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秋瑜之恋01~02
秋瑜之恋01~02

? 我躲在灰暗的室内,双手颤抖,紧紧握着话筒,电话另一端,传来女友熟悉的声音,只是那温柔的声音,此刻却带了点低落。
? ? "你爱我吗?"
? ? "我…我很爱——很爱你。"
? ? 不知道爲什么?话刚出口,我竟然哽咽起来。
? ? 电话另一头却传来不冷不热的语调:"你真的是一个变态。"
? ? 她骂我——但我不知道,她是真的在生气?还是故作姿态?
? ? 嘟、嘟、嘟、嘟——
? ? 她挂上电话了!我手中的话筒也跟着摔落在地,软弱的膝盖这时候变得雄壮起来,两腿急不可耐的大步跨出。我冲到窗台前,举起手中的望远镜,向那栋大楼眺望过去。
? ???"郭祎厚…你、你这个该死的。"
? ? 唉,我叫余振雄,爲何叫振雄呢?因爲从小我就软弱,沒有一个男人该有的阳刚气,父母爲了导正,给我取名叫振雄。
? ? 江乔瑜——我的小乔。那个善良、温柔的女友,她和我交往了三年,对我非常体贴,她也是唯一不嫌弃我软弱个性的女孩。
? ? 郭祎厚,是我在网路上认识的网友,当时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他叫Adolf;说起Adolf,那是我在一个叫红笫闺院的网站上购物时,用MSN加的网友。
? ? Adolf介绍很多壮阳的东西给我,但我试了效果都不好——很意外地——我在红笫闺院见到了胡作非的色文,竟让我性慾大涨。我和Adolf讨论之后,他建议我可以和女友试试换伴。
? ? 我当然不敢和小乔直说,仅是试探性的给小乔看到某些凌辱女友的文章,或是谈电视新闻上,一些女友被人强姦后,男友不离不弃的故事。虽然小乔沒有明说,但我感觉得出来,她很讨厌换伴。
? ? 我在MSN上和Adolf讨论。
? ? "你的女友如果不接受,我看就不要勉强吧。"
? ? "可…可是我…"
? ? "你是憋得难受吧?"
? ? "是啊……"
? ? "我明白了,让我来帮你吧。"
? ? 是我下贱,都怪我不能克制自己的邪恶心理。最后Adolf和我商讨了一个办法。就是我把女友春光外洩的照片传给Adolf,让Adolf去胁迫女友。
? ? 其实我并沒有拍到什么春光外洩的东西,只有女友和我去海洋公园玩的照片,但我沒想到Adolf能把这点东西,发挥的这么好?
? ? 大约一周后,小乔就面有难色了,我问她怎么了?她说有不明人士加MSN骚扰她,其实她不知道,她的帐号就是我提供的,唉,我真的是太下贱了。
? ? 小乔一开始跟我说要去报警,但我说妳又不知道对方是谁?要报什么警呢?
? ? "妳不如跟他聊聊天,把他的真实身份套出来再说。"
? ? 善良的小乔,沒有多想,就答应了我的建议,我真的很愧疚,本来应该要保护她的男人——却变成了出卖她的恶魔。
? ? 小乔和Adolf聊了几天后,她忽然变了一个人。
? ? 她一开始还会跟我说,那个坏人如何如何讨厌,到了后来,她就不再提Adolf了,甚至我主动问起,她也说:
? ? "沒啊……那个人最近很少来骚扰我了。"
? ? 我的小乔。是个善良温柔的女孩子,她对我很体贴,她从来沒跟我说过不开心的事,我知道她是体贴我,不想让我爲她烦恼,我跟她一起住在旧社区,每次回去,她身边都会围绕一群天真活泼的小朋友,孩子是最真诚的,他们能感受到大人的善意或恶意,由此可见,小乔是个善良的女孩。
? ? "何伯"
? ? 我正纠结着,忽然小乔喊了一声,就跑到前面,搀扶着一位老人过马路。那是我们这个社区的独居老人——何伯。
? ? "阿雄,你跟小乔交往这么久,有沒有送礼物给她啊?我可是把她当干孙女,你不能亏待她了。"
? ? "不用的,阿雄只要能陪在我身边就好。"
? ? 果然是体贴我的小乔,不过说回来,我真的沒送过什么礼物,我看看女友,她常年穿的很朴素,衣着很保守,该遮的遮,该挡的挡,无论是衣领、下摆、裙口,都沒有一丝外露的可能。她的衣服顔色很单调灰暗,款式很俗气。
? ?
? ? 我想了想,应该要买件新衣服给女友当礼物。
? ? 当天晚上,我思索着要买什么衣服?我打开书桌上那台Pentium 4单核心的老电脑,连上网路,查查什么样的衣服,是我买得起,又可以送女友的?
? ? 开机后,MSN自动登入,讯息框弹出,一则消息传来。
? ? "兄弟。晚上好,別说我不够意思,我可是送你礼物啦。"
? ? 有几天沒有和我联繫的Adolf,突然说要送我礼物?
? ? "我们说好的计画,已经成功了一半,我先给你嚐点甜味,当作礼物。嘿嘿,我知道你就好这口,现在一定快要火山爆发了吧?"
? ? 我想到女友和他这几天在MSN上不知密谈了什么?小乔的态度变得很奇怪?脑海中弹出,Adolf凌辱女友的画面,但又摇摇头,不可能!他们只是在MSN上聊天,不可能有那么快的进展。
? ? 他传来一个压缩档,档案还挺大的,传输了许久,我下载好,解压之后,点开档案夹,裏面竟是……照片。
? ? 说真的,我很吃惊!
? ? 其实我沒有给Adolf任何——女友的把柄——虽然我好胡作非大这口味,但我却手软……叫我把女友的把柄交给Adolf,我还真狠不下心来这么做。
? ? 我只有给Adolf一组,我和小乔在海洋公园玩的照片,还有一些女友的身高、体重、生日等等资料而已。
? ? 我很挣扎,不敢点开档案夹,深怕我真的会看到什么绿色、红杏的东西,唉,俗话说"叶公好龙",这就是在说我这种烂人吧?
? ? 鼠标在档案夹上游移了一会,终于还是点下了。
? ? 第一张照片,并沒有什么色情的东西,可是我却很震撼,因爲这照片裏的背景,我太熟悉了,这不就是女友的房间吗?
? ? 那床、那椅、那桌;这个摆设正是女友的闺房。
? ? 画面中沒有人,正确来说,是人沒有在镜头内,因爲床上有一个熟悉的娥挪影子,正两手捧着相机。
? ? 女友怎么有相机?
? ? 再看看右下角的日期,不就是几天前拍的吗?
? ? 我正想点下一张,Adolf就弹出一个讯息框: "我下缐啦,下回再给你看更多。"
? ? 看更多?这什么意思?
? ? 我的心,怦通怦通的急速跳了起来,手指也点开了下一张。
? ? 是女友的床,镜头内依旧沒有人,身材曼妙的黑影倒映在床上,可让我眼尖的发现到,床上摆放着女友的内裤和胸罩。
? ? 这代表什么?难不成女友在拍这些照片时,她…她竟然是沒有穿衣服的?
? ? 我点开第三张照片,这下终于让我心痛了!
? ? 画面是从上往下拍的,照的是一双光滑白洁的大腿,两腿之间是狭窄的黑森林,那是一片倒三角形的阴毛丛。
? ? 这个女人,我很确定就是我的女友——江乔瑜。那双巧致的脚趾;光滑的大腿;女友那见了不下百次的身形,这些都是我能认出来的,我不知道该谢Adolf?还是恨Adolf?
? ? 我从来沒见过女友脱下内裤后的春光,Adolf却帮我做到了,或许我该谢他?
? ? 从来沒给外人看过的黑森林,却被Adolf以不知什么样的方法看光了,或许我该恨他?
? ? 说第三张照片,是心痛的开始,那么第四张、第五张呢?
? ? 胸部!
? ? 女友裸露的胸部,出现在第四张照片,跟着就像是动画一样,照片竟然是有连贯性的。
? ? 第五张、第六张、第七张、第八张、第九张、第十张,全都连贯的。
? ? 女友浑身赤裸,跪在床铺上,雪白的屁股缓缓擡起,跟着擡起白腻的大腿,那只纤柔的小腿,弓成曲致艳丽的腿形。
? ? 如雪丘般的屁股,左右摇晃,女友的裸背,像撒娇的猫儿,低伏在床笫的软被上。
? ? 接着女友起腰,后弯,擡起上身,露出两只娇艳白嫩的乳房,她伸出两只手,握住乳房,手指捏住奶头,用力朝外拉扯。
? ? 从头到尾,所有的相片都沒有露脸,因爲脖子的上半部都被截掉了。
? ? 我不知道Adolf,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能让女友自拍裸照给他?
? ? 我只知道,我的血脉贲张,心跳的好快,胸口有一丝丝的刺痛感,可却有更多的兴奋感,我的下体已经硬起来了。
? ? "余振雄!你不要脸!看到自己女友的裸照,被別人这样…你还能兴奋?"
? ? 我朝自己的脸上搧了一耳光。
? ? 兴奋之后,我的心扉却长了一颗锁,那是用歉疚捆结起来的道德枷锁。
? ? 电话响起:"阿雄。" 女友温柔的声音出现在话筒裏。
? ? "我们明天一起出去玩吧?"
? ? 我脑海裏,还充斥着女友的裸照,那绮丽的画面挥之不去。
? ? "好…好啊。"??
? ? "嗯——那你早点休息……"
? ? 我觉得怪怪的,小乔一向温柔体贴,她听到我的语调不对,按理应该会问我发生什么事,然后劝慰我,可她今晚却挂得很急。当然我也沒多想,因爲我还在想刚刚照片的事。
? ? 我感觉自己的心,很失落,沒办法,只好起来喝杯茶,从窗外朓去,那一栋栋的矮旧房子,在夜裏好像跟我一样,都是伤心寂寞人。
? ? 远远的那栋房子,二楼的灯已经熄了,刚刚才和我通过电话的女友,大概睡了吧?
? ? 我喝完茶,又打开网页,进入那个——"红笫闺院"的网站。
? ? 论坛上,大家依旧是谈笑生风,只有我…那个心情的转换,还沒平复过来,就在我随意翻页之时,却瞥见一个帖子,发文者的ID是——"Adolf"。
? ? 日期竟然是今天!
? ? 标题是:" 今晚收伏的M奴。"
? ? 那黑色的方形鼠标图案,在电脑萤幕上转圈,我颤抖的手指迟迟不敢按下去,我深怕Adolf说的M奴,就是我的女友,但又觉得不可能,毕竟他们才聊了几天,而且女友已经睡下,今晚收伏的M奴不可能是女友。
? ? 看?还是不看?这内心的交战,实在令我难受。
? ? 最后,我还是点下去了,帖子内容页,显出来的是一张照片,这山、这海、这马路;这个景色应该是在沙田那边拍的吧?
? ? 因爲夜晚,加上离路灯有点远,因此画面较昏暗。
? ? 我磙动滑鼠,往下一层看去,只见一个女人站在马路中间,她的打扮非常性感,她穿着超短的迷你裙;V字形的露胸上衣;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及吊带丝袜。
? ? "这…这不会是小乔…" 今天我还跟她一起回来,她怎么可能,晚上就跑去沙田那裏,还穿这么性感的衣服?
? ? 我自己告诉自己,这不是女友,加上照片确实很昏暗,也无法确认。
? ? 这位性感的女孩子,从山路,一路走到沿海的公路,街上除了昏黄的路灯,竟然沒有什么行人和车子。
? ? 她走进一间靠海的铁皮小屋,然后背靠在铁捲门上,脸侧了过去,一头长长的黑髮像流苏般,散落披在肩上,配着白细的肩头,很是性感。我告诉自己,这不是女友,因爲小乔是疏马尾的。
? ? 到了铁皮屋之后,这女子开始脱起上衣,她裏面竟然沒有穿内衣,娇艳的乳房像受惊的白兔跳了出来,短裙也脱落在地,露出白皙的双腿。
? ? 照片到了这裏,沒有连续性了,出现跳空,似乎有几张沒贴上来。
? ? 后面的照片是,女子赤裸的跪在地上,低着头,头髮垂落,遮住了脸面。
? ? Adolf在帖子裏写,这是他新收的女奴,还是个处女,今晚要给她开苞,并做认主仪式,后面就沒有照片了。
? ? 我紧张的站起来,打电话给女友,但是沒有人接听。
? ? "不会的!小、小乔一定是在家睡着了。"
? ? 我穿起拖鞋,趴哒趴哒趴哒的跑下楼,奔到女友家,我沒有敲门,而是翻过矮墙,直接上楼。她的父母外出,常年不在。此时,女友的家裏空荡荡,沒有开灯,漆黑一片。
? ? 我沒有敢闯进去,只是望着漆黑的房间,内心说:"小乔她…一定睡着了,我们明天还要一起出去呢。"
? ? 我回到房间,正想把网页关掉,却发现Adolf更新了!
? ? 答!我点下鼠标,打开新页。
? ? 帖子裏的照片,还是那位女孩,她一头长髮随肩而落,丝丝细细的柔髮,在黄灯映照下像麦穗般迎风摇舞,活泼地摇动,那赤裸裸的身材,有着玲珑的体缐,美丽的体缐画出柔媚的臀峰,沿峰而下是一条笔直白润的大腿,跟着是性感的小腿,小腿连到足趾,透出曲劲有致的缐条。
? ? 还是那间铁皮屋。
? ? 她跪在地上,慢慢将纤柔的足胫朝两旁分开来,如雌鹿的小腿连着足踝伸直,摊开在两侧。
? ? 曲劲的腰肢弓起,把光裸的屁股胎起,好似膨胀般往上翘,下一张照片从侧面角度拍摄,修长弯曲的长腿紧贴着胴体,女孩的胸部也跟着挺起,形状就像鲜嫩的水蜜桃,精緻丰满。
? ? 一只手,伸到女孩的两腿之间,穿过茂密的阴毛,贴在腿根深处那一块软嫩的小肉丘上;可以看出来,女孩的肉穴被那只手侵犯了。
? ? 照片到这裏沒有了。
? ? 可下面有一个附件夹,我点击下载,那是一个影片档,不大。就一个不到五分锺的短片。
? ? 影片一开始,就是女孩高高翘着如馒头般的圆屁股,她上身伏在地上,低着头,一个沒穿衣服的男人,按住她的左右两只屁股,正从背后插入。
? ? 女孩两手撑在地上,膝跪在地,挺着屁股给男人插,那声音淫荡无比,也令我寒颤无比,我见到她的肉穴被插到红肿,然后她昂起玉颈,旋舞髮丝,痛苦地纠眉抿唇。
? ? 虽然这一幕只有短短不到二秒——但——女孩已露出了脸。
? ? 她的模样就像一只无助的母羊,在草原被残虐的公狼从背后制服,任由蹂躏。
? ? 我的女友,我的小乔——
? ? 影片中女友一直闭着双眼,除了被抽插激烈时,她偶尔发出一点哀鸣,就一直忍着,沒有发出过半点声音。
? ???影片很短,到这裏就沒有了。
? ? 那一夜,我沒有睡,因爲我根本阖不上眼。我既兴奋,又惭愧,道德与邪恶的混杂,令我侧卧难安。
? ? 天刚刚光亮。
? ? 人说黎明的破晓,其实才是最黑暗的。
? ? 此言一点也不假,我起来喝了一杯水,望着窗外,心想今天碰到小乔,一定要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 ? 我脑海这想法才刚冒起,MSN那头传来了讯息。
? ? 是两张照片。
? ? 第一张,是我的女友小乔,赤身裸体的仰躺在一个陌生男子怀裏,她两腿分开,露出跨间的美肉;两只手肘举起,把腋下露出,连带乳根也暴露出来,手臂往后伸,交叉怀抱着男子的脖颈。
? ? 那男子两只手,从女友的腋下伸出,一只手握住乳房,捏着奶头;另一只手,伸入胯下,抠弄着女友的肉穴。
? ? 女友长髮披肩,看得出来,拍这张照之前,她刻意把头髮拨到颈后,这样才能把她的脸,清楚的暴露在镜头中。
? ? 小乔美丽的脸上,透着隐隐的苦痛,她纠着眉头,微闭双眼,面上沒有一丝喜悦。
? ? Adolf 说下回再给我看更多,他这时候传来照片,是想给我惊喜呢?还是想刺激我呢?
? ? 第二张,基本上女友维持和第一张相同姿势,不同的地方,在于女友的脖子上多了一只狗项圈,男子一只手握着扣在项圈上的铁鍊,另只手仍抠弄着女友的肉穴。
? ? 这张照片中,小乔表情的很委屈,她痛苦的纠眉,嘴角却露出献媚的笑容,面上呈现地是勉强的苦笑。
? ? 那双灵动的眼珠,盯着镜头直瞅,让我感觉,照片中的小乔正凝望着我。
? ???铃!铃!铃!铃!
? ???鬧锺响起,接下来,我和小乔约了要一起出去玩,但……我不知道,我真的见到女友,能否保持冷静?
? ? 虽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愚蠢的我造成的——但我就是控制不住,内心的邪恶感。
? ? 这一切的一切…我只能说,活该!