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脑袋有洞系列──SQUEEZ学园】(23)【作者:kkmanlg】
【脑袋有洞系列──SQUEEZ学园】(23)【作者:kkmanlg】
字数:63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3狮堂真希X小町美冬)

  「呼啊……嗯嗯、啊啊……咕嗯、呀啊……啊啊嗯……咿咿……这、这就是……咿啊啊……侍、侍奉主人的感觉呢……嗯啊、嗯嗯嗯……」

  「呜呜……狮堂同学……好舒服的样子……」

  「咿啊啊……啊啊……小町同学……昨天才是……呜呜、嗯嗯嗯……跟主人偷跑了……咿咿咿咿咿……呜呜……所以……现在是我、侍奉的时间喔……」
  「呜咕……那、那个是……」

  脑袋浮现的影像就此中断,耳边传来带有热气的湿润声音,真希双手压住我的肩膀,努力晃动腰部,乳房也压了上来,可以感觉到乳头的僵硬触感,以及母乳的湿热温度。

  对真希来说,才刚刚破瓜就要侍奉,肯定痛得很难受吧,光听她的颤抖声音就知道,就连身体也是抖个不停,那是痛到极点才会有的反应。

  即使如此,真希也没打算停下来,战斗女仆的职业意识,让她的精神凌驾身体,肉棒在淫穴里慢慢进出,发出啾噗啾噗的淫秽声音。

  小町看着真希努力侍奉的模样,近距离目睹女仆跟主人的结合,让她直吞口水,嘴里还留着刚刚舔过前列腺液的臭味,脸不禁红了起来。

  褪下了平时扑克脸的冷淡面具后,小町也不过是一名喜欢跟人撒娇的女孩子罢了,但是现在对象却被抢走,身体的空虚无法填满,乳头也继续渗出一滴一滴的母乳,简直像是在哭的样子。

  「哈啊、哈啊啊……咿咿、嗯嗯嗯……好、好痛……咿嗯、嗯嗯嗯……里、里面被撑开了……呜呜呜……呀啊啊啊啊!」

  「真希、不用勉强,这样已经很爽了。」

  「嗯啊、嗯嗯嗯……没、没关系的……主、主人……咿咿、呜呜……呜呜、啊啊啊……不、不用担心……我、我想要侍奉主人……」

  虽然吸过母乳,刚刚还抢着乳交,而且直接喝下精液,让真希的身体已经做好准备,小穴也是完全湿透了。

  即使如此,这依旧是第一次的性交,才刚摆脱处女的阴道夹得很紧,每次肉棒往女体体内进入,都有种包皮遭到拉扯的感觉。

  「呜呜、嗯嗯嗯……这、这种疼痛……跟、跟平时的训练比起来……呜呜、啊啊啊……咿嗯……嗯嗯……比起来……根本是小事一桩……哈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狮堂同学、表情变得好淫荡……」

  「主、主人……只要坐着就好……呜呜、呜啊啊……全、全部……交给真希就行了……咕呜、嗯嗯嗯……我、我会让主人更舒服的……」

  肉棒硬是撬开处女阴道,彷彿拓荒者似的,朝着尚未开发的内部往前进,最后龟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似的,停了下来。

  这一瞬间,真希的脖子往后仰,眼睛睁大流下泪水,乳头也像是更膨胀了一些,咻噜噜喷洒出许多母乳,害我的制服湿了一大片。

  小町看得很清楚,毕竟她昨天被我插过,知道这是女性被顶到子宫口的特有反应,想起昨天的经过,她忍不住夹紧双腿,大腿根部闪烁着透明水光,母乳也是流得更多,滴在地上弄出一粒粒的乳白冰块。

  「呜呜……呜啊啊啊……我、我可是战斗女仆喔……可、可以侍奉主人……咿咿、咿啊啊啊……顶、顶到了……咕呜、呜呜呜……疼、疼痛早就感觉不到了……」

  真希肯定是在说谎吧,她压着我肩膀的双手抖个不停,端正脸庞也因为痛楚而扭曲,眉头紧皱忍耐身体被撕裂的强烈刺激。

  可是,为了不要让主人多作担心,真希依然骑在我的身上,利用体重把身体压下来,让肉棒埋在体内逃不掉,继续强行侍奉。

  表达侍奉心意的举动,胸部也是完全贴上来,彷彿温温热热的抱枕压在身上,从锁骨下方到腹部周围,都被真希的乳房覆盖住,不愧是爆乳女仆才有的乳表面积。

  而且,真希还偷偷解开我制服的钮扣,不知道是为了怕继续弄湿我的衣服?还是为了跟我有更多的身体接触?

  总之,软绵绵的乳房直接压过来,温暖潮湿的触感扩散开来,女体慢慢上下晃动,汗水跟乳汁一起溅在我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嗯……呜呜、啊啊啊、啊啊嗯……主、主人……啊啊啊嗯……好、好舒服……身体、嗯嗯……呜呜嗯……身体、快要烧起来了……」

  「狮、狮堂同学的声音……听起来好色……呜呜……」

  「咕呜……嗯嗯嗯……这、这就是侍奉主人的感觉……啊啊、呀啊啊……插、插得好深……比、比平常更让人兴奋呢……嗯嗯、嗯啊啊啊……」

  「不、不行……呜呜、呜呜呜!我忍不住了!苏同学!」

  「呀啊!小、小町同学……咿咿、咿啊啊……呜呜呜嗯……你、你做什么……现在……呀啊啊啊啊……那里、那里不能舔……呜呜呜呜……」

  「啾噜……吸噜噜……哈啊、哈啊啊……酸酸甜甜的……这是狮堂同学的味道吗?……嗯嗯、嗯啾……虽然不讨厌……但我更喜欢苏同学的肉棒……舔舔……」

  似乎是开始习惯性爱了吧,真希虽然大腿还是一直在发抖,不过动作看起来变得顺畅了一些,就连在我耳边呵气的声音,都开始散发出女仆特有的女人味。
  胸部紧紧靠着不放,让我有种像是冬天钻进被窝的温暖感受,乳头磨来磨去的僵硬触感,在我的身上画圈圈,母乳也跟着一起抹开,有种类似热牛奶的香甜气味。

  看着真希吐出舌头,全心全意侍奉的淫荡模样,原本在旁边目睹现场放送的小町,吞了好几口口水,手指捏着自己乳头,手掌被母乳弄得白白的,像是在忍耐什么东西的样子。

  结果,她突然张大带有血丝的双眼,扑上来伸出双手,把我的膝盖左右撑开后,飘散着美丽黑发的小巧脑袋凑了过来。

  肉棒根部突然出现像是被冰水沖过的奇怪快感,才发现小町用脸靠着马桶座,比陶瓷更白的脸蛋压到歪一边,伸长舌头舔着真希的阴道口。

  「呜呜、咿嗯嗯……这、这是什么……呀啊啊、哈啊啊啊……不、不行……呜呜呜……那、那里很敏感的……」

  「吸噜、啾噜噜噜……嗯嗯、咕噜……有点鹹鹹的……还有血的味道……狮堂同学……跟苏同学做爱很舒服对吗?」

  「呀啊啊啊啊……不、不要舔……呜呜、呜嗯嗯嗯……咦?主、主人的肉棒又变大了……哈啊啊……嗯啊、嗯啊啊……把、把里面塞满了……」

  「嗯嗯、啾噜……噗噜、噗啾啾啾……狮堂同学的阴道……正在吞吐着肉棒……看起来好色……啾噜、吸噜噜……都在流汁了呢……」

  突然被同班同学舔了私处,让真希感到很难受,这似乎让她侍奉主人的成就感有了阴霾,呻吟声的音符也跟着飘高。

  可以感觉到真希双手用力按着我的肩膀,想要撑起身体逃离小町的攻击,但毕竟才刚破瓜,只是把屁股稍微抬高,很快就又全身无力压了下来。

  当然,这也让肉棒再次整根埋进去,而且恰恰好顶到真希的子宫口,过於尖锐的快感支配身体,让真希的胸部喷出更多母乳,彷彿两大团湿答答的海绵贴住我不放。

  「嗯啊啊、啊啊啊啊……又、又顶到最深处了……啊啊、咿啊啊……身、身体会坏掉的……哈啊啊、咿嗯嗯嗯……」

  「狮堂同学的母乳、都滴下来了……吸噜、啾噜噜……味道好甜……不过、我还是比较想要苏同学的白雪呢……」

  「呜呜、呜啊啊……小、小町同学……快、快点走开……现、现在是我侍奉主人的……嗯嗯、嗯啊啊啊……时、时间喔……」

  「所以才要帮你啊……舔舔、吸噜噜……快点结束、然后快点换我了……我的雪屋、已经等不及了……」

  听着真希带着痛楚的呻吟声,让小町身体也跟着发热了吧,可以看见她的制服黏得身体很紧,浮现乳房特有的高耸曲线跟肤色,圆滚滚的肉球,在胸兜里面挤成一团。

  制服布料因为吸收了母乳,所以才会这么服贴吧,红色领带被乳沟夹住,左右两边钻出两颗渗出雪水的粉红突起,湿润痕迹慢慢扩散,不同於女仆的清新香气,也再度飘散出来。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小町肯定没有穿胸罩,是为了方便让我揉胸部吗?虽然卸下心房之后,小町是个很喜欢撒娇的女孩子,但没想到雪女竟然变得这么大胆啊。

  而且,她还伸手摸进自己的裙子里,发出噗啾噗啾的水声,舌头则是舔着我跟真希的结合部位,把鲜血、母乳、爱液一起舔掉。

  「嗯咕……嗯啊啊、嗯嗯……不、不行……我要专心、侍奉主人……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

  「狮堂同学、快点换人喔……啾噜、嗯嗯嗯……咕噜、噗啊……讨厌、狮堂同学的母乳越来越多了……」

  「哈啊啊啊……咕呜、呜呜呜……我又没有要让你喝……我的母乳……通通都是属於主人的……嗯啊啊啊、呜呜……」

  「我也不想喝啊……啾噜、吸噜噜噜……我只想要苏同学的白雪……所以、快点换人啦……嗯嗯、嗯啾啾……」

  真希的胸部盖在我身上,官能快感刺激乳腺,导致乳头流出更多母乳,沿着肤色肉球的边缘流下去,在腹部形成好几条香甜的白线,最后流到大腿根部。
  因为小町发情抢着舔肉棒的缘故,那些母乳当然也跟着流到小町脸上,原本就白皙嫩滑的脸蛋,现在又滴上一些母乳,让雪女看起来更美了。

  不过,这似乎让真希很不高兴,她屁股坐下来的时间更久了,这也等於直接坐在小町的脸上,像是在表达抗议似的。

  这个态势,肉棒自然也整根插到底,肉襞缠上来夹着不放,子宫口也彷彿连带反应,降下来卡住龟头。

  女仆跟雪女抢着侍奉,不只是双重乳交,连处女跟口交都用上了,充满爱情的争抢行为,让我更兴奋了。

  「嗯啊啊、嗯啊……小、小町同学舔得好痒……嗯嗯、嗯啊啊啊……哈啊啊……主、主人的肉棒又变大了……哈啊、嗯啊啊啊……」

  「苏同学的肉棒……啾噜、舔舔舔……温度变得更高了……呵呵、是要射精了吗?」

  「哈啊啊、哈啊……小、小町同学……你是说真的吗?呜呜、咕嗯嗯……呼呼、嗯嗯嗯……主、主人要射精了?」

  「是喔……啾噜、吸噜噜……嗯嗯、咕噜……噗哈、哈啊啊……狮堂同学要怎么做呢?想拔出去吗?」

  「呼嗯、呼啊啊、啊啊……开、开什么玩笑……主、主人……请把精液……咕呜、呜呜呜……射、射在我最重要的地方……嗯啊啊啊……射在子宫里面……」
  「狮堂同学……嗯嗯、嗯啾……啾噜……你还是第一次吧……嗯嗯、呼嗯……就想要中出吗?那、那可是很舒服的感觉……嗯嗯……呼呜……会让你几乎疯掉的喔……」

  真希的阴道渐渐习惯肉棒习惯,像是在表示从小以来的心意那样,肉襞一片片都黏着不放,爱液跟鲜血被挤压到外头,发出噗啾噗啾的声音。

  女仆双手按住我的肩膀,直到最后都不打算让我动,而是自己进行侍奉,过於直接的官能快感,让她把芬芳气息呵在我的额头上。

  肉棒都已经被真希夹得紧紧,拔不出去了,根部却还有冰冰凉凉的舌头舔个不停,就连阴囊都被小町温柔抚摸,似乎是在催促射精。

  说也奇怪,就算二次元不管在女厕里做什么事,永远都不会有人发现,没想到我也会体验到这种怪事,真希跟小町喘得那么大声,却都没有人进来厕所。
  「呼啊、啊啊啊……!主、主人……呜呜、咕呜……在肚子里面抖了一下……嗯啊、呀啊啊……变、变得更粗了……啊啊、啊啊啊!」

  「呵呵……舔舔舔……吸噜、舔舔……这就代表苏同学要射精了喔……你这个女仆、第一次就想被体内射精?太不知分寸了喔……啾噜、吸噜噜……」
  「哈啊啊啊……啊啊、嗯嗯……主、主人……变得更粗了……哈啊、哈啊……啊啊嗯、嗯嗯……我、我要用身体、接住精液才行……不、不能浪费……咿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啊啊……」

  「狮堂同学果然很色呢……吸噜……舔舔……平常……穿那种性感的女仆服,就是故意为了引诱苏同学吗?……啾噜、啾噜噜噜……」

  真希跟小町的喘息声重叠一起,这些声音肯定也清楚传到外头去了吧,只要有人经过附近,就能闻到母乳跟爱液混合的异样气味。

  感觉似乎有液体通过尿道,肉棒像是快要烧起来似的,阴囊也开始收缩。
  真希应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女仆的职业本能,似乎早一步支配身体,把子宫口往下压,刚刚好卡住龟头,敞开毫无防备的子宫。

  耳边传来带着口水的呻吟声,真希双手按着我的肩膀,但手指却抖个不停,随时都快要摔倒的样子,看来也似乎快到极限了,舌头钻出嘴唇,舔着我的耳朵上方。

  乳房整个挤在我身上,软绵绵的乳肉,正中央则是两颗有着舒服弹性的乳头,稍微低头一看,乳头根本像是泡在炼乳里面的草莓,这个女仆到底是流出多少母乳了啊?

  小町也没有打算离开,舌头继续舔着我跟真希的结合部位,透明爱液滴在白嫩脸颊,涂上一层很像是麦芽糖的色泽。

  「……咕!射了!」

  女仆坚持侍奉到最后,用正面座位的姿势,肉襞紧紧收缩夹住肉棒,让我感觉到尿道有种烧灼的快感,接着就是朝着子宫大量射精。

  虽然是今天的第三次射精,量却还是一样多,传说中二次元男主角可以无限次射精,难道我也一样有了这种超能力吗?

  「喔喔喔喔、咿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射出来、射出来了……主人的精液……贵重无比的精液……咕啊啊、哈啊啊啊啊……通通射进来了……」

  「呵呵、第一次就体内射精,肯定很舒服对吧?……啊啊、苏同学的白雪、滴下来了……吸噜、啾噜噜~~~」

  那一瞬间,真希十指用力抓住我的肩膀,用力抓到留下十条红色抓痕,双腿也是完全伸直,在半空中抖个不停。

  等待了十年的忠心得到满足,子宫满满染上属於主人的色彩,这也是女仆正是隶属於主人的证明,让真希睁大眼睛,陶醉在这甜美时刻。

  感觉真希的胸部更加升温,接着就是啾哇~喷出许多母乳,彷彿体内的所有水分都变成母乳了,温温热热又湿润的感觉,这无疑是女仆才有的乳房侍奉。
  小町也是近距离看见射精吧,发现结合部位的缝隙,开始慢慢流出黏稠的白色液体后,立刻伸出舌头接住。

  新鲜精液的热度,对於雪女来说就等於发情的春药,她的眼神变得陶醉,白花花的乳房压着便器,咻噜噜喷出母乳。

  「嗯啊啊、啊啊啊啊……这、这下子……我就永远都是……主人的女仆了……嗯啊啊……主人还在射精呢……嗯嗯、呼嗯……肚子变得好热……被主人征服的这种感觉……嗯嗯……好幸福……」

  「呀啊啊啊……被、被精液淋到了……不、不行……身体好烫……脸、脸被苏同学的精液弄白了……舔舔……啾噜噜……」

  体内射精的高潮过后,真希像是虚脱似的,头靠在我肩膀上大口喘气,肉襞继续蠕动,就算子宫已经装满了,阴道却还是想挤出精液最后一滴精液。

  饱满乳房压在身上,除了感觉到母乳一样咻咻喷出之外,还传来女仆快速的心跳声,湿润温暖的触感,真希没有打算放开我,阴道一样夹得很紧,坚持侍奉到最后一刻。

  视线往下看,小町伸长舌头舔着结合部位,把肉棒跟阴道口缝隙间的精液舔出来,送进嘴里慢慢吞嚥,双眼冒出爱心,似乎是很喜欢精液热度跟味道的样子。
  制服原本就被两颗果实塞到爆满,现在最前端透出两粒粉红色的莓果,母乳一滴一滴打在地上,裙子里面往外流出许多刚刚融化的雪水,把黑色过膝袜弄到湿透了。

  「哈啊啊、啊啊……里、里面都装满了……嗯嗯、呵呵……主人的蝌蚪……好像在游泳呢……好、好想一直这样下去……」

  「吸吸……吸吸……嗯嗯、嗯啊啊……味道好重……苏同学的精液……哈姆、嗯嗯嗯……咕噜、咕噜……」

  原本还在争吵的两人,如今都陶醉在快感的余韵当中,厕所响起美少女们夹杂呻吟的悦耳喘息,这是比声优更动听的嗓音。

  如果只有单方面一人,应该不会玩到这么激烈吧,真希身为女仆的职业意识,把小町当成情敌,自然不想输给同班同学的雪女。

  结果除了乳交之外,真希连处女都一并献出了,虽然说把处女交给主人,是女仆最为贵重的荣耀,但也没想过真希会变得这么主动啊。

  地上还有真希的母乳水渍,以及小町的母乳冰块,接下来该怎么清理呢?我不自觉烦恼起这种事。

  刚好这个时候,响起上课的预备钟声。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