響亮的耳光,重新把她的頭拉向自己已堅硬似鐵的陰莖。聽見婉瑩

的慘叫,另一側的阿龍更加興奮,更用力地抽插,那粗大的陰莖讓婉瑩痛苦萬分。



疼啊……不……求……嗚……嗚……



刀疤又一次將陰莖捅進了婉瑩溫暖的口腔,從讓婉瑩難以忍受的口交中尋求

獸欲的快感。阿龍在不停息的抽插中仔細觀察了身前這美麗性感的女體:一個渾

身白皙的女孩用手腳支撐在積滿粉紅色液體的浴缸上。一頭飄逸的長發被汗水粘

在光滑的脊背上,顯得格外妩媚迷人。



動人的纖腰隨著自己的大力抽插而前後擺動。這無疑更讓阿龍興奮,可當他

低下頭觀看自己進進出出的陰莖時,一股直沖大腦的快感差點讓他立刻繳械:兩

片豐滿可愛的白臀有節奏地不停抖動,中間的肛門一直因爲痛苦而抽搐。自己烏

黑粗大的陰莖和婉瑩潔白的身體形成了巨大的差別。這使阿龍意識到,自己在強

奸的,是一名早就被盯上了的美女大學生。



這讓他更加用力地去蹂躏可憐的婉瑩,青筋暴脹的陰莖每次抽出都沾滿白色

的黏液和處女的鮮血,婉瑩嬌嫩的陰道已經不能承受這般猛烈的入侵,充血的大

陰唇已被阿龍的陰莖抽插得開始外翻,陰道?粉紅色的粘稠液體沒有大陰唇的阻

礙,開始隨著那根巨物的活塞運動流出,有些流到了那根正在享受中的陰莖上,

正在哭訴婉瑩的痛苦,更多的順著婉瑩的大腿流淌下去,與白嫩的肌膚一起在浴

室的燈光下現出淫靡的色彩,讓禽獸更加興奮,讓婉瑩更加難受。



啊……射了,真他媽爽。這小妞的嘴真會弄。真是個騷貨。 把住婉瑩頭

洩欲的刀疤停止了陰莖的動作,松開了緊緊抓住婉瑩的手,把自己再次軟掉的肉

棒從婉瑩口中拔出。婉瑩的嘴角開始流下白色的黏液,那是刀疤的精液,腥臭的

氣味讓婉瑩一陣陣作嘔,她開始咳嗽,想把這些邪惡的液體吐出去。可是刀疤的

匕首卻橫在了她美麗的臉上。



喝下去,老子給你的東西你也敢不要?喝! 婉瑩隻好忍住呼吸,把刀疤

留在嘴?的精液艱難地喝了下去。在刀疤拔出陰莖時噴射在婉瑩臉上的精液混合

著婉瑩的汗液和淚水在婉瑩的啜泣聲中緩緩流過她美麗的臉頰,讓刀疤又有了新

的沖動,下身的陰莖又不知疲倦地挺立起來。



可另一邊的阿慶早已無法遏止原始的獸欲沖動,急忙對刀疤說: 大哥,讓

我試試這個妞咋樣? 已經在婉瑩美妙的身體?發洩過兩次的刀疤看著猴急的阿

慶,樂了。



來吧,好好操,反正不要錢。可別剛上去就他媽下來啊。 刀疤從婉瑩面

前走開,邁出了浴缸,走向了阿龍那邊。阿慶急忙接替刀疤的位置,用手拿起陰

莖準備在婉瑩的嘴?洩欲。



這時的婉瑩的下體已經基本麻木了,除了疼痛,婉瑩再沒有別的感覺。



阿龍一下下抽插著的陰莖給她帶來了一下下鑽心的痛苦。現在婉瑩所能做的,

隻有等待這場噩夢的結束。



她的思維早已紊亂,嘴中的話已經前言不搭後語,隻是表達著婉瑩被強奸時

的痛苦: 疼……不……啊……請別……求……疼……不…… 阿慶站在婉瑩的

面前,見到這樣漂亮的城市青春少女全身赤裸著跪在自己前面,淩虐的欲望立刻

沖了上來。



給俺含著,聽見沒有。 阿慶的陰莖讓婉瑩痛苦的叫聲變成了嗚嗚的聲音。

婉瑩的心?已經完全絕望了,她隻能再次用舌頭去吸吮阿慶的陰莖。可她沒想到,

在一旁觀看已久的阿慶更急于奸淫自己。



他抓住自己的頭抽插時比刀疤還要用力,婉瑩的頭一下下撞擊在阿慶的腹肌

上,阿慶的陰莖也一下下深入婉瑩的喉嚨。



每次都幾乎讓婉瑩窒息。突然,婉瑩覺得自己的雙乳被人用力掐住了,然後

就是一聲低沈的號叫,緊接著一股熱流就又沖進了婉瑩的子宮。她想,在自己下

身強奸的人應該已經結束了吧。想到這?,婉瑩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婉瑩想的沒錯,在婉瑩窄小嬌嫩的陰道和強烈的視覺快感的夾擊下,阿龍射

出了濃濃的精液。



他不情願的抽出陰莖,邁出了浴缸。婉瑩的下身在第二次劫難後已經一塌糊

塗,男人的精液混雜著陰道的分泌物從陰道口慢慢流出,兩片潔白豐腴的屁股已

經被阿龍的腹肌撞的通紅。



幾個小時前還是冰清玉潔的她現在陰道已經多處流血,子宮?兩個男人的精

液完全可以讓她懷上歹徒的骨肉。



可現在的婉瑩早已無暇顧及這些。阿慶在她嘴?的抽插已近瘋狂,不到10

分鍾,阿慶就在婉瑩嘴?爆發了。精液灌滿了她的口腔,讓她難以承受,可阿慶

和刀疤一樣,用刀逼著婉瑩喝了下去……



當阿慶離開浴缸時,婉瑩無力地倒在了那些粉紅色的積水?,雖然積水不多,

可卻足以讓婉瑩觸目驚心。



她天真地想,一切都已結束了吧。可是當刀疤將她拉起時,她知道,自己錯

了。刀疤傲然挺立的陰莖讓她渾身顫抖起來。



你們……你們還要做什麽? 婉瑩沒有得到任何回答,她又被擺成了剛才

的姿勢。刀疤的陰莖又讓婉瑩的會陰部開始感受到恐懼的熱量。婉瑩閉上了眼睛,

等待著刀疤那一下沖擊。可她又錯了,刀疤的目標是她沒有想到的,就是婉瑩豐

滿屁股中間的淡褐色的肛門。



啊……那?……啊呀……不行……不可以……疼……會死的……



老子就是想讓你死,哈哈哈哈……



啊……啊……疼……啊……



伴著婉瑩的慘叫,刀疤的陰莖沖進了婉瑩的肛門。僅僅是進去一個龜頭,婉

瑩便已痛到無法忍受,可是刀疤進去的一小截陰莖被夾得又溫暖又舒服。他一用

力,剩餘在外的部分便開始繼續闖進婉瑩的肛門。



啊……痛……不行啊……



婉瑩開始收縮肛門附近的肌肉,意圖擋住這根異物的進一步闖入,可這更讓

刀疤感受到了快感,他更用力了,很快,整個陰莖便進入了婉瑩的肛門。



啊……啊……疼……呀……



婉瑩感受到了火辣辣的疼痛,她幾乎無法忍受。



可刀疤的陰莖卻很舒服,婉瑩的肛門比陰道更緊,這讓刀疤無比興奮,開始

用力抽插。



啊……停……停下來……停啊……



刀疤並沒理會婉瑩的哭求,隨著陰莖的抽插和摩擦,婉瑩的肛門開始出血,

但是刀疤卻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用力挺進,每下都力圖直沖到底。一旁的

阿慶和阿龍看到刀疤舒服的樣子也躍躍欲試,也想在婉瑩的肛門中發洩自己的獸

欲……



很快,八分鍾就過去了,刀疤開始了最後的沖刺,似乎不把婉瑩的肛門弄殘

誓不罷休。



幹殘你個婊子,真他媽緊,我快洩了,啊啊…… 他發出怪獸一樣的吼叫。

緊接著刀疤的身體一陣抽搐,然後他便抽出了軟掉的陰莖,任由鮮血和精液從婉

瑩足有雞蛋大的肛門?流出。



就在他離開位置的一刹那,阿慶立刻撲過去接手陣地,開始對婉瑩的肛門進

行又一輪的抽插,阿龍開始抓住婉瑩的雙乳用力捏擠。看到這些,刀疤向另一邊

走過去,抓住婉瑩的秀發,把沾有髒物的陰莖放進了婉瑩的櫻桃小嘴。



給我舔幹淨,快點! 婉瑩隻好忍住那難聞的氣味,開始爲刀疤的陰莖

服務.她挺立的雙乳已經被玩弄得不成樣子,白嫩的乳房上到處都是牙印和指痕,

有幾處已經開始出血。陰道?的混合液體仍然在向外流淌,積水的紅色由于她的

鮮血的緣故變得更深,大小陰唇已充血外翻,無法掩蓋少女的禁地。肛門?多處

受傷還要忍受阿慶的抽插……



婉瑩被三頭惡狼圍在中間發洩著欲望,而可憐的婉瑩隻能用哭泣和慘叫表達

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那天夜?,浴室的燈一直開著。?面不時傳出少女的慘

叫和幾個男人的淫笑……



小黑和那三個男人正在用色迷迷的眼神欣賞著無助的雨薇,那把冰涼的匕首

讓雨薇感到來自心底的一陣陣涼意。她被這群民工用匕首脅迫到了客廳的一個角

落,身後就是客廳的牆壁,她用驚恐的眼神看著小黑,不知道這個帶頭的男人究

竟要做什麽。不過當小黑把匕首交給旁邊的民工,自己猛撲過來時,雨薇立刻就

知道了他的意圖。



幹什麽……滾開啊……不行……救命啊…… 雨薇一邊手腳並用抵抗著小

黑的侵犯,一邊用激烈的語言呼救。可是在這幢沒有住戶的住宅樓?,根本不會

有人伸出救援的手。



小黑獰笑著說道: 叫去吧,騷貨。小猛小剛,抓住她的手。 立刻就有兩

個民工牢牢抓住了雨薇的雙手。



雨薇隻能拚命地用腳踢打著,可這又怎麽能阻止一個要發洩欲望的男人呢。



小黑很快就抓住了雨薇的一條踢來的腿,他用力擡起了雨薇潔白的腿,雨薇

穿的白色超短裙便失去了爲主人遮擋身體的能力,小黑看到了雨薇的白色小內褲,

這無疑讓他更加沖動。他把雨薇的那條腿遞給了旁邊的小猛,小猛緊緊地抓住了,

根本就沒給雨薇掙紮的機會。雨薇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小黑的一雙魔爪伸向自己的

下身。



啊……幹什麽啊……救命……



伴著雨薇的一聲尖叫,白色的內褲便在小黑的手?四分五裂了,它所遮掩的

少女禁地便完全暴露在小黑面前,可小黑並沒有急于動作,他又掀起了雨薇上身

穿著的藍色T 恤,狠狠扯下了那個黑色的文胸。



緊接著,小黑便抓住雨薇的雙乳開始玩弄起來,那兩個高聳豐滿的乳房在他

手中不停地改變著形狀。



他似乎還不滿足,揉了一會之後,他的動作開始兇暴起來,掐、撓、摳、擠

讓雨薇苦不堪言。



手拿……開……快……不要……



待小黑的雙手從雨薇雙乳上拿開時,那兩個粉紅色的可愛乳頭已經變硬了,

兩個乳房上布滿了野蠻的印記。



雨薇從來沒被人這樣虐待過,她憤怒地對小黑喊: 快滾啊……滾開……臭

民工……滾啊…… 可小黑並沒有如她所願離開,反而抱起了雨薇,把她仰面朝

天放在了旁邊的桌子上,還讓小剛小猛拉起了雨薇的雙腿。雨薇開始害怕了,她

開始央求小黑: 求你……不要……人家求你……拿開啊…… 可小黑並沒有理

會雨薇的央求,他把頭伸向了雨薇打開的雙腿中間,開始用舌頭舔雨薇的會陰部

位。少女的身體哪受得了這種刺激,開始震顫起來。小黑看到了雨薇身體的反應,

便把舌頭伸向了雨薇禁地?的珍珠,開始吸吮起來。



啊……好癢……啊……不要啊……啊…… 雨薇的叫聲開始變得嬌媚起來,

她的呻吟聲已經不完全是憤怒和痛苦的表達,隨著小黑的動作,雨薇的聲音開始

有節奏: 啊……啊……啊…… 當小黑重新擡起頭時,雨薇的下身已經開始分

泌女性興奮的標志。雨薇的陰毛被小黑的口水打濕沾在一起,絲毫不能阻擋五個

男人向陰道內窺視的目光。



雨薇的大小陰唇被小黑揭開了,當小黑的目光聚焦在陰道內那一片粉紅色的

薄膜時,他興奮的聲音在客廳內響起。



這個婊子還是個黃花閨女,我操,今天真他媽值。 雨薇閉上了雙眼,聽

著民工們的淫笑聲,她知道,那三個姐妹也都是守身如玉,可是今天她們的第一

次卻極可能被這些歹徒奪走,想到這?,一行清淚順著她的眼角緩緩流了下去。



突然,她感到一個硬邦邦的東西擠入了自己的陰唇,睜眼一看,已經脫掉褲

子的小黑正獰笑著把胯間的陰莖塞入自己的陰道。



雨薇開始拚命的掙紮,不讓小黑的陰莖順利向前,她清楚,隻要這根陰莖再

向前移動一些,自己守護了二十多年的處女貞潔就會在瞬間化爲烏有,她絕對不

能讓這個惡魔如願。



快出來……啊……救命……不可以……



小黑看著身下一邊慘叫一邊拚命掙紮的雨薇,並不急著馬上進攻,因爲雨薇

的掙紮使得陰道壁和自己的龜頭不停地摩擦,感覺實在是妙極了,他閉上了眼睛,

慢慢享受由雨薇的掙紮爲他帶來的快感。



啊……不行……拿開……不……快拿開啊……



雨薇還在掙紮著,豆大的汗珠從她的額頭滾落。掙紮用盡了她幾乎全部的力

氣,很快,她苗條性感的身體停止了扭動,就在同時,小黑的陰莖開始向前兇猛

地突刺。



啊……不……痛啊……



小黑的陰莖突破了一切阻礙,一直頂到雨薇陰道的盡頭。



雨薇的陰道由于經常運動的緣故,比一般的女孩子更加緊窄,小黑粗大的陰

莖被緊緊地夾在了雨薇的陰道?。



這讓小黑的陰莖感到無比的舒適和溫暖,他興奮地叫到: 我已經幹穿她了,

真他媽的爽啊…… 緊接著,小黑開始前後抽動,陰道給予的阻力讓陰莖更加興

奮,開始用一秒一次的速度快速抽插。



啊……疼啊……輕點……不要啊……



失去處女的痛苦讓雨薇感覺無法忍受,幾乎要昏死過去,可小黑絲毫不顧雨

薇的痛苦,繼續著自己的活塞運動,陰莖抽出時帶出的處女血,已經把雨薇陰道

下方的白色超短裙染紅了。這更讓小黑感覺興奮,他抽插地更起勁了。



啊……受不了了……破了……要死了啊……



雨薇感覺就好像自己被幾頭惡狼在深山老林?圍住,其中一隻撲倒了自己,

開始噬咬自己的下身,從大陰唇、小陰唇、陰道一直到子宮都被惡狼咬了下去,

自己已經疼的痛不欲生了,可那頭惡狼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別的狼也開始躍躍

欲試,突然那頭惡狼兩個爪子伸向了自己的胸部,抓住了自己的乳房開始拚命揉

捏。巨痛讓雨薇變得清醒,她發現小黑的手伸入了自己的T恤,抓住了自己的乳

房正在用力玩弄。



噢……不……不行啦……啊……天啊……



小黑看著身前這個正在慘叫的美女,上身的藍色T恤、下身的白色超短裙和

腳上的白色襪子紫色涼鞋讓這樣一個青春美女格外吸引人的目光,顯得清純可愛,

T恤上別著的校徽證明她是一名大學生,水靈靈的大眼睛一定讓許多男生過目不

忘。可她正在被人殘忍地強奸,陰道?抽動的陰莖正是小黑的。這一切都更讓小

黑瘋狂,他的抽插更加用力,雙手也更加帶勁地擠壓著雨薇的乳房。



啊……痛啊……不能……啊……



雨薇的慘叫撕心裂肺,可是這並不能爲她帶來哪怕一點點好處。她的身體隨

著小黑的抽插而擺動。突然雨薇感覺下身一熱,一股白色液體從子宮口噴射了出

來,整個身體也癱軟了下去。



小黑被雨薇的淫水泡著的陰莖似乎變得更大,每一次抽插都在雨薇的慘叫聲

中直插到底。雨薇的慘叫始終爲小黑的抽插伴奏著。又過了十多分鍾,隨著小黑

的一聲低沈的吼叫,積攢了快一個小時的精液從小黑青筋環繞的陰莖內噴射而出,

直射進雨薇的子宮。



剛才小黑奸淫雨薇的場面讓旁邊的另外三個人變得迫不及待。好不容易等到

小黑射了精離開了雨薇的身體,小猛立刻興奮地把雨薇的身體翻了過來,讓她的

腳站在地上,身體趴倒在桌子上。雨薇早已沒有力氣去反抗,陰道的巨痛幾乎讓

她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她隻是等待著小猛的插入,現在她的身體隻能任人魚

肉。



啊呀……噢……疼……不能……啊……



看著雨薇陰道口外翻的兩片花瓣?源源不斷的流出粉紅色的黏液,小猛再也

無法忍受自己的欲望,把自己早已昂首挺立的陰莖插進了雨薇剛剛被疏通過的陰

道,雨薇的身體一陣抽搐,因爲小猛的陰莖雖然比小黑短上一些,可是卻更粗大,

小猛的插入無疑令雨薇痛苦萬分。隨著小猛的抽插,雨薇的大小陰唇不斷地被帶

出來再全部被塞進去。



雨薇的陰道除了痛已經沒有其他的感覺,她感覺身後強奸自己的不是一個人,

而是一個不知疲倦的鋼鐵機器。小猛緊緊抓住雨薇光滑白嫩的屁股,一邊抽插一

邊狠命壓了下去,雪白的股肉立刻從小猛手指間的縫隙擠了出來。



啊……出血了……不行了……饒了我……



雨薇的告饒得到了小猛的積極回應,他更加用力,每一次都像最後沖刺一樣

直沖到底。由于他的抽插,雨薇原本站立在地上的雙腿已經懸空,而且伴隨著小

猛的動作, 撲哧……撲哧…… 的聲音也讓旁邊的每一個男人無法遏止決堤的

欲望,小猛的腹肌和雨薇屁股撞擊發出的 啪啪 的聲音更讓他們馬上就想強奸

這樣一個穿著T恤和超短裙的姑娘。



看到雨薇可憐的樣子,小猛感覺就如同在車水馬龍大街上抓過來一個衣冠楚

楚的美女就地扯下內褲強奸一樣。這讓他更加興奮,很快就有了飄飄欲仙的感覺,

差點一下射出來。



他拔出了陰莖,定了定神,淫笑著說道: 騷貨的小逼真他媽緊,剛才夾得

我差點射了,弟兄們看我操死她。 話音剛落,小猛就把他粗大的陰莖重新用力

頂入了雨薇向外流淌著粉紅色液體的陰道,雨薇的慘叫再一次傳進了所有男人的

耳朵。



啊……別來了……不啊……停……停啊……



雨薇感覺陰道似乎如同斷掉了一樣,小猛的每個動作都讓她感覺火辣辣地疼。

她知道這些禽獸根本不會放過自己,旁邊還有兩個人沒有進入過自己的身體,他

們一定不會放棄強奸自己的機會的,但雨薇依然無助地叫喊求救,她希望這群歹

徒中會有人良心發現或者奇迹會發生,可是什麽也沒有,小猛依然在拚命地發洩

自己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